今日民族中小学生版

卡保库人和他们的猪肉宴

国际

1001.jpg

文/谢国先

卡保库人生活在新几内亚岛的西部内陆,该地现属印度尼西亚伊里安查亚省。热带的高山、深谷、雨林、湿地构成当地自然环境。南方邻居称他们为“卡保库人”,北方邻居称他们为“埃卡里人”。他们自称为“米”,意思是“人”。上世纪60年代,人口约4.5万,现约10万。

由于高山和雨林妨碍外人进入,所以卡保库人直到1938年才被欧洲人所认识,而他们传统的生活方式到了上世纪50年代以后才开始经历较大变化。

卡保库人的多妻制

卡保库人的村落一般由零星散布的十余所房屋构成,每村可容100余人。房为楼居,楼上住人,楼下关猪。住处又以木板一分为二,前边住男人,后边住妻子和小孩。由于卡保库人实行一夫多妻制,所以,多妻家庭的住处又将后边隔成单间,每间住一位妻子和她的孩子。大屋住不下,再搭偏房。

卡保库人有两大生计活动相辅相存,一是种薯,二是养猪。他们的土地分为园地和山地。山地粗放经营,园地精耕细作。农业劳动男女分工合作。男人开垦土地,并给园地排水、设栅;女人种植、收获。

卡保库人实行父系继嗣,推崇一夫多妻。于是有一夫一妻的小家庭,也有一夫多妻的大家庭。

家庭是基本社会单位,家庭之上有家族,有氏族,还有联盟。家有户主,村有头人。头人资格并不世袭,而凭借个人奋斗取得。要做头人,富有、慷慨、雄辩、健康诸美德,缺一不可。所以,在这里,财富是男人追求的首要目标。

卡保库人的钱是贝币和项链。这两种东西是他们抽象的财富象征,而具体的财富则表现为红薯和猪。

红薯是卡保库人的主食。园地90%用于种红薯,山地则全种红薯。红薯也是他们养猪的饲料,而养猪出售猪肉又是他们最为重要的攒钱手段。所以,红薯在以追求财富为主要特征的卡保库文化中占据中心位置。要多种红薯,就得多有劳力。多娶妻子是卡保库男人获得额外劳力的最好方法。

猪在卡保库人生活中极为重要,但养猪是女人的事情。丈夫把买来的猪崽交给女人照料。

她嚼细煮熟的红薯喂它,让它在自己住处过夜。稍大则带它到空园地或湿地,教它拱食块根、小虫。小猪跟在女人身后,太累了就会被女人背在袋子里,就像背一个婴儿。小猪恋人恋家,长大后放牧于草地、森林,睡于屋下,不会变野离家。大猪每天早晚喂两次红薯,白天则外出觅食。虽然每头猪都是女人喂养长成的,但它们都是男人的个人财产。宰猪或卖猪时,养猪的女人可以从丈夫那里得到钱或猪肉。

因为养猪既可赢得尊敬又可积累财富和地位,所以卡保库人精心谋划,如此则形成一个发展经济的良性循环。粮多猪多,猪多妻多,妻多粮多,粮多猪多。但妻子是人不是物,丈夫得有能力善待她,所以,多妻的数量也是有限的。

image.png

卡保库人的猪肉宴

猪作为男人的财富和声望的象征,在卡保库人的猪肉宴中体现得最为明显。

猪肉宴是卡保库人最重要的经济仪式。

一场猪肉宴包括多个事件、多夜舞会,所以往往持续数月。通常由一位富人或头人,决定主办一次猪肉宴。他可以卖出猪肉,赚取贝币,享受歌舞之乐,还可大量赊出猪肉赢得声誉,以此胜过联盟内外的竞争对手。一次壮观的猪肉宴还会为村落、为联盟带来好名声。

由于事关重大,主办者还会找些富人做协办人。如果主办者的富裕、慷慨和威望都远近闻名,他就很容易找到协办人,因为凭他的名声就可以保证把事情办好,协办人也可名利双收。协办人多为主办人的本家晚辈,或年轻亲戚。协办人的任务是召集村里的年轻人和穷人锯木板、砍柱子、找藤条,并把这些建筑材料搬到为猪肉宴修建跳舞房和宴会房的地方。建材备齐,主办者用巫术仪式为跳舞房奠基。跳舞房长宽大约7×6米,有木棒搭成的高出地面的舞场,有木板围墙,还有露兜树叶盖成人字形的屋顶,屋顶最高处离地面约6米。前面是屋顶和侧墙延长形成的门廊。除了这个跳舞房之外,主办人和协办人各自都为猪肉宴专门修一座长方形的简易的宴会房,既供远村来的客人住宿,客人也在此宰猪卖肉,煮肉吃肉。

房子修成之后,是大约90天的唱歌跳舞期。

歌舞开始那天本身也是一个宴会日,主办者会宰7-8头猪,向客人们免费送肉,就地煮吃。远近的人们都愿意来这里欢乐一晚。在此期间,由主办者议定最后的猪肉大宴日子,一般定在满90天的那一天。在这90天迎接猪肉大宴的等候期,每晚都有来自四面八方的、代表各村、各家族、各氏族甚至各联盟的人们各为一群,沿反时针方向跳圆圈舞,还有顺时针的踏歌。歌有独唱、重唱、合唱。

木头搭成的地板在人们脚下起伏晃动。一群人去了,另一群人又来,通宵达旦、络绎不绝。各村各家的新闻在此交流,故事和民歌得到传播,人们还会意外地找到远亲。年轻人趁机谈情说爱。随着最后狂欢日期的临近,人们到跳舞房来得越加频繁。

大宴头晚,舞蹈接近高潮,男人前半夜跳舞,女人后半夜跳舞。太阳出来,树叶和草叶上的露珠被晒干,主办人带着他们的猪出来了。这些猪用弓箭射死,或用棍棒打死,然后,大型屠宰开始了。分割成的肉块和内脏存放在宴会房里靠后的地方待卖。

各村的人们早上就来到,唱歌跳舞之后再做买卖。也有人用木棒抬着猪来屠宰卖肉。一些人来买肉,一些人来赊肉,还有一些人则来要回他们以前赊出的肉。

猪肉宴这天,人们也在市场上交易其他东西,盐、背袋、竹器、鸟羽、藤制箭弦、织绳的树皮、各种装饰品等等。做完买卖,还有人饶有兴致地看别人讨价还价,与亲戚朋友闲谈。一些有政治头脑的人,特别是头人,就会讨论联盟之间的纠纷和可能发生的战争。

卡保库人的猪肉宴就是这样一个缔结联盟、处理纠纷、实现和平的场合。可是,许多战斗也根源于这场看似只有经济意义的聚会。

image.png

卡保库人的战争

一个群体要实行一夫多妻而不影响社会稳定,就得有男少女多的性别比例。卡保库人历史上频繁的战争破坏了男女平衡,客观上为一夫多妻创造了条件。

卡保库人不喜欢打仗。他们追求经济成功,认为打仗不能促进经济,是一种不得不存在的邪恶。

一场战争短则数天,长则数月。参战者少则数十人,多则上千人。死者少则数人,多则数百人。

卡保库人的战斗中禁止伤害女人,因此,女人也利用这个禁忌为参战的丈夫帮忙。前往战场时,女人们走在队伍前后左右,可使战士免受狙击。领路的女人还兼事侦察。打仗时人们不群斗而只单挑,用弓箭而舍刀枪。箭枝有限而箭术难精,于是射中者少而射失者多。女人就在战场上为丈夫捡箭。不管哪方男人在战斗中误伤对方妇女,都会遭到鄙视,连自己人也会奚落他。所以,在卡保库人战争中男人有伤有死,女人们却可以若无其事地捡箭,好像在地里挖红薯、摘黄瓜。有些胆大的女人还会爬到敌人背后的小山上,对丈夫喊话,通报敌人的位置和行动。愤怒的敌人只能用拳头和弓箭打她,赶她走,但凶狠的女人会挥舞手杖还击,所以,吃亏的有时还是敌人。

卡保库人在战斗中绝不伤害妇女,与妇女是男人积累财富的重要帮手有极大关系。他们的成年女人除非太老或生病,否则都有丈夫。社会舆论不允许一个成年而健康的妇女身边没有丈夫。而丈夫买回妻子,就要尽量发挥她创造财富的潜能。为了不让妻子闲着,丈夫就得多开辟土地,男人也变得更加勤劳。当然,他的财富也因此而积攒得更多。

时隔半个多世纪,卡保库人的生活情形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印度尼西亚法律仅允许信仰佛教、印度教、伊斯兰教的男子实行多妻制,而且他在多娶妻子时必须先征得现有妻子的同意。卡保库人男子在法律上并无多妻权利。更为重要的是,历史上导致男子减员的那些战争在今天已经不可能发生,男女比率逐步协调,多妻制必定会迫使部分男子无妻可娶。此外,随着人口增长和人口流动性增大,劳力和土地等都将成为卡保库人要面临的问题。

养猪、多妻、战争、人少地多、性别分工等众多互相联系、互相作用的文化要素构成卡保库人文化的整体。其中任何一个要素的消亡都会导致整体发生变化。

(作者系三峡大学民族学院教授)

(责任编辑 刘笑)


1499359208600723.png

关于我们  |  投稿入口  |  联系我们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友情链接:云南民族宗教网  |  云南民族大学   |   云南民族博物馆  |  城市民族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云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