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民族中小学生版

竞赛:奋勇拼搏展风采

推荐

1-1.jpg

黑马夺魁,射落首金

面对镜头,他腼腆地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脸上挂满了笑容。他叫鲁主,来自迪庆藏族自治州代表团,12月5日,本届运动会的第一个比赛日,这个33岁的傈僳族小伙斩获了男子传统弩立姿比赛金奖,这也是本届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上的首个金奖。

射弩作为民族传统体育项目,在云南、广西、贵州开展较为普遍,有着悠久的历史。1986年8月,第三届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上,射弩被列为竞赛项目。射弩项目裁判长李建云介绍,本届民族运动会射弩项目共设民族传统弩和民族标准弩两个大类,分为个人、团体、混合团体项目,共有民族传统弩混合团体赛、民族传统弩男子个人赛、民族传统弩女子团体赛等19个小项。在男子传统弩(立姿)项目中,共有48名运动员参加比赛,第一轮资格赛后,成绩前八名的运动员参加决赛。

1-3.jpg

▲女子射弩    朱希平  摄

射弩比赛极具对抗性和观赏性,吸引了不少观众观看。5日上午,临沧市滇西科技师范学院射弩比赛的场馆内响起阵阵热烈的掌声,观众们纷纷为参赛运动员加油助威,享受比赛带来的乐趣,共同见证首金的诞生。

场上的运动员们聚精会神,认真选箭,站在距离靶心20米之外依次扣动扳机。鲁主表现得很镇定,他在自己的靶位上持弩瞄准靶心,动作不紧不慢,“砰”的一声,弩箭离弦飞出,稳稳地落在靶心中央,全场一阵欢呼。最终,他以145环的总成绩成为本届民族运动会的首金得主。

1-2.jpg

 鲁主夺金

“我是抱着学习的心态来参加比赛的,所以比赛时也不紧张,发挥和平时练习的时候差不多,能获得金奖我很激动。”练习射弩三年以来,鲁主第一次参加民族运动会,平时不做农活的时候他就在家练习射弩,这次站上了全省民族运动会的最高领奖台,他想立刻把获奖的喜悦分享给家人。

“今天几轮比赛他都很稳定,发挥得不错。第一次参赛就获得金奖,我为他感到骄傲。”鲁主的教练和中文表示,鲁主在比赛前参加集训了一个多星期,比赛成绩和训练时差不多,这次摘得金奖是意料之外,也是情理之中。1-7.jpg

▲朱希平  摄

百舸龙腾  同舟共济

百舸争流,破浪者领航;千帆竞发,奋勇者当先。

赛龙舟是华夏文明的千年传承,不仅体现了中华民族同舟共济、团结拼博、奋勇争先的精神,更体现了各族人民热爱祖国、维护民族团结的爱国主义精神。12月6日,云南省第十一届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龙舟比赛在临翔区博尚水库开赛。

清晨的博尚曼莱湖彩旗飘扬,烟波浩渺。湖畔神龙聚集,来自部分州市及云南民族大学的7条龙舟285名健儿摩拳擦掌,蓄势待发。比赛开始了,湖畔人声鼎沸,湖上波光潋滟。鼓声响起,运动员们激情挥桨,动作整齐划一,举起的划桨一起一落,在湖面上留下一片涟漪。腾飞的巨龙在湖面上竞相追逐,激起朵朵水花,充分彰显了团结拼搏、包容并进的龙舟文化。率先冲过终点时,龙舟上的运动员们欢呼雀跃着,将手中的划桨高高举起,做出胜利的姿势。

1-6.jpg

▲龙舟点睛仪式

1-5.jpg

▲激烈的龙舟比赛

1-4.jpg

▲热情的观众

本届运动会与上届相比,恢复了龙舟项目。“我特别喜欢这个运动,我们家乡每到过年过节都会赛龙舟来庆祝,听说这一届恢复了龙舟,心里特别高兴。”56岁的刘进祥是大理州代表团龙舟队的运动员,他一边擦着脸上的水珠,一边回忆,自己第一次参加龙舟赛是1998年云南省第六届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的时候,从此他便与龙舟结下了不解之缘。这次能再次来参加民族运动会的龙舟比赛,心里别提多开心了。他说,民族运动会让传统龙舟文化有了更深刻的意义。 

“我们华坪县也有传统的龙舟比赛,但都是小型的比赛,我第一次参加这样大规模的运动会比赛。举办这样的盛会,让各民族兄弟姐妹把自己的民族文化展示出来,更好地展现出各民族团结奋进的精神风貌。” 丽江市代表团龙舟队运动员刀顺英说。

“龙舟比赛具有一定的危险性,在云南已经停了八年了,很多州市都不能很好地组织起来。这次作为一个教练员,我听到龙舟恢复比赛,心情很激动,感到很自豪。” 临沧市代表团龙舟队教练员李家周感慨万分,“这让我看到了国家对于全民健身的重视,能够在更多的地方让更多人,特别是青少年也参与到龙舟比赛中。”

1-9.jpg

▲武术     吴山荣 摄

自古英雄出少年 

站上中间那个高高的领奖台的那一刻,8岁的佤族小姑娘杨双灵没有丝毫慌乱,她微微抬起头,挺直了身板,眼睛注视着前方,目光中多了一份同龄人没有的自信和淡然。

作为临沧市代表团的一名运动员,她的教练郭涛称赞她是“可塑之才”,有“可挖掘的潜力和无限的可能性”。本届运动会武术比赛共有来自德宏、大理等15个代表团的79名运动员参赛,杨双灵是年纪最小的一员,别看她年纪小,却已经是有多次参赛经验的“老”运动员了。到目前为止,杨双灵参加了四次武术比赛,曾在2018年7月举办的云南省第十五届运动会(青少年组)武术套路比赛中,获得女子甲组传统拳术第六名的成绩。

在12月7日结束的比赛中,杨双灵又斩获了本届运动会武术项目比赛女子C类民族器械项目金奖和女子B类传统拳术铜奖。“她以前是学跆拳道的,学习武术的时间只有一年,有的小孩两年的时间都不一定能达到这样的水平。”郭涛激动地说。

获得这样的成绩,杨双灵却表现得十分平静:“我就是按照平时练习的来参加比赛的,也不紧张。”“她挺能吃苦的。”这是教练郭涛对杨双灵日常训练生活的评价。由于要兼顾学业,她的训练时间集中在晚上,一个星期练习两次,每次训练两小时左右。遇上比赛的时候,她就开始执行自己的“每日计划”:除了上课和完成作业的时间以外,每日练习基本功和比赛项目,一直坚持到比赛前。“我不觉得辛苦,和哥哥姐姐们在一起训练我觉得很开心啊。”在杨双灵心里,练武是自己喜欢的事,是快乐的事。

1-8.jpg

▲武术     吴山荣 摄

“调皮是小孩子的天性,不调皮就不叫小孩子了。”郭涛表示,杨双灵偶尔也有淘气的时候,但是每到训练时,她就变得认真起来,训练时间从未因此耽误过。

赛场上的杨双灵像是一个训练有素的战士,一招一式疾徐有致,张弛有度。遇上个头比她高、实力强劲的对手,她也是神情专注、目光坚定、从不怯场。等到了场下,她就像一只欢脱的小鸟,欢呼雀跃,活力四射。很多参赛运动员都很喜欢这个穿红色运动服的小朋友,大家纷纷围过来跟她说话,“你今年多大啦?”是她被问到最多的问题。每次有人要与她合影时,她总是蹦蹦跳跳地跑过去,留下一抹笑容。

看着女儿与其他运动员大方地交流,王芳感慨万分:“以前她不是这样的,她比较内向,别人和她说话她会回复一个笑脸,但是从来不敢表达自己的想法。”在接触和学习武术之后,改变在杨双灵身上悄然发生。“她变得开朗多了,也会主动和别人交流,把自己真实的想法大胆地说出来。”

“不管成绩如何,只要她喜欢武术想继续练武,我都会支持她坚持下去。”在王芳看来,武术不止是女儿的一个兴趣爱好,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更是宝贵的民族传统文化。练习武术不只是让孩子锻炼身体,更是让孩子在磨砺中学会成长,在接触中传承和发扬传统民族文化。

1-10.jpg

▲障碍舞龙     吴山荣 摄

金龙戏珠  舞动临沧

一条条彩龙凌空翻腾,时而追逐龙珠,时而在云霄间穿梭,千姿百态,活灵活现。参赛的运动员们手持龙具,踩着鼓点,伴着韵律,不断变换各种姿势来完成龙的穿、腾、跃、翻、滚、戏、缠、组图造型等动作和套路,充分展示龙的精、气、神、韵。

彩龙欢腾,共庆祥瑞。7日,运动会的舞龙比赛在临沧市体育中心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中国人是龙的传人,舞龙是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每逢佳节都要以舞龙的形式来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本届民族运动会舞龙竞赛项目共有5个小项,分为规定套路、自选套路、障碍舞龙、竞速舞龙和全能,共有8个代表队114名运动员参赛。

与上届相比,舞龙是本届民族运动会的新增项目,也成为了运动会的新亮点。“对于我们舞龙人来说,这是一个喜讯,也是一个好的开端。以前只有农民运动会有舞龙项目,现在把舞龙加入到民族运动会中,对舞龙来说是一次难得的机遇。” 昆明代表团舞龙队运动员毕付华回顾着自己舞龙的经历,18年来他一直走在舞龙舞狮的路上,现在可以借助民族运动会这个平台,让舞龙得到更广泛的普及。

1-11.jpg

▲舞龙比赛成为本届民族运动会的新亮点

毕付华介绍,昆明代表团的舞龙队是一支年轻的队伍,整个队的平均年龄约25岁,他们在比赛前集中训练了一个月。舞龙是一个团体性项目,考验整个团队协作和队友之间的默契配合,通过舞龙让更多年轻人加入到传承传统文化的行列中来,也在潜移默化中增强了团队的凝聚力。

“加入新的东西就会带来新的挑战,我觉得能够增加一些新的项目,对于民族运动会是一件好事,也是一个推陈出新的过程。” 云南民族大学舞龙队教练尹鹏凯表示,舞龙是我国传承了几千年的一种传统体育项目,在云南有群众基础,能够把舞龙提到民族运动会上,对于云南提高舞龙的水平,将舞龙推向全国有很好的促进作用。

本届运动会舞龙项目副总裁判长、国际级裁判欧阳俊雷认为,云南省民族团结,文化繁荣,将舞龙项目纳入省民族运动会恰逢其时。

当现代民族运动会遇上了传统舞龙,呈现出的效果也非同一般。参赛的8个代表队有6个的比赛难度值达到2分,可以说艺术性不减,难度不低。一些代表团在套路选择和服装搭配上有所创新,加入了新的凸显民族特色的动作或调子,在原有鼓点的基础上,加入了配合节奏的音乐,把龙真正舞“活”了,舞出了有民族特色,有时代特点的新花样。

1-12.jpg

▲陀螺     朱希平 摄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陀螺飞旋,击声阵阵。

陀螺赛场上,一个矫健的身影格外引人注意。瞄准、抛掷、抽鞭一系列动作迅速流畅,他手中的陀螺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然后准确地击中场上守方的陀螺,守方的陀螺飞出了界外,而他的陀螺继续在原地飞速旋转。每轮比赛结束裁判亮分时,在场的观众竖起大拇指,为他的表现点赞。

他是来自文山州代表团的苗族运动员项开高,这个年过六旬的老人已前后参加过三届全省民族运动会,有着丰富的经验。赛场上,他风采依旧,收放陀螺挥洒自如,动作敏捷。

面对众多青春洋溢的面孔,穿梭在年轻的身影之间,项开高一直保持着自己放松的状态。“我是按照我的节奏来的,也不会觉得和年轻人一起比赛有什么压力,大家在一起还可以相互切磋学习。”刚结束比赛的项开高一边收着陀螺,一边笑着说,“虽然未能进入决赛,但是参与了整个赛程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1-13.jpg

 ▲项开高和儿子项明

和项开高一起参加陀螺比赛的还有他的儿子项明,聊到本届民族运动会有可能是他参加的最后一届运动会时,项开高把希望寄托在了儿子身上,“以后让他接我的班喽!”

“我的陀螺是父亲教的,有时候也会跟其他人学。我们那里很多人都会打,过年过节的时候大家会聚在一起打陀螺,我就在旁边看然后跟着学。”项明讲述着自己学习陀螺的经历,他说自己喜欢打陀螺,以后也会坚持下去。他表示,等自己的儿子长大也要教他打陀螺,将这项少数民族传统运动一代代传承下去。

陀螺是我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竞赛项目之一,1990年,云南省第四届民族运动会列为比赛项目。2009年9月,云南省政府将陀螺列入第二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普洱的一些学校将陀螺纳入了课程体系,专门开设陀螺课,教学生学习打陀螺,让民族文化走进校园,将传承融入教育。本届民族运动会的陀螺竞赛项目分为男子、女子和混合双打3个大项7个小项,共有14个代表团84名运动员参加比赛,普洱代表团18岁的拉祜族小姑娘洪娜努夺得女子单打金奖。

1-14.jpg

▲观看赛马比赛的小观众

变化与创新

“本届民族运动会设项较上届有所增加,恢复了龙舟项目,新增了舞龙项目,并将民族健身操列入竞赛项目,共增加了3个大项14个小项,参赛运动员较上届增加了378人,体现出全省少数民族体育工作取得了较大进步。”云南省体育局群众体育处处长李耀戎介绍。

与上届相比,本届民族运动会总体竞技水平有较大提高,特别是射弩传统弩全能打出了195环的成绩,超过上届全国民族运动会冠军193环的水平,民族武术、马术、高脚竞速、板鞋竞速等项目新人辈出,体现出了四年来云南省少数民族传统体育的发展进步,为云南省组团参加全国民族运动会打下坚实的基础。

1-15.jpg

▲可爱的志愿者

在历届省民族运动会经验积累的基础上,本届运动会场地器材总体为历届最好的一次。龙舟、射弩、吹枪、秋千、舞龙、民族武术赛场布置一流,尤其是龙舟项目达到国际级竞赛标准,为运动员发挥好竞技水平提供了良好的硬件环境。

此外,本届民族运动会的两个“首次”也为竞赛公平提供了强有力保证。首次使用了电子计时计分系统,确保了精准度,减少了人为因素,从硬件条件上保障了公开公平公正竞赛;首次进行了反兴奋剂工作,对龙舟、摔跤、秋千、高脚竞速、板鞋竞速等项目运动员进行了兴奋剂抽检,确保了体育竞赛的干净纯洁。

1-16.jpg

▲云南省第十二届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将在丽江市举行

(本专题部分图片由云南省民族宗教信息中心提供,特此感谢。)

(责任编辑  赵芳)

1499359208600723.png

关于我们  |  投稿入口  |  联系我们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友情链接:云南民族宗教网  |  云南民族大学   |   云南民族博物馆  |  城市民族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云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