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民族中小学生版

少陵原上的明秦王“小十三陵”

岁月

038.jpg

□  文·图  /  白英

说到西安历史,人们常提及的不是秦砖汉瓦、兵马俑,就是十三朝古都、盛唐文明,然而细细梳理古城的历史脉络,就会发现虽然自唐之后西安随着皇权的东移而光芒渐微,但古城文明的历史年轮依然光彩照人,钟楼、鼓楼、西安城墙、西安都城隍庙……许多出自明朝的遗迹仍为世人所仰慕,这一切的背后便是明朝240年间镇守西安府的13个秦藩王,相对北京的明代帝王“十三陵”,西安明十三位秦王的陵墓亦被称为“小十三陵”。

039.jpg

▲国家重点文物保护碑

040.jpg

守陵

西安原野上

萧瑟的寒风里,西安南郊的原野上,成排成行的杨树迎风矗立。从西安城出发,也就是十来公里就到了长安区的少陵原一带,刚巧路边地里有一干活的中年男子,下车随即聊了起来,他知道我们的来意后笑着说:“这原上到处有墓堆堆,埋的都是大人物。要找帝王陵墓就先找带‘井’字的村子,像‘大府井’‘二府井’‘简王井’,这样的村子旁肯定有明朝的大陵,村民也基本都是过去守陵人的后代。”

按照老乡的指点,我们来到了大府井村附近,抬头便看见远处空旷的麦田里散落着六七个土坟冢,中间有一处大冢,像用黄土夯筑成的圆土堆,上面长满了丛生的荆棘和野草。墓冢坐北向南,封土高约20米,周长足有近200米,整个陵区布局紧凑,保存还算完整,墓前神道两旁是威武的石像生,石像生显得很高大,造型刻工极精美,足以折射出陵园昔日的风采。

就在坟茔间的麦田里,我们遇上了一个叫张俊州的村民,打小就生活在这片原上,每一寸泥土都很熟悉。张老伯很热情,用地道的长安话跟我聊天:“最大的那个土疙瘩就是朱元璋他二娃的冢!小时候我记得这儿的冢多得很,有十多个,现在就剩下这些。别看这些石像不会说话,比人还金贵,隔几天就有人来看,前一阵还挖出了过去因为造地被埋在土里的一只石羊,重新放到了原来的位置上。”顺着老伯手指方向看去,主陵周围分布着大大小小六个墓冢,已毁不成形,它们经历了风吹雨蚀,显得孤瘦单薄,失去了皇家曾有的气势。

老伯对附近的陵墓历史还是了解不少,他讲述,大府井就是明朝西安第一代秦王(愍王)朱樉的陵墓,这一带埋葬着明代十三位秦王及30多位郡王,墓群环形排列,东西约5公里,南北约3公里,以愍王朱樉的墓群为中心,像这样集中的王陵群在全国也是少有的。可喜的是,明秦王十三陵的中心区域,也就是大府井村的愍王陵的历史遗迹,现已被保护开发,设立为愍王陵墓保护区。从2013年5月立的石碑上看到,2006年5月,长安明十三陵及其陪葬墓被公布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041.jpg

悠悠岁月

个个有由来

离开大府井,我们又到邻近的几个村子探访。简王井村距大府井村不到3公里,墓冢处在村子的西北处,紧挨着村子。翻过堆积如山的建筑渣土,越过村旁的壕沟,在一片小密林处看到了雕刻精美的石雕群,有麒麟、石马、文官武官雕像。再观其所处环境,西侧南面的石马旁生活污水流淌着,东侧麒麟前搭建着闲置的猪圈;东侧南面的石马上,搭着破旧的地毯和拖把;东侧北边的石马石人旁边,堆放着红砖。石雕群的正北面,不知何时建起来的围墙将墓冢与石雕群分隔开来。在村里走访守陵户的后代,只有少数人知道陵的名号,至于埋于墓中的是谁,哪个朝代的,生平事迹却都说不上多少。一位姓吕的村民正在石像旁边打理自己的菜地,对于自己的祖上,言语间充满自豪之情,“祖辈都是守墓人,这周围200亩地都是皇封,明朝时,是吃皇粮的,只种地不纳粮。”

经过风雨战乱,西安明十三陵的墓冢已被岁月磨去了棱角,有的仅剩部分封土,有的连封土都没有了,陵园围墙早已难觅踪迹,神道两旁的石雕大部分已不知去向,宫阙墙台仅剩基址埋于地下。简王墓神道两旁的石雕雕工精湛,文官持笏,面带笑容,武官双手拄剑,严肃庄重,可惜18尊石雕现只剩7尊,而且上面搭满了柴草。无论怎么说,明代秦藩王墓冢及石雕群已有600多年历史了,其今日处境很是令人担忧。

吕师傅告诉我们:“九井十八寨,个个有由来。”在他的讲述中,有很多有用的信息,少陵原很多村落的名称,其实都与秦藩王墓有关,最明显的如简王井、康王井,一听就知道是哪个王葬在这里。另外,还有如大府井、二府井这样的村名,也从明代藩王墓而来。为何这些村落都要以“井”命名?原来,按照明代的制度,藩王、诸王出生后满两岁,开始修建其陵墓,修好后只留一个天井,死后才封葬,因为避讳“墓”,所以称为“井”。明代旧制,每井有两营兵把守,春秋祭祀。陵墓区都有规模宏大的享殿、寝殿、配殿等,200多年来,共有九座带天井的大墓两边陆续驻扎了18寨官兵,世世代代守陵,并携带家眷与当地百姓通婚,免除王粮国税。明朝灭亡后,明皇族为避祸分散到了海内外各地,而许多世袭守陵人却无法离开这片土地。600多年来,守陵人的后代居住地“九井十八寨”逐渐形成村寨,现在已经发展为46个村落,在西安城南30多公里沿线的广阔区域,分布有以大府井为首,包括二府井、三府井、四府井、五府井、简王井、康王井、庞留井、世子井共九个以“井”命名的村落,以及东伍村、南伍村、胡家寨、大兆寨、甘寨、查家寨、常旗寨、南高寨等众多以“伍”“寨”命名的村落,还有不少从事与守陵和祭祀相关的纸扎、棺木、制香、制蜡、制作花馍等古老行业为主形成的村寨,如三兆村花灯、炮里塬花灯纸扎、天王村制香、引镇制蜡等都可以说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042.jpg

旷野守候

043.jpg

建筑 将墓冢与石雕群分隔开了

岁月尽沧桑

这些陵墓虽然今天已残缺不全,但记录的却是一段鲜活的历史。想当年,各陵墓建筑宏伟,陵前殿堂楼阁竞相错落,各自形成完整的皇家陵园是何等威严。而如今,曾经豪华的陵地,好多都是底部黄土裸露、千疮百孔,墓上杂草丛生、满目荒凉。只有那些遗存下来的石像生,像一群守望着田野、守护着苍生、守候着岁月的行为艺术家,定格在祈祷的动作上。

大府井愍王陵前的石像生,虽然残缺不全,但尚能排列有序,行走其间,有一种庄严肃穆的感觉,石像由南向北依次为:八棱形华表、石蹲虎、石羊、石麒麟、石马、双手持笏的文官和双手持剑的武官。华表上的蹲兽已不知去向,墓碑已荡然无存,有一具石羊和武官也没了踪影。一座座石像,几百年来伫立在这里守护着他们的主人,也记录着往昔的历史,看尽风霜雪雨,读尽岁月沧桑。

细观这些留存下来的石像生,造型生动,雕刻极为精细,完全可以代表曾经石雕艺术的水平,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尽管路面坑坑洼洼,杂草丛生,但神道两旁的石像生对称排列,武将威武,文臣虔诚,形象生动,表情逼真,使王陵显得更加圣洁、庄严、肃穆。也许可以一直如此虔诚地守卫着王陵的,现在只剩这些不会说话的石头了。

西安明十三王陵是先祖留下的宝贵财富。当你站在西安明城墙下面时,会赞叹城墙的雄伟壮观,对先祖油然而生敬仰之情。同样,当你漫步少陵原明十三王陵时,会感到它确是浓缩明十三代秦王的历史博物馆。特别是那些保存下来的石雕,具有很高的文物价值和艺术观赏价值。值得庆幸的是,长安区人民政府已经把明十三陵列入旅游开发规划,并着手考古勘探、招商引资。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少陵原上明十三陵旅游开发区会吸引世人的关注,先祖留下的瑰宝会重放异彩。

044.jpg

树林中的石马

少陵原上的明秦王   微档案

 一代秦王愍王朱樉是朱元璋次子,葬于今长安区少陵原,墓冢在杜陵乡大府井村东北,坐北向南,神道两旁有华表、石虎、石羊、石麒麟、石马、石人,为现在恢复最好的区域。

 二代秦王隐王朱尚炳是朱樉之子,墓冢在愍王墓东北约0.5公里处,神道两旁有石麒麟、石马、石人,石马与石人间隔排列。

 三代秦王僖王朱志堩是隐王的儿子,墓冢在愍王墓东南4座墓冢之中,现无法确认。

 四代秦王怀王朱志均是僖王的庶兄,墓在愍王东南4冢之中陪葬。

 五代秦王康王朱志锲是怀王之弟,墓冢在大兆乡西康王井村东北约50米处。

 六代秦王惠王朱公锡是康王嫡子,墓冢在庞留井村东北,墓前有石碑一座,石刻有华表、石羊、石人等。

 七代秦王简王朱诚泳是惠王之子,墓冢在韦曲镇简王井村西北,墓高15米,周长100米,神道两旁有形象逼真的石雕。

 八代秦王昭王朱秉欋是简王侄,墓冢在大府井村东朱樉墓旁。

 九代秦王定王朱惟焯是昭王庶子,墓冢在简王井村北。

 十代秦王宣王朱怀埢是定王的再从子,墓冢在三府井村东北,石刻有华表、石虎、盘角石羊、牵马石人、文官石像等。

 十一代秦王靖王朱敬镕是宣王之子,墓冢在三府井村东北。

 十二代秦王敬王朱谊  是靖王之子,墓冢在三府井村东。

 十三代秦王肃王朱谊漶是敬王之弟,墓冢在三府井村东。

(责任编辑  刘笑)


1499359208600723.png

关于我们  |  投稿入口  |  联系我们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友情链接:云南民族宗教网  |  云南民族大学   |   云南民族博物馆  |  城市民族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云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