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民族中小学生版

《十二马——龙川江流域傣族民歌集》书评

原著

□  文  /  云南教育出版社  叶子

001.jpg

从书名“十二马”说起

拿起《十二马——龙川江流域傣族民歌集》这本书,肯定会对“十二马”这个奇特的名字感到困惑。“十二马”实为傣族民歌中一种十分有代表性的歌舞曲调,每年春节正月初一(傣历四月初一),通常每个傣族村寨都会组织男童女童各六名,戴上由白绵纸和竹片制作而成的道具马,起舞歌唱名为“十二马”的月歌。

顾名思义,“十二马”月歌共有十二首,每一首对应傣历一年中的一个月。“十二马”月歌的内容不仅涵盖了傣族人民对一年四季流转、万物变迁的朴素观察,如描述春天的“青蛙游泳鸳鸯戏,七月到来雨纷纷。竹林叶绿新枝长,各种动物闹春忙”,也包含了对一年各时节农忙生产的指导意见,如,关于秋天的“十一月份雨减少,天气变凉菊花开。各种水果满树梢,人们下河找鱼虾”。 “十二马”民歌曲调悠长,节奏灵活,配合生动有趣的纸马舞,质朴的歌词中唱出了傣族人民对新的一年幸福平安生活的期盼和祝福。

作为本书的责任编辑,在和编著者孟国亮老师和译者岳小保老师充分沟通之后,认为以“十二马”这个名字为本书命名,实在是再合适不过。

傣族在中国55个少数民族中是大家所熟悉的。傣族主要生活在云南省,总人口约130万,主要分布在伊洛瓦底江上游的支流域、怒江流域、澜沧江流域、红河流域、金沙江流域,傣族按分布地区有傣泐、傣那、傣雅、傣绷、傣端等自称。西双版纳等地自称“傣泐”,德宏等地自称“傣那”,红河中上游新平、元江等地自称“傣雅”,瑞丽、陇川、耿马边境一线的自称“傣绷”,澜沧芒景、芒那的为傣绷支系。早在公元1世纪,汉文史籍已有关于傣族的记载。汉代称“滇越”“掸”,唐、宋称“白衣”,元、明、清则称作“白夷”“摆夷”“百夷”。

书名中的“龙川江”发源于云南省保山市西北部和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南部交界的高黎贡山,是伊洛瓦底江东岸一级支流,流经云南省保山市腾冲市、龙陵县和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芒市等县市的10多个乡镇,在芒市西南部与芒市河汇合后称为瑞丽江。

龙川江旁的傣族主要生活在五合。五合地处腾冲东南部,东靠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腾冲的东大门。龙川江由北向南流淌,贯穿五合,形成了两边高、中间低的“V”形河谷地貌。傣族世代有伴水而居的传统,当地五合傣族便世居在龙川江两岸,凭着勤劳和智慧,在青山秀水间开垦田地,建设家园。根据史料记载,元朝以前,当地主要居住着傣族、阿昌族和傈僳族。由于龙川江特殊的地理条件,元朝时中央政府便派军队驻守,中原文化在此传播。至明朝正统七年(1442年)正式设立龙川江土驿丞百夫长使司,由刀氏承袭,管理龙川江一带。留守腾冲的明军将中原文化带到龙川江两岸,与本地文化融合。

沿龙川江两岸,从芒贺勐到芒沃相距50公里的河谷地带,生活着27个傣族自然村。长期以来,由于村落分散,交通不便,一直处于较封闭的状态。很多传统的少数民族文化都保留得较为完整。

本书的价值

本书由编著者孟国亮老师花费近六年的时间,通过实地走访搜集、整理而成。纵观全书,有以下亮点。

传承的价值。龙川江流域的腾冲市、龙陵县境内的傣族与德宏地区傣族地域上相靠近,语言、习俗等基本一致,但该地区傣族与其他民族杂居,且数量较少,民族交往密切,文化融合速度要比德宏等傣族大量聚居的自治地方快得多。同样因为人口较少,之前该地区并没有本民族文献工作者对本民族文化进行记录、整理和编辑。在当代傣文化研究中,也鲜有学者、专家关注该地区。本书对当地傣文化的保护和传承将具有重要意义。

傣族文字产生时间较早,按地域分西双版纳傣文和德宏傣文,按时间有新傣文与老傣文。就以往的傣族文化出版物来看,傣文教学、傣族历史研究等方向均有涉及,但是尚未有专门的傣族民歌汇编公开出版。该书以傣汉双语的形式出版,改变了该地区傣族民歌口传心授的方式,也为后继学者和民族文化爱好者研究傣族文化奠定了基础。

内容的价值。民歌与傣族人民生活关系密切,是傣族人民表达感情的主要手段之一,同时也是傣文化的重要载体。傣族民歌以优美抒情见长,歌词长短不拘,形式自由,韵律不是很严格,曲调节奏灵活,多在野外演唱,旋律悠扬舒缓,表现的内容十分广泛。演唱场合及应用范围也灵活自如,在歌舞活动中演唱的傣族民歌,大家可载歌载舞,也可一人领唱;在劳动之余的夜间歌唱,多是表达爱情的,它的曲调缠绵委婉,轻声吟唱;在各种传统习俗中或宗教活动中的民歌则较为庄严神圣。

从内容上看,本书共分为二十九个部分,其内容涉及爱恋、说亲、劳动、情感、交际、敬神等各个领域,充分反映了傣族人民生活的各方各面,也充分反映了傣族的审美情趣。

审美的价值。本书最初的素材是孟国亮老师直接用傣文记述的,保持了民族语言的原汁原味。在汉语翻译时,特别邀请了芒市当地知名的傣族文化学者岳小保老师。岳小保老师自幼生长在芒市,从小学习傣文,精通汉傣双语,多次参与当地的地方志编写、傣剧编写、傣文诗歌翻译等民族文化工作,是资历深厚的民族文化学者。在翻译过程中,他遵循了汉语翻译“信达雅”的原则。同时考虑到傣族民歌语言用词十分灵活,在确保意思准确的基础上,为了能够准确地表现民歌歌词韵律,采用了“七言”的翻译方式,让即便是不熟悉傣族民歌的读者,阅读起来也能够朗朗上口,从汉语的角度感受到民歌唱词的魅力。

傣族民歌唱词朴实自然,生动贴切。简单的语言中,饱含了质朴的情感,审美维度丰富。如在第六章离别歌中给恋人唱道的“我们就要离别了,隔着双瓦别(傣语,意为距离很远)还多。妹妹心中很难过,就像病人上陡坡”,恋人之间的离别,恋恋不舍的情愫,在唱词中开门见山,直抒胸臆。又如第二十六章少年歌中的“刚长成人知事少,就像桃皮还有毛。说话奶味尚还在,人们见了当小孩”,青葱的傣家少年,一副初生牛犊的灵动之气,跃然呈现在生动的唱词中。

在情感表达方面,傣族民歌较多地使用比兴的艺术手法,即《诗经》中所说的“比,以彼物比此物;兴,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辞”,使得歌曲具有中国古典诗歌的艺术特点。这方面,第八章秀相歌较有代表性。“秀相”,傣语,“秀”是一种当地热带植物的名称,可当作类似香菜、香葱的佐料入菜,味道鲜嫩可口。“相”是宝石之意。“秀相”便是指宝石一般的灵秀。“秀相”一词在傣族民歌中十分常见,起到衬托和比喻的作用。如歌词“秀相开在树蓬旁,日落黄昏难看清。鲜花开在高岩上,清风吹来四处香”,表面上描述的是秀相与鲜花,但其实是以此来比喻心中恋人如秀相一般灵秀的形象,和对恋人的爱恋与眷恋之情。

编著背景

编著者孟国亮老师是世居在龙川江当地五合的傣族,幼年开始学习傣文,1959年毕业于云南民族学院, 1981年从部队转业后,任芒市文化馆馆长至1996年退休,长期从事保山、德宏州芒市一带的傣族文化保护、传承工作,曾主持编撰地方傣戏20余部,搜集并整理出版傣族民间诗歌百余首,为当地傣族文化的传播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1997年,孟国亮回家探亲,跟村里的一些长者和腾冲傣族学会的人聊起傣族民歌时,大家对傣族民歌正在走向消亡的现状十分担忧。1998年,孟国亮便开始搜集整理在当地有影响的傣族民歌。通过六年断断续续的走访记录,搜集整理了大量的素材。

2014年,本书的组稿人孙家佳与其好友杨佩琦了解到孟国亮老师的情况后,找到我商量此事。我们都认为孟国亮老师的工作意义重大,价值极高,恰逢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民族文字出版专项资金资助项目”申报的机会,有幸申报成功。希望此书能够在有限的篇幅里,让读者尽可能地领略傣族文化的风采,为呈现傣族民歌的文化价值起到投石问路的作用。

(责任编辑  赵芳)


1499359208600723.png

关于我们  |  投稿入口  |  联系我们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友情链接:云南民族宗教网  |  云南民族大学   |   云南民族博物馆  |  城市民族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云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