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民族中小学生版

金星社区:33 个民族共奏团结曲

城市

提起盘龙区联盟街道的金星社区,昆明几乎尽人皆知,这个“明星社区”的美誉早已深入千家万户的心中。

作为典型的多民族杂居社区,这里有33个民族共2万余人居住,其中少数民族1792人。虽然语言和风俗不同,但各民族群众和睦相处、团结共进,是名声在外的“全国民族团结进步创建活动示范社区”。


1.jpg

▲盘龙区金星社区的业余乐队

一宴众筹百家情深

民族美食街上各类民族风味餐馆林立;民族团结广场上,各个民族的铜制雕塑栩栩如生……走进金星社区,随处都能感受到民族团结进步的浓厚氛围。

“同过民族节,众筹百家宴”是金星社区的品牌活动。每年中秋节前的“民族团结百家宴”如今已经连续举办了八届。金星社区党委书记苏琼芬表示,百家宴在丰富社区居民的生活外,还能将社区各民族的文化、尤其是饮食文化交融在一起,从而达到社区居民交流沟通、和谐共处的目的。

这顿“众筹”的团圆饭,全部由辖区的居民和餐馆凑份子。“这家做一桌菜,那家蒸一锅馒头,还有的拿几瓶好酒,一场宴席就这样凑成了。”苏琼芬介绍说,每年聚餐时,数百人甚至上千人欢聚一堂,一边欣赏歌舞,一边敬酒夹菜,气氛热烈、其乐融融。

“每年百家宴,我们都免费出一桌傣味。”傣佳楼餐馆的傣族老板周海波说。他在昆明多地开过餐馆,最后选择扎根在金星社区。“这里除了治安好,氛围也好,有家的感觉。我们员工有傣族、景颇族和德昂族,他们都喜欢这里。”

“金星社区里居住着很多少数民族群众,平时有什么事的话,大家都是坐下来一起商量,共同解决,社区针对少数民族的节庆活动也多,每一个节庆活动都成了各民族一家亲的大联欢。”65岁的彝族居民高开枝说。利用汉族和少数民族传统节日,金星社区经常开展丰富的文体娱乐活动,搭建各族群众交流的载体。如一月的迎新春民族运动会、二月的闹元宵、三月的妇女节、四月的泼水节等等,每月都有活动,热闹又有人情味,拉近了社区居民的感情,也让附近社区的住户羡慕不已。

2.jpg

▲民族团结百家宴

社区居民一家亲

金星社区有一名叫王国柱的男子,1983年跟随哥哥远离故乡来到昆明,喂过猪、烤过酒、扫过大街、拉过车。他的彝族媳妇蒋玉萍,因下肢残疾,每天进出家门,都要靠王国柱背出背进,但王国柱从来没有一点怨言。二十多年对身有残疾的妻子不离不弃,他用自己不甚强壮的肩膀为妻子遮风蔽雨,支撑起了一个平凡而幸福的家。金星社区工作人员被王国柱小两口的事迹深深感动,在与他们的进一步接触中了解到王国柱没有正式工作,全靠打零工度日,一家人生活很困难。于是社区工作人员在生活中极力给予小两口关心和帮助,为王国柱找工作,经常看望关心他生病的妻子,帮助他们家解决生活中遇到的困难。

这些微小的帮助和满满的善意,让王国柱深受感动。他也以拳拳之心涌泉相报,无私地帮助别人。不论是社区里的群众家还是街道上,不管是疏通下水道还是更换电灯泡,王国柱都是有求必应。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因为我在困难的时候得到过金星社区的帮助,现在我要帮更多需要帮助的人,这是我最大的心愿。”在王国柱的带动下,他的妻子蒋玉萍也积极加入到助人为乐的队伍中来,经常为社区和群众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彝族外来务工人员张天明也同样感受到了社区这个大家庭的温暖。张天明的妻子身患尿毒症,巨额的透析医疗费用压倒了这个家。金星社区工作人员获知情况后,为张天明争取到一份社区物管保安的工作,并在他的孩子考上大学的时候,发动辖区爱心企业等为其募捐筹款2000元,解了张天明的燃眉之急。

为了让不同民族的群众都能在金星社区找到“家的感觉”,金星社区还成立了社区志愿者服务队,并吸收有特长的少数民族群众加入其中,营造各族群众互帮互助的氛围。金星社区先后为300余名少数民族群众提供茶艺、厨艺等培训,帮助50多人找到了工作,并对少数民族群众开展温暖关怀,为87名少数民族务工人员购买了意外伤害险,帮助22名少数民族流动人口解决了子女入学问题。周海波的孩子就是在居委会帮助下就读辖区小学的。“社区对我们很关心,没把我们当外人。”周海波动情地说道。

3.jpg

▲评选最美家庭,弘扬文明家风

“五级治理”打通“服务末梢”

“以前发通知、采集信息,就靠双腿跑,有时还遭冷眼。现在只要微信群里一‘转发’,百余名居民小组长和楼栋长就动起来了,分分钟传达到位。”提及金星社区探索实施“五级治理”模式以来的改变,苏琼芬滔滔不绝,“社区最大的变化是建立了居民自治制度。”

2013年10月,盘龙区在以往“区—街道—社区”三级模式下,增设居民(庭院)小组长和楼栋长,实施了全省首创的“区—街道—社区—居民(庭院)小组—楼栋”五级治理模式试点。该模式以庭院为单位,设立居民小组长,按庭院大小、居民户数设立楼栋长。同时,在社区居委会人员构成上作出调整,实行党组织书记、居委会主任、社区工作站长“一肩挑”,方便统一指挥管理,并且增设社区居委会专职副主任1人,实行驻委制,通过选聘结合的方式设立30名社区居委会委员。

金星社区居民付碧霞说,现在小区脏乱差明显少了,有时哪里的小树死了一棵,居民就把家里的花拿出来栽到公共绿化带里。哪里脏了乱了,路过的居民总会清理一下。“以前还有人老远远地就朝着垃圾桶扔垃圾,也不管扔进去还是没扔进去,现在不仅没有这种情况了,有时不小心将垃圾抛洒在外面还会捡了再丢进垃圾桶,居民的文明意识明显提高了。”楼栋长李丽莎说。

实行居民组长和楼栋长制后,金星社区更多的居民参与到管理中,激活了社区管理的“末梢神经”,将社区服务功能进一步向下延伸。

“官虽小,发挥的作用可不小。”苏琼芬说,居民小组长和楼栋长虽然是社区最小的“官”,但他们都是通过居民推荐产生的,也更了解和热爱小区,能用心参与到社区管理事务中。

“当要收集民意民愿时,他们是社区的‘眼’和‘耳’;当要传达政策法规、解决难点问题时,他们是社区的‘嘴’和‘腿’;当为民办实事、维护社区安定时,他们起到了‘稳定剂’和‘润滑剂’作用。”苏琼芬形象地总结说,他们发挥着“宣传员、信息员、巡逻员、调解员、办事员”的作用,带头收集民意、传达政策、调解纠纷、维护治安。

“五级治理”模式保障了社区内“民情第一时间被知晓、问题第一时间得到处理”把社区管理服务功能延伸到了庭院和楼栋,把联系服务群众落实到了社区的每个角落。

“在这里,我们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温暖,邻里间就和亲朋好友一样。”陈勐和施美庆是一对来自红河的彝族夫妻,至今已在金星社区居住10余年。施美庆说,她和老公都曾是社区的楼栋长,庭院里谁家有困难、新搬来了什么人、社区里有什么新的政策,都是通过他们来上传下达的。

环境怎么治,安全怎么管,活动怎么搞……这些琐碎的事情,是每个楼栋长的日常工作。现在,占道经营没了,“堵心路”变成“放心路”,小区生活环境好了,邻里纠纷少了,“爱心食堂”建起来了,垃圾中转站改成了社区文化活动中心……苏琼芬说,这主要还是得益于“五级治理”模式的实施,培养起了居民们“社区是我家”的主人翁意识。

4.jpg

▲社区居民合唱团歌唱《金星之歌》

如今,金星社区已构建起了政府治理和社区自治、政府主导与社会参与相结合的社区治理和公共服务新格局,基本实现了“社会管理有机构、事务下沉有人管、群众参与有平台、社会服务有网格、居民生活有保障”。苏琼芬说:“通过‘百家宴’‘真情七送’‘爱心八到家’等活动赢得民心,居民参与社区自治的热情彻底被激发。社区居民也实现了从热心人到当家人、从参与者到管理者、从抱怨者到受益者的转变,消融了冷漠隔阂的‘城市病’。”

“幸福安康住金星,语言不同心连心……民族团结在金星,和睦相处心相印……”这首由金星社区工作人员和居民们集思广益、共同创作的歌曲《金星缘 民族情》,不仅展现出金星社区丰富多彩的民族特色文化,更呈现了金星社区团结、互助、文明、和谐的民族文化氛围。

1499359208600723.png

关于我们  |  投稿入口  |  联系我们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友情链接:云南民族宗教网  |  云南民族大学   |   云南民族博物馆  |  城市民族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云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