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民族中小学生版

云南青花的复兴

岁月

017.jpg

□  文·图  /  云南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  张琬祺

这是一只与众不同的青花碗。

首先,碗的胎体不同于景德镇常见到的那些光洁的瓷器,它有些微微泛黄。其次,碗里的青花纹样一点儿也不精致和繁复,色调灰暗,它更像是随意的涂鸦,带着些拙朴的味道。

鲜少有人知道,这就是云南的土青花。

云南青花大多以1250℃左右的高温烧成,坯泥中既含瓷土又含黏土,在陶瓷学术界一般称此类器物为“炻器”,是介于陶与瓷之间的一种制品。炻器具有很高的强度和良好的热稳定性,很适应于现代机械化洗涤,并能顺利地通过从冰箱到烤炉的温度急变,在国际市场上由于旅游业的发达和饮食的社会化,炻器具有很大的销售量。

从现存的古代云南青花实物可看出,因含黏土成分较多加之淘洗不精,龙窑窑内温差较大,多有生烧,大部分胎质疏松呈灰黄、灰青色,这些都是炻器的典型特征。也有的出土器物,胎质紧密细致,胎体白度、烧成温度和瓷化程度较高,透明釉洁净,青花发色湛蓝,完全达到了瓷器的烧制要求和品级,也就是云南土青花。

018.jpg

青花的历史意义

青花瓷,又称白地青花瓷,常简称青花。

青花瓷属釉下彩瓷,是用含氧化钴的钴矿为原料,在陶瓷坯体上描绘纹饰,再罩上一层透明釉,经高温还原焰一次烧成。钴料烧成后呈蓝色,具有着色力强、发色鲜艳、烧成率高、呈色稳定的特点。

青花瓷的出现是中国陶瓷发展史上的一个重大转折,青花瓷真正意义上把陶瓷和绘画结合在了一起,绘画不再是陶瓷的附属装饰,成为了构成陶瓷艺术的主要表现内容。尽管在青花出现之前,陶瓷上也有绘画装饰,但那些绘画的意义在修饰器物的层面上,青花之后,绘画在陶瓷上的价值就变得非常重要了,产生了一种新的工艺样式——瓷绘。

从历史上来看,原始青花瓷于唐宋已见端倪,成熟的青花瓷则出现在元代景德镇的湖田窑。明代青花成为瓷器的主流。清康熙时发展到了顶峰。明清时期,还创烧了青花五彩、孔雀绿釉青花、豆青釉青花、青花红彩、黄地青花、哥釉青花等衍生品种。

019.jpg

云南土青花的由来

云南的土青花创烧于600多年前。

1973年,禄丰县元代火葬墓出土一件玉壶春瓶,外壁以青花绘蕉叶、莲瓣、鱼藻纹。瓶上青花明显与景德镇的青花迥异,釉色泛黄,色调灰暗,绘画技艺却十分流畅,整个玉壶春瓶显得拙朴而又豪迈写意。

这件青花玉壶春瓶揭开了一段尘封的历史,人们发现原来600多年前的云南青花,完全可以媲美同时期的江西景德镇青花,从而吸引了学者对神秘云南青花的研究。

历史上,玉溪、红河、大理、昆明、曲靖等地都烧造过青花瓷器。时代有早有晚,绘画有精有粗,而最早进入学术研究视野的是玉溪窑青花。1960年,云南省博物馆的葛季芳等人,在玉溪调查征集文物时,偶然听当地人说起发现过古代窑址,便做了进一步调查,在玉溪城东约2公里的红塔山旁瓦窑村附近发现“平窑”“上窑”和“古窑”三处古窑遗址,并于1962年2月在《考古》杂志上发表名为《云南玉溪发现古瓷窑址》的文章,使得玉溪窑成为最先进入学术视野的云南古代制瓷遗址,确定了玉溪是除景德镇以外烧制元明青花瓷器的重要窑场。

学界一直有人大胆猜想景德镇的青花可能是从云南发展过去的。“在蒙古灭了大理国,再去灭南宋时,南宋烧制的白瓷工艺已经非常成熟,可能就把云南的技术和当地结合,烧制出了上品的青花瓷。”

也有人认为景德镇才是青花的起源地,云南青花来源于景德镇,是经江西,传入四川,再传入云南,又由云南传入越南,进入东南亚,这是青花之路的南线。还有一条景德镇—朝鲜—日本的北传路线,共同构成了青花文化传播的“青花之路”。

不论这样的猜测是否真实,但都说明了云南青花在我国青花烧造历史上的重要地位。

玉溪窑青花无论器体造型、绘画风格、青花发色都具有元末明初的风格,代表着历史上云南釉下彩绘瓷器烧制技艺的全面成熟和杰出水平。

令人遗憾的是,明末清初,由于景德镇青花大规模销往云南,致使玉溪窑、建水窑、大理窑、曲靖窑等代表性窑口全部停烧青花瓷器,传承断绝,云南青花消失于历史的尘埃中……

020.jpg

云青花的“复活”是云南非遗保护的重要工作

云南青花的断烧严重影响了云南传统文化的传承,长期以来,虽然有一些学者对云南青花有相关的研究,但研究仅限在考古学、文物学领域,离公众的现实生活十分遥远。

2007年,中国古陶瓷学会“云南青花暨边疆青花研究会议”在昆明举行,国内外著名陶瓷专家耿宝、刘渤、马文斗、吕军、小林仁(日)、森达也(日)、施静菲(中国台湾)以及英国、意大利、法国、瑞士、新加坡等国代表共计180人参加学术会议,一致认为云南青花是中国古代重要陶瓷类型,玉溪窑的复烧工作迫在眉睫,玉溪青花传统技艺的“复活”是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重要工作。

青花的复烧并非易事。从准备工作到最后的复烧成功,耗时七年之久。

2009年,云南大学师生组建研究团队着手研究玉溪窑青花瓷器。首先在玉溪、建水、华宁、易门、丽江、曲靖和四川会理等地古窑遗址相继收集整理近2000件青花残片,耗时三年。

2011年,云南大学师生研究团队开始将精力集中于胎料配方、釉料配方等技术层面的复烧工作。

对此,玉溪市政府给予了高度的关注。

2012年10月,云南大学陶瓷工艺研究所受玉溪市委市政府邀请,与玉溪技师学院联合建成“玉溪窑发展研究中心”致力于玉溪窑青花瓷器复烧工作。玉溪市政府拨专项项目经费110万元,在玉溪技师学院内成立了占地2000平方米,设施齐备的专业陶瓷工艺教学基地。云南大学委派副教授一名在玉溪技师学院专职支教,另有助教一名、研究生4名、本科生3名长期在玉溪窑发展研究中心兼职从事研究工作。

2013年10月,云南青花复烧工作取得成功。随即,“玉溪窑发展研究中心复烧元明时期玉溪窑青花代表作品展览暨学术研讨会”在玉溪市博物馆隆重举行,参与会议的专家有:著名古陶瓷专家、故宫博物院研究员杨静荣教授,著名古陶瓷专家、首都博物馆研究员王春城,著名古陶瓷专家、云南省博物馆馆长马文斗,玉溪市博物馆馆长陈泰敏,以及政府领导、学校专家、社会各界人士600余人。展出复烧作品120余件,获得与会人员极高评价。

2013年12月,由云南大学与玉溪技师学院联合申报的“玉溪窑青花瓷器烧造技艺”获批为云南省第三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保护单位为玉溪技师学院玉溪窑陶瓷发展研究中心。标志着全面协同保护和发展非物质文化遗产取得重大突破。

021.jpg

云南青花相关产业欣欣向荣

如今,云南青花“复活”的愿望已经成为了现实。

玉溪市自2014年始,每年投入专项资金1000万元,支持玉溪市陶瓷产业发展,惠及“玉溪窑青花瓷器烧制技艺”“华宁陶器烧制技艺”“易门陶器制作技艺”等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为地方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注入了新的活力。

“我们的产品已经卖到东南亚去了!”

玉之陶的老板陈光林骄傲地说道。

2014年至今,玉之陶文化传播公司生产的玉溪窑青花系列产品多次参加南博会、上海茶博会、昆明茶博会,产品远销台湾、日本、东南亚地区,取得了优异业绩。像玉之陶这样在玉溪烧造云南青花的陶瓷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成长起来,就业人数达到600余人。

不仅如此,建水、华宁、易门、楚雄、丽江等地也开始烧造制作云南青花瓷器,产业影响力日益扩大。让云南青花的技艺传承下去并发扬光大,成了众多人的梦想和追求,玉溪市级青花传承人罗永林就一直在坚持做这件事。

“当第一炉仿古玉溪青花出窑时,是我平生最激动的时候了,温热尚在的青花器物,恢复、延续了玉溪青花特有的体态与神韵。”罗永林说,“青花瓷是祖上留给我们的珍贵遗产,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我这一生最大的心愿就是让玉溪青花发扬光大。”

2017年10月,玉溪青花街项目启动,项目位于红塔区凤凰街道瓦窑社区,占地88.9亩,预计总投资5亿元。项目配套水景观、海绵城市绿地,融合陶博物馆、陶瓷艺术展示区、陶艺体验馆、陶文创作店、陶艺定制、陶艺主题餐厅、陶艺酒店、陶艺趣吧、陶瓷文化咖啡吧等9大陶瓷文化旅游创意产业。

022.jpg

云大师生义卖青花碗

今年4月,云大师生发起了一项义卖活动,卖的是产自云南丽江永胜瓷厂的云南青花碗。

丽江永胜窑是云南地区重要的窑口之一,1960年建立现代化瓷厂。永胜窑所生产的瓷器造型多样,题材丰富,图案古雅富有民族特色,装饰手法多种多样,瓷质白透明澈,是云南地区众多窑口中生产瓷器的代表。永胜窑所生产的优质瓷器,不仅畅销四川、贵州等周边省区,还远销东南亚各国。后来瓷厂进行重组和改造,整体转制为民营企业,由于资金短缺,人才技术缺乏,只能生产单一的日用瓷器。永胜窑逐渐式微。此次云南大学陶瓷创新设计研究所和丽江永胜瓷厂的合作,不仅成功实现了云南青花的产业化,而且对于丽江永胜窑的复兴进行了一系列的技术扶持。

一个青花碗的售价仅5元,物美价廉,大受网友欢迎。仅6天,线上就预售出12725件碗盘,至5月4日近14000件碗盘售罄。

“古朴中透着浓郁的民族风情,”一位网友这样评价道,“太美了,希望以后再出些茶具之类的产品。”

确实,云南青花带着云南的气息和特征,它的发轫跟云南这块土地联系在一起,是云南百姓长期对自然、对生活、对生命的理解的外显。

站在今天的角度上,云南青花虽然重新回到了大众的视野中,但是尚停留在模仿的阶段。传统并非是一成不变的,总是处于发展变化的动态之中,传统是现在的“传统”,“现在”又构成了下一个时代的“新传统”。云南青花要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传承,必须还要结合当下的设计理念和消费者需求,走出现代云南青花的新道路。把属于这个时代的审美元素和设计意念体现在青花艺术创作中,是对传统青花艺术的传承和发扬。


云南是一个多民族省份,因为各个地区的土质差异和民族文化的差异,各地区的陶瓷器都有各自的特色。但相对于整个中国陶瓷市场来说,云南陶瓷在全国市场认知程度较低。

那么,云南的陶瓷从业者是否能够在今天云南青花的发展基础之上,结合当代的设计理念和市场需求,设计研发出既具备传统云南青花风格,又能体现当代精神,抑或还能记录生活内容的现代云南青花产品,进一步拓宽受众面,使云南青花成为云南的一种新的文化语言,在国内甚至是国际市场上都能占有一席之地,或许是我们当下需要思考的问题。

(责任编辑  赵芳)


1499359208600723.png

关于我们  |  投稿入口  |  联系我们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友情链接:云南民族宗教网  |  云南民族大学   |   云南民族博物馆  |  城市民族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云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