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民族中小学生版

浅谈大理国地藏寺经幢

宗教

026.jpg

▲大理国地藏寺经幢(网络图片)

◇文  /  李果桐

到过昆明市博物馆的人,肯定见过一座摆放在展厅入口别具特色的石雕。过去,老百姓叫它“石塔”,而更内行的人,则称之为“古幢经帏”。这个镇馆之宝,外界知道的人不多,而对于它独特的宗教功能,更是知之甚少。

“古幢经帏”是为何物?

“经幢”是古代宗教石刻的一种,起初是一种由丝帛制成的伞盖状物,下有长杆,顶上有如意宝珠,立于佛前。自初唐开始出现了石雕经幢,一般分为幢座、幢身、幢顶三个部分,分别雕刻好后垒搭而成。幢座一般为覆莲状,下有须弥座,幢身多为八面柱状,雕刻有经文和造像,幢顶有宝珠。其中大部分经幢上所刻的都是《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因此,这种经幢也被称为“尊胜陀罗尼幢”或“尊胜幢”。

现存于昆明市博物馆的这座“石塔”,实际上是云南大理国时期,鄯阐城(现今昆明市)的地藏寺经幢。这座地藏寺经幢从外观上看像一座宝塔,层与层之间有檐,用建筑学的专业术语,将它称为“密檐式宝塔形经幢”。

这是一座独具云南特色的佛教经幢,同时,更像一个立体的曼荼罗坛城。经幢通高6.5米,由五段砂石拼成,共有七级,为八面形石幢。其上使用圆雕、半圆雕、高浮雕、浅浮雕等多种手法雕刻有大小佛、菩萨、力士造像300余尊。造像细节精美,周边花纹繁复华丽,体现了当时南诏大理国雕刻艺术的高度发展。石幢上还刻有《佛顶尊胜陀罗尼咒》、《大日尊发愿》、《发四宏誓愿》、《佛说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及《大理国佛弟子议事布燮袁豆光敬造佛顶尊胜宝幢记》等文字,为后人研究留下了宝贵的文献资料。

正是基于这样的文献、艺术价值,历史学者对这座经幢评价颇高。比较有代表性的说法是史学大家方国瑜先生的说法:“雕刻佛像最精,世人咸为惊异,滇中艺术,此其极品。”1955年,周恩来总理视察昆明时,也参观了这座经幢,并作了“要建亭保护”的指示。

027.jpg

大理国地藏寺经幢(网络图片)

经幢建造的缘起

1919年,经考古发现,这座掩埋在废墟中多年的经幢才重见天日;1982年,地藏寺经幢成为第二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7年,在经幢所在地建起了昆明市博物馆,经幢便保存在了博物馆的大厅内。

关于这座地藏寺经幢,在昆明老一辈人中,一直有着各种传说。

在民间流传最多的一种传言中,这座“石塔”曾经掩埋在地下数百年,直到民国时期才被挖出来,计划运到博物馆妥善保存。传说,当时已准备将经幢搬走,但是才一挪动,就发现古幢下面有一个漆黑的深洞,感觉一瞬间就要把周围的人都吸进去,并且传出一阵阵恐怖的声音。一时间众人大惊,急忙将古幢归位。民间各种传闻四起,说此经幢乃是用以镇压邪祟。后来,一直坚持要运到博物馆的历史学家也再不敢提起此事。

当然,上述都是民间传说,无法落实考证。许多研究经幢的学者认为,影响经幢建造的直接原因应该是《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其内容兼济亡灵与生者,特别是有破地狱的功能,很快吸引了大量的信众。里面有一段经文,大意是:若世人在高处,如幢、楼、山上刻有陀罗尼经,那么世人所有罪业即可消除,不堕地狱等恶道。受经文影响,世人便雕刻石经幢来消除罪业,并把石经幢保留下来,使之得以流传。比如,昆明地藏寺经幢上便刻有梵文版的陀罗尼经。

经幢的价值

地藏寺经幢是研究云南南诏大理国时期历史、文化、宗教、艺术、语言文字的重要历史文物。

它可以印证,云南自古以来就与中原有着密切的交流联系,使用共同的语言文字,有着共同的文化传统和民族心理。通过对古幢上造像服饰的观察,我们还能了解到,云南地区的文化跟中原文化的发展承袭现象,无论是菩萨的服饰、天王的甲胄和兜鍪,都有着浓浓的唐服遗风,加之《造幢记》上有数个唐代之后就不再使用的异体字,都反映出云南地区文化对中原文化的发展承袭现象。

《南诏图传·文字卷》中记载,天竺、吐蕃、汉地为云南佛教的三大来源。南诏大理供奉信仰的佛教密宗,称为阿吒力教,为印度佛教和云南本土宗教的结合体,有着庞大的神系。包含着婆罗门教、印度教、佛教以及本土宗教中的各种宗教元素。

南诏大理国佛教艺术最重要的特点,在于它所具有的浓郁地方民族特色,白族是一个开放性、包容性很强的民族,这一点同样体现在南诏大理国的造像上。同样佛教题材的造像,因为南诏大理国的历史、文化、生活习俗和宗教信仰的独特性,使得造像在风格上与中原相比既有相同又有差异。

从地藏寺经幢上佛、菩萨耳饰耳珰,天王赤足草鞋等,能看出经幢造像服饰虽有汉地服饰的特点,但也有明显的民族地方特色。反映出不同地区之间文化相互交流、渗透,直至最后融合的现象。

当时南诏大理国时期的佛教造像,有密宗、显宗、梵像、汉像,不仅有着天竺、吐蕃的雕刻技巧和造型,通过与内地交流的频繁,造像还吸收了唐宋时汉族造像的风格。滇密把这些复杂多元的特征和谐地杂糅在了一起,形成了一种独特的风格造型,更通过圆雕、半圆雕、高浮雕、浅浮雕等多种雕刻手法,使得造像立体生动,呈现出多面性,体现出佛、菩萨、天王各自庄严、慈悲、威猛的一面。南诏大理国的造像由此形成了兼收各家之长,并融入本民族固有传统的一种独特造型风格。

以昆明的地藏寺经幢为例,其石雕造像偏重曲线,金刚、菩萨、天王、力士等个个法相庄严,在下垂的衣纹和升腾的背光中流露出一种富有生命的张力。在经幢一级级地界石周围,飞天飘逸的裙带卷着流云璎珞,一切都是那么地生机勃勃,让人满心澄明。

(责任编辑  纳梦月)


1499359208600723.png

关于我们  |  投稿入口  |  联系我们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友情链接:云南民族宗教网  |  云南民族大学   |   云南民族博物馆  |  城市民族网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云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