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民族中小学生版

澳洲神秘狂野的北领地

国际

◇文· 图 / 楚鹏

1.jpg

鳄鱼湾死亡之笼

北领地是澳大利亚内陆两大领地之一,也是澳大利亚唯一由土著人自行管理的领域。这是一片粗犷、古老、神秘而又与世隔绝的土地,神奇的远古岩画,凶猛的鳄鱼,高大的蚁巢等等关键词,为北领地勾勒出一种遥远而陌生的气息。从世界自然和文化双遗产卡卡杜到李治菲特国家公园,迥然各异的野生动植物,无一不引人入胜。这里是自然之旅的天堂,是回归自然、感受原始、追逐狂野的首选。

2.jpg

达尔文,精彩无限

澳大利亚北领地首府达尔文市,因进化论奠基人达尔文在1839年来这里考察而得名。世界上很少有像达尔文这样经历过两次毁灭性打击的城市。一次是二战期间,日本在偷袭珍珠港得手后,轰炸机直扑达尔文并将它轰炸得遍体鳞伤。更大的灾难是1974年的一场飓风,14级的狂风把达尔文刮得只剩下一两栋完整的房子。幸运的是,灾难之后,由于当地极其丰富的矿产资源,达尔文又蜕变成了一个朝气蓬勃的城市。

3.jpg

▲钓鳄鱼

达尔文市被形容为一个“充满活力的夜之都,它不仅拥有独特的集市和餐厅,同时离原生态的处女地也只有几步之遥,不愧是澳大利亚北端一顶耀眼的皇冠。”这是一座极为单纯和安详的城市,我在达尔文的第一站是从鳄鱼湾开始的,做足功课直奔钓鳄区,见主持人正招揽参加者,二话不说报名去。“大家要小心脚步,绝对不可以把身体任何部分伸出玻璃圈外!”工作人员说出这句,令气氛顿时紧张起来。走出钓台,只见无数小鳄鱼正重重包围着我:它们只有1米多长,并非凶猛得令人腿软,但也因为体形小,速度出奇地快。我拿起钓具,把鱼饵一甩,那浮在水面虎视已久的小鳄鱼即时一跳,嗖一声,鱼饵已经无影无踪。要是觉得这个还不够刺激,大可体验这里的鳄鱼共舞“死亡之笼”,鳄鱼与头戴潜水镜、身着泳衣的游客面对面,虽然隔着4厘米厚、2.7米高的 “死亡之笼”,但笼体上几道深深的鳄鱼牙痕仍让人心惊胆寒。体验“死亡之笼”要价不菲,但那全世界独一份的体验仍让人趋之若鹜。

4.jpg

▲达尔文夜生活

告别鳄鱼湾,我来到滨水区,这里让我眼前一亮。会展中心就像滨水区的一颗珍珠,与碧波荡漾的波浪池相得益彰。附近还有许多餐厅、酒吧和咖啡厅,人们聚集在这里高谈阔论,闲适生活莫过于此。除了滨水区,米切尔大街也是一个完美场所,那里有无数的酒吧和餐厅。每天夜里,当地人和背包客总是聚在这里享受热闹而放纵的夜生活。

傍晚时分,我来到北领地最大的明迪海滩日落市场。太阳慢慢坠下地平线,夕阳向海滩洒上暖暖的金黄色调,椰树随着微风摇曳生姿,烤架上的沙嗲烤肉开始嘶嘶作响,空气中弥漫着拉面的香气,我是真心喜欢这种氛围。看看街头乐队的现场演出,淘宝各种原住民手工艺品,再尝尝众多亚洲风味美食,夫复何求。明迪海滩还号称有世界上最美的落日,夕阳西下,晚霞满天,海面上风帆点点,那画面美得让人窒息。

用过晚餐,按照Lonely Planet推荐,我来到向往已久的星空电影院。从4月到11月的每个晚上,当地人都会聚集到达尔文海港沿岸的树荫下,躺在老式的沙滩椅上,然后在满天繁星下看一场梦幻般的户外电影。这是当地的一项传统社交活动,从1920年就开始了。让我感到惬意的经历是这样的:海滩边,婆娑的椰树下,慵懒地躺在吊床上,悠悠地晃荡着自己,数着满天繁星,聆听风走过的声音。夜幕降临,海面清风徐来,我的梦想一不留神在星空电影院给实现了。

6.jpg

▲星空电影院

卡卡杜,神的家园

每年人们从各地飞到达尔文,在这个城市做短暂停留后,必会被大自然的野性所召唤,起身前往李治菲特和卡卡杜国家公园。卡卡杜国家公园(Kakadu)位于达尔文东200公里处,距市区仅三小时的车程。在驶往卡卡杜的路上,总能看到澳大利亚独特的一景“公路大卡车”,这些道路几乎都是用来长途运输的,可见当地常住人口的稀少。卡卡杜还让我感觉不到公园边界的存在,因为实在是太大了,它一共占地19804平方公里,比整个北京面积还大不少,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车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驰骋,有时车窗外的风景单调到好像只有一帧画面。但不时还会有惊喜出现,偶尔从路边窜出几只袋鼠,蹦蹦跳跳着横穿公路,这感觉真好!

7-1.jpg

7-2.jpg

7-3.jpg

神秘迷人的卡卡杜

卡卡杜国家公园庇护着多得令人眼花缭乱的野生动物和它们的栖息地。这里被称为北领地的“后花园”,同时也是冒险者的乐园,有人说不到卡卡杜等于没来北领地。原住民说过:“卡卡杜是神的家园,能到此享受它的色彩、它的季节和它的精神,是神的恩赐。” 卡卡杜国家公园还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自然和文化双遗产。

7-.jpg

明迪海滩

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发现有各种珍贵的土著岩石壁画。其中诺尔朗吉岩(Nourlangie Rock)和乌比尔(Ubirr)是岩画的集中地。岩壁画一般都画在有遮挡、不易被触摸和雨淋的地方。这些壁画是蘸着猎物的鲜血或和着白色、黑色和赭红色的矿物颜料涂抹画成的。岩画在4万-5万年前的澳洲北部原住民的生活中起着重要的作用,他们没有文字也没有数字的概念,他们的祖先便用岩画来记录着当时的狩猎场景、生活用具、神话传说等,反映出当地土著祖先的生活和宗教崇拜。我漫步在岩画区,享受着与原住民文明时空对话的美妙。

在葱绿色的湿地沉醉不知道归途,看争渡的各色飞鸟与鱼,惊起泥塘中的鳄鱼或水牛——这就是卡卡杜的黄水河巡游(Yellow River Cruise)。黄水河湿地生活着大量的鱼群、候鸟和咸水鳄鱼,这里是观看日出日落的完美地点。

9.jpg

▲卡卡杜黄水河风光

李治菲特,越玩越野

难舍难分地离开卡卡杜国家公园,在返回市区的途中,我将经过距达尔文仅1个半小时车程的李治菲特国家公园(Litchfield)。去的路上,过火森林一片片从车窗前掠过,远处还有缕缕烽烟,我一惊一乍地以为出大事着火了。可向导Ryan 却熟视无睹。“纵火者有老天爷,也有人。持续温暖的阳光照射和白蚁啃噬后的林木,蓄积热量到一定的程度就会自燃,并将周边林木点燃。况且即使没有自燃野火,放火烧荒也是原住民上万年来形成的习惯。烧掉丛林里蓄积的能量,才能避免产生毁灭性的大火。这些树木已经习惯一年一度火的烧烤,野火一过又枝繁叶茂。” Ryan手把方向盘,不紧不慢地应对我的惊奇。

10.jpg

10-2.jpg

10-1.jpg

▲惊险刺激的李治菲特

磁性白蚁墩(magnetic termite mounds)在李治菲特国家公园随处可见,几乎构成了公园的一大天然景观。蚁墩大多2米高,最高的能超过6米。南北朝向的构造仅让最少的表面接受阳光照射。每个土墩里面是一个白蚁城,那可是几百万只白蚁的家园。在炎热的地方,墩内有通道和通风口,一个土墩通常能住50年之久,厚墙使食蚁动物和其他敌人不易侵入。我触摸着这坚固得如墙体般的蚁墩,很难相信如此“大建筑”竟是小白蚁所为。Ryan告诉我,北领地有150多种白蚁,大多数不为人所知。白蚁的分泌物和粪便给贫瘠的丛林土壤补充养料并储存水分,促进了丛林的新陈代谢和自我更新。

11.jpg

▲帐篷酒店

要说李治菲特国家公园最吸引我的还是这里的天然瀑布(佛罗伦萨瀑布、Tolmer瀑布和Wangi瀑布)。因为所处位置地下泉水充沛,加之季风雨的帮助,园中形成大大小小的瀑布景区,使得这里也成为最受当地人欢迎的一日游目的地。瀑布最底下是深达数米的水潭,方圆四周都是高高的树,水质清澈,浅处看得到一米以下的石头,还有小鱼在水底慢慢游。这里很适合消磨时光,澳洲人悠闲度日的生活状态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似乎不需要工作,上瘾似的晒着太阳,看着报纸,喝着啤酒,享受生活……这多么让人向往啊!

(责任编辑 刘笑)

1499359208600723.png

关于我们  |  投稿入口  |  联系我们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友情链接:云南民族宗教网  |  云南民族大学   |   云南民族博物馆  |  城市民族网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云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