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民族中小学生版

“美丽经济”让斗南走向世界

纪事

2.jpg

▲昆明斗南花市鲜花交易的忙碌景象

2018年9月17日下午6点,呈贡区斗南街道的昆明国际花卉拍卖交易中心(以下简称“昆明花拍中心”)大厅里,从下午4点钟开始的鲜花拍卖会,还在继续。这个交易规模亚洲第一、世界第四的花拍中心,气氛看上去紧张严肃,拍卖席位上坐着的经销商大多数都面色凝重,紧盯着对面数字闪动的屏幕,正为某个重要时刻做准备。

鲜切花拍卖是降价式拍卖,拍卖开始后,随着电子钟的逆时针转动,鲜切花单枝的价格会从拍卖中心定的起拍价逐级递减。当降至心理价位时,经销商按下手中的电子竞拍器,以完成竞拍。

昆明花拍中心是大宗交易平台,一端连接多达2.5万户鲜花生产商(供货商),另一端则连接着来自全国各地的3100多户经销商。每天早上,供货商把待拍的鲜花运入拍卖中心,由拍卖中心给出权威的定级和定价,并拟定编码。拍卖时,这些信息会呈现在电子屏幕上,一个批次的拍卖通常只需3—5秒,整个过程既安静,又惊险刺激。

昆明花拍中心有两个这样的交易大厅,共有9口电子交易大钟、900多个交易席位。这样的拍卖,每天都举行,少则一场,多则三四场。而通过拍卖销售出去的鲜花,平均每天多达300万—350万枝,高峰时期达700万枝。

a.jpg

昆明国际花卉拍卖交易中心

拍卖,从昆明影响全国  

云南的鲜花产量全国第一,而呈贡区的斗南街道则是云南鲜花最大的集散地。云南80%的鲜花,通过斗南流向全国,乃至全世界,斗南的鲜花交易量,据媒体报道,日均已达到1650万枝的规模。这些鲜花的交易方式,据云南锦苑花卉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锦苑集团”)董事兼副总经理龙腾介绍,有对手交易、电商交易和拍卖三种方式,而其中拍卖占有极其重要的位置。

从数量上讲,斗南近20%的交易量是拍卖完成。从品质上讲,云南等级最高的鲜花,特别是一些高端鲜花,主要通过拍卖进行交易。比如,玫瑰的交易量已占整个云南玫瑰总产量的70%以上,满天星占90%以上,非洲菊占50%以上。

对于整个云南乃至全国的鲜花市场来说,更重要的是,昆明花拍中心不仅仅有拍卖和流通的职能,而且也是影响全国的花卉标准推广、新品种引进和信息服务的中心。

1.jpg

▲斗南花市卖花人

据昆明花拍中心提供的资料,2014年全国首个花卉交易指数——昆明花拍中心鲜切花交易指数——正式发布,交易中心每天的交易价格直接影响着全国各地交易市场价格走势。而《昆明花拍中心花卉产品质量等级通用标准》也于2014年被商务部列为部颁标准。

对于云南的花农和花卉产业来说,昆明花拍中心的重要性,也不言而喻。通过拍卖竞争,云南高品质的鲜切花,以优质的价格流入市场。“种好花,就能卖好价钱。”龙腾认为,拍卖不仅引导着云南鲜花产业品质的提升,而且能避免价格大起大落,对稳定农产品市场也有积极作用。“这是国企的社会责任,也是政府部分职能在商业上的体现。”龙腾强调道。

昆明花拍中心是锦苑集团的下属企业,主要体现的是锦苑集团在交易平台搭建方面的布局。锦苑集团是国有控股企业,创建于1995年,最早是昆明众多的花卉种植企业之一。经过20多年的发展,公司壮大为集鲜切花种植、品种研发推广、种苗生产、采后处理、冷链物流、市场交易、销售于一体的国家级龙头企业。集团公司有包括昆明国际花卉拍卖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在内的9个子公司,“形成了一个中心、两个交易平台、三大园区、四大服务支撑的产业格局”。

据锦苑集团的官方资料,公司目前除了拥有花卉产业的全产业链,还在进行咖啡产业的积极布局。2014年创立的云南咖啡交易中心,正在像改变花卉产业一样,改变着咖啡产业。

3.jpg

▲云南省农科院花卉所非洲菊新品种选育基地

带动各民族脱贫致富  

云南是咖啡的重要原产地。但长期以来,云南咖啡主要是被雀巢等咖啡企业作为大宗农产品以相对低廉的价格收走。“价格低到生豆只要4块钱1公斤。”龙腾说。而云南咖啡豆交易中心自成立3年多以来,通过公司的交易平台,使云南咖啡豆的交易价格,已经涨至25块左右,“上浮了5、6倍”。

锦苑集团的咖交中心,建在云南普洱市,这里是云南咖啡的主产区。目前咖交中心种植商会员数800家,其中少数民族占总会员数的80%以上。据锦苑集团估计,仅咖交中心至少带动当地少数民族农户40000户,为少数民族农户增收每年每户约5000元。

咖交中心对于咖啡价格的抬升、咖啡产业的升级,与昆明花拍中心对花卉行业的影响类似。农业的产业化发展,最忌价格波动。而锦苑集团通过拍卖的方式探索出适合云南的交易模式,给云南高原特色农业的发展注入了长效机制,为云南特色农产业的发展增添了信心。

4.jpg

▲石林台创园锦苑花卉产业基地内,少数民族员工正分拣包装鲜花

锦苑集团除了通过交易平台提高和稳定咖啡、花卉价格,进而影响云南各民族咖农、花农的收入外,还通过各种类型产业园区的开发,直接带动一部分群众走向脱贫致富的道路。

以锦苑集团的石林康乃馨园区为例,该园区建在以传唱彝族民歌《阿诗玛》著称的石林地区,已投资2亿多元,计划总投资7亿元。目前园区已建成高标准的花卉基地3000多亩,带动周边彝族群众从事花卉种植,促进约2000户彝族群众就业,为每户每年增加约2万元的收入。

据锦苑集团介绍,公司还多措并举,提高少数民族致富本领,促进少数民族群众脱贫致富。比如,在鲜切花、咖啡等农产品的种植、加工方面,对少数民族群众进行技术指导和培训。另外公司还推出“优惠承包土地”,以及“仓单质押融资”、咖啡产业投资基金等金融扶持,实现发展路上“决不让一个民族掉队”。

6.jpg

各地游客选购云南鲜花

昆明斗南,走向世界  

锦苑集团的故事,既是斗南这个小镇发展的缩影,也是在斗南安家落户的很多其他花卉企业的缩影。

如今的斗南,是闻名中外的鲜切花交易市场。据媒体报道,每天有二三万人次进场交易,日上市鲜花100多个大类、1600多个品种,平均日交易量1650万枝,交易额1294万元,连续10余年年交易量、交易额、现金量、人流量和出口额全国第一。

7.jpg

▲待拍卖的鲜花

斗南的故事,充满传奇。这个昔日距离昆明市区20公里的普通郊区农村,自1983年开始种植第一枝商品化的剑兰后,开始了戏剧性的蜕变。

斗南经历的第一个转变,是成为昆明城区的花田。从上世纪80年代后期,到90年代初,斗南人一边在自家田地里种花,一边赶20公里路到昆明市中心的尚义街销售自己种的剑兰、康乃馨、勿忘我、满天星、玫瑰。1993年,随着一批批花商的到来,斗南开始形成小规模的市场,1995年,政府出资在斗南修建了12亩的花卉交易市场。而这一年,云南的花卉种植面积,开始跃居全国首位,斗南也逐步从种植花卉的花田,向全市、全省的鲜花集散地转型。

锦苑集团于1995年成立,起初是在昆明城市北边的龙头山搞大棚种植鲜花。那时候,昆明的鲜花产地,已经不局限于斗南。而且,云南的各地州也在尝试鲜花种植。

2002年12月20日,昆明花拍中心正式在斗南落成开拍。当晚的第一号竞品,是斗南人华明升的鲜切玫瑰。某种程度上,这个时刻也标志着斗南作为全省、全国的花市,又迎来了新的改变。

“斗南花市涨一块,全国花价涨三块。”如今,斗南花市的影响力,与30多年前相比,发生的变化可谓天翻地覆。

8.jpg

▲鲜花交易市场

但斗南的变化,并不止步于此。对企业来说,像锦苑集团正在全力推进的云南高原特色农产业与第二、三产业的“全面、深度融合与创新发展”,就提示着斗南和云南花卉产业未来进一步发展的方向。而得到国家层面大力支持的斗南花卉特色小镇和斗南国际花卉产业园区,更是预示斗南未来的发展潜能。

2017年1月,李克强总理曾夜访斗南花市,大声鼓励大家:“走向世界,成为世界第一!”2018年8月31日,云南省委副书记、省长阮成发也在省打造世界一流“绿色食品牌”工作领导小组第6次会议上强调,要充分发挥昆明斗南花卉市场的龙头作用,加强全产业链创新,占领行业制高点,推动全省花卉产业迅速做大做强。

“领导们对我们寄予厚望,希望我们不仅要做亚洲第一,还要做世界第一。”龙腾说。

为了实现目标,各级党委政府与花农们都在努力。

5.jpg

拍卖后的鲜花通过冷链运输至各地

2018年10月12日,昆明市委、市政府召开斗南花卉小镇建设推进工作会议。省委常委、市委书记程连元主持会议并强调,要坚持主题突出、特色鲜明、环境优美、运营高效的原则,高标准规划、高品质建设,全力加快斗南花卉小镇建设,确保到2020年建设成为国内一流的特色小镇。

两天后,2018首届斗南花卉采供对接会在第十四届中国昆明国际农业博览会斗南分会场举行。本次对接会上,集花卉电子交易、信息服务、金融服务三位一体的线上花卉交易服务平台——“斗南花城”上线。借助该平台的互联网+属性,商户、花企和供应商不仅可以更加便捷地交易,还能让自己的产品快速辐射到全国、亚洲乃至全球市场。

要做“世界第一的花卉交易中心、亚洲第一的花卉创新研发高地、中国第一的花卉特色小镇”,如今的斗南,正在以惊人的发展速度打造着自己的未来。随着在这里忙碌的人们的匆匆步履,明日斗南的美好景象正日渐清晰。

1499359208600723.png

关于我们  |  投稿入口  |  联系我们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友情链接:云南民族宗教网  |  云南民族大学   |   云南民族博物馆  |  城市民族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云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