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民族中小学生版

木崇凤:生命是一团火

创客

  ◇ 文 / 和晓

1.jpg

  木崇凤与他的“木梨”

世界上,有些人的生命是由火组成,终其一生都如火一般,生生不息、燃烧不止。丽江纳西族老人木崇凤便是这样的人。

不服老

对木崇凤的采访被安排在丽江孝尊木梨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丽江孝尊木梨公司”)的二号基地内。11月的丽江寒意十足,木崇凤怕冷,头戴黑色的贝雷帽、身披厚实的羽绒服。在对话的两小时间,他有时说话气息不足,会歇一下,发出类似“呵……”的声音。

这几年,已经很少有人称木崇凤“木科学”“木大爹”,更多人喜欢称呼他“木老爷子”。这称呼中,一半透露着钦佩,另一半也说明木崇凤到了该被称为“老爷子”的年龄。

2018年3月,和云南孝尊集团建立正式合作后,木崇凤精神上一放松,老去的感觉更加明显。就在采访前一周,老爷子原本安排的进藏计划被牙科医生劝阻,医生告知他不要慌,不是大问题,但西藏肯定是不能进了。采访间,木崇凤两次强调,这几年高血压和脑梗让他记忆力变差了不少,“现在除特别刺激的事情外,都记不住了”。

二号基地坐落于玉龙雪山脚下的白沙村,除种植区外,基地正在建设供云南孝尊集团员工使用的休闲庄园。11月的庄园内,草地一片枯黄,刚引进的孔雀、梅花鹿、羊驼却生机勃勃,在丽江明媚的阳光下踱步、进食,好不惬意。

我和木崇凤两人在草地间的休闲桌边斜对而坐,聊了许久我才注意到,与上半身的厚实不同,木崇凤并不注重脚部保暖,他光脚蹬了一双沾着灰、有点褶皱的黑色皮鞋。

丽江孝尊木梨公司总经理李利刚在这一年的合作中,曾多次看到木崇凤穿着类似的皮鞋进出基地,“他看着哪里种得不好,马上就跳下去”。刚开始种树时,木崇凤每天早七点来,晚十点回,有时甚至比住在基地的李利刚还要早到种植现场。

采访当天,木崇凤同样起得很早,早晨八点钟,他已独自驱车从洱源赶回基地。前一天夜里,木崇凤在洱源与杨丽萍商谈宣传木梨一事。席间,他对同为花甲之年的杨丽萍说,“我们还要活两百岁”。木崇凤解释,与村中早晨睡到九点、中午打麻将、下午回家吃饭的退休人员相比,他今天在丽江、明天在深圳,“他的一天是我的五天,他的一年是我的五年”。活到80岁,木崇凤就能再多活出100年来。

时年62岁的木崇凤已从玉龙县农业局退休两年,但他并不服老。当我第二次问及他是否知道自己老了时,他才肯正面回答四个字:“我知道了。”木崇凤给自己设定了他认可的退休时间,“我至少还要再苦五六年,那时我就可以承认已经行了,可以歇了”。

3.jpg

 ▲庄园内饲养的鸵鸟

4.jpg

  ▲庄园内饲养的羊驼

不服气

木崇凤真正出名是在2008年,他所研制的晚熟雪桃上了国宴。“木科学”“雪桃之父”“乡土人才”,各种荣誉接踵而至。在巨大的光环下,木崇凤被人热捧,但唯有他知道,他已与雪桃渐行渐远。

《丽江日报》记者何世辉是第一批见证雪桃发展历程的人之一,据他回忆,木崇凤第一次邀请他到家中品尝新嫁接的雪桃是在1999年10月底。何世辉到时,成熟度较高的雪桃都已被人采摘,他拿到了两个青色桃子。在他的印象中,其“口感还不错”。

2002年,经过三年改良,这种“还不错”的桃子更加成熟,外形、口感绝佳,堪比《西游记》蟠桃宴上的“仙桃”。正是这年,昆明新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知集团”)董事长李勇到丽江旅游,尝到了雪桃。他一路寻桃,找到了木崇凤。

此时的木崇凤还只是一名玉龙县园艺站的普通园艺师,他为了研发雪桃曾四处借债、得罪亲戚。雪桃虽有了点名声,但要想扩大影响,还需要更多资金支持。“新知集团和我谈,他们拿钱、我出技术”。木崇凤同意了,最终新知集团以3万元价格购买了木崇凤的雪桃专利,后来“李勇”牌雪桃成了新知集团年入过亿的重要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