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民族中小学生版

澜沧佛房社区“调解能手”王环

城市

001.jpg

王环很幸福,“我有一个儿子、两个孙子,家庭很和谐。”王环还很有成就感,“社区的事我觉得样样都有价值。”既有幸福感又有成就感的王环,你可羡慕?别着急下判断,这种人生可得来不易。

现年56岁的王环,拥有和同时代很多人一样起伏的人生:考工成为酿酒厂工人、组织任命成为远通食品公司书记。一路都顺风顺水,似乎只需享受岁月静好,等待退休。可2003年食品公司体制改革,端了多年的“铁饭碗”一下子被打破了。王环没有纠结是否要继续在新股份公司上班,她选择破釜沉舟,于当年8月租了一个月租金200元的门面,经营起一家餐饮小店。

或许王环天生没有经商的命,小店没经营多久,她就在一个朋友家里听到了一个很陌生的词——社区。朋友称澜沧县要组建佛房社区,正需要她这样性格开朗、有社会工作经验的人。可朋友把未来的发展愿景都说完了,她还是不明白社区到底做什么。“社区就是什么事都要管!”王环朋友的解释话糙理明。王环估摸着自己能做,她整理了一份简历,参与竞聘。同年11月,王环走马上任,成了佛房社区居委会副主任,兼任文书和妇女工作。

002.jpg

▲王环(右一)和社区工作人员开展学习活动

003.jpg

▲佛房社区党员活动

佛房社区位于普洱市澜沧县城东南部,总面积35平方公里,辖17个居民小组,共有居民4107户、11295人。其中少数民族占72%,妇女占52%。成立之初,权限划分不如现在明晰,社区一部分居民是城镇居民,还有一部分是农村居民,这两头的事情都得处理。王环戏称那时候的社区是最基层的,管理方法是“村级管理”。

好在王环是个“闲不住”的人,忙碌些她反而更开心。早年在酒厂,这位不肯偷懒的小姑娘太卖力气,愣是练出了粗壮的手臂,“初次见着我的人都觉好笑,我个子很小,手臂却很粗”。在食品公司担任书记时,她老觉得待在办公室里没事情做,干脆和业务员一起走村串巷,到过不少地方、见过不少人。到社区工作后,她更是充分发挥“闲不住”的特质,四下了解情况。几年下来,社区里谁家的情况怎么样,不翻笔记本她也能说上个一二。

有次,社区里来了个厉害角色——一位颇强势的妇女,她一进门就指着办公人员破口大骂,质问为何把她家的低保取消了。工作人员好说歹说她都不听,骂声越来越大。最后,只能请王环出面处理。王环一进门,那妇人就蔫了。“我就问她‘你有什么事情么慢慢地讲’,她自己马上就害羞了。”王环去过妇人家,妇人自知理亏。王环再追问:“你家我也去过了,你是吃的没有,还是用的没有?”这一问,弄得那妇人连说话的底气都没了,悻悻地走出办公室。

004.jpg

▲王环和社区少数民族学生合影

005.jpg

▲王环(第一排中)带头参加群众文化活动

2010年4月,王环担任佛房社区党支部书记兼妇女主任,谈到经手15年的妇女工作,王环却有点磕磕绊绊,她总觉得没有太多值得说的。在她的表述中,我发现原因有二:一是她觉得像免费妇检、建立互助团队等涉及各民族妇女的福利活动都是由上级部门安排的,她只负责具体执行,贡献不大;二是她开展少数民族妇女工作靠巧劲,具体执行人是村里的少数民族妇女干部,主要功能是指导和传达。但我和王环聊得越多,越发现她有点自谦了。

2005年的一个清晨,王环刚上班,就接到了一个投诉。投诉者是当地一户贫困家庭的少数民族妇女,时隔多年,王环已记不清对方的名字,“记在小本子上,早就不在了。她家现在也不在这里了”。妇人一进办公室,就请王环帮帮她,“说老公经常敲她”(“敲”字是当地方言,意指打)。妇人撩起衣服,手臂、脊背有两处瘀青的伤疤,“昨晚敲的”。妇人和王环说,最近一段时间,她老倌经常喝酒,一喝酒就少不了敲她一顿,她实在受不了了,来请王环帮忙。

这是明显的家暴,按大道理来说,该管;可那年头连现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都尚未出台,家暴一事虽恶劣,但在传统观念中还是属于家庭内部矛盾,一般建议自行解决。但王环没多想,立马跟着妇人去了她家。

她家真穷,一间盖在菜地上的简易房,几条凳子加一张床,这就是全部家当。王环坐在凳子上,妇人丈夫远远地坐在一旁,以沉默表示抗拒。王环不着急,这场拉锯战看来得慢慢打。她一点点问这丈夫,现阶段烦恼的原因、经济收入的情况、和爱人结婚前的情景,诱导着解开他的心结。之后她再讲政策、讲道理,“你讨婆娘是为了爱,不能敲。”“小娃娃大起来一点,家里就会好了。”最后,这丈夫答应写下保证书,表示再也不敲婆娘了。

“调解有什么技巧和方法吗?”我问道。“技巧倒没有什么,就是要真诚,再有就是拿准他的情况来说。”我俩聊了快一小时后,王环又补充了一条——得以身作则。

006.jpg

▲社区工作人员

大多数纠纷问题,王环都能很快解决。不过去年年底,王环也碰上了件让她棘手的事。这个纠纷的主角是位78岁的退伍老兵,他原籍镇沅,退伍后在澜沧县先后有过两次婚姻。第二次婚姻失败后,他消失了近40年的时间。今年3月,老人被他弟弟带着来到了社区,要求办理已经丢失多年的户口本、身份证等证明。因原有材料难寻,事情需要耽搁一段时间,王环就让老人暂住在社区二楼的居家养老服务中心。这一住,老人的亲人就一去不回。近来,王环联系其弟弟、儿子,均无回应。

“一个都不管,只有我来管,只能我以身作则。”王环和同事说,这老人没有监护人,她就算这老人暂时的监护人员。换衣、洗衣、打扫卫生,王环包了。最近,医保、低保、养老保险、兵龄证明都已经办了下来,下一步王环想和养老院协商,送老人进养老院。“主要是怕老人孤单。”

王环在家中排名老三,她上面有两个哥哥。父母去世后,最小的她挑起了分家产的任务。家产不多,但她分得很细,“我把两个哥哥叫来,协调了两三次。分完后,我们现在都和和睦睦的。”另外,王环和丈夫、儿子的关系一直很融洽,2012年,儿子讨了媳妇,小两口开了个客栈,还一边销售些茶叶。“他们自己做自己的事,也不用我操心。”王环话里带着满满的肯定,“你小家庭都解决不好,怎么处理社区这个大家庭?”

有时,要调解社区居民间的家庭纠纷问题,王环会拿自己的小家举例,以前我家也有点小风雨,但现在你看怎么样?社区居民大多知道王环家和睦融洽、幸福美满,这一比就觉得她说的“家顺则事事顺”还挺有道理。

(本文图片由佛房社区提供)

(责任编辑  王菁)


1499359208600723.png

关于我们  |  投稿入口  |  联系我们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友情链接:云南民族宗教网  |  云南民族大学   |   云南民族博物馆  |  城市民族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云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