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民族中小学生版

保应冲的“好运”

创客

◇文 / 和晓

008.jpg

保应冲曾经穿着玩具熊在杨林发放广告

创业者做到保应冲这份上,真是值了。公司年流水超1000万,还有两位伯乐、一帮情谊深厚的哥们。他说这是他的“运气”,我回应,“好运之人必有好运之因。”

采访开始前,看着对面云南鼎旭创新创业平台创始人、云南外事外语学院继续教育学院副院长保应冲,我心里默默揣测他的年龄应该是30+——衬衫、西裤的搭配,一丝不苟的发型,低调而有品质感的手表,挂在胸口的名牌,这些信息都指向他是一个成熟的商界人士。

在随后的两个小时采访中,我更加肯定自己的判断。回族小伙保应冲一共提到了六次曾经工作了五年的老办公室,且每次都在强调“那里更有感觉”“那里都是回忆”。若非人到中年,怎会有这么强的怀旧感?

可等我终于有机会礼貌地询问他的年龄,得到的回复是“我今年24岁”。判断失误,外貌方面还好理解,但怀旧感一事却让我如鲠在喉,难以理解,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我走进他的老办公室。

保应冲的老办公室位于昆明市嵩明县杨林职教园区俊发空港城8栋内。才到楼下,他说话状态就变得轻松起来。他指着楼下街道上的车辆,颇为骄傲地说:“上班时,这边一小路的车都是我们员工的。”他又接着补充,“年初分红买的,车都还不错,都是十万以上。”

009.jpg

走到老办公室门口,保应冲开始一一为我介绍办公室内他“收藏”的物品。“这棵树陪了我五年了”,“这组沙发,房东的,也是五年了”,“这个茶盘也是五年了”……在110多平的这套三室两厅的房子里,保应冲所指的老物件大多已从客厅的位置撤下,被归置到“二线”。保应冲对老物件的怀念应该是和念念不忘的创业故事有关。

一开始,保应冲来杨林职教园区是经营位于云南工商学院的卤鸡米线店。保应冲出生于弥勒竹园的一户回族家庭,家族中有卤鸡的秘方。他租了这套房子,原是用作住宿。但卤鸡米线店存活的时间不长,保应冲很快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驾校和招生工作上,房子也从纯住宿变成商住两用——外边开会,里边休息。一到开会或者做培训时,这房子就人满为患,脚尖接脚跟,密密地挤在一起。保应冲感慨:“在这个老沙发上都不知道开了多少的会。”

如今,这套房间成了保应冲所承包的金星驾校杨林分校的报名点,我到时已是下午七点多,除了零星的报名人员,客厅里坐的都是保应冲的兄弟(员工)。回到老办公室、回到兄弟们身边,保应冲明显自在了许多,“在那边(新办公室)我感受不到这种感觉”。

保应冲在他的兄弟中算是年纪第二大的哥哥,他的这帮兄弟大多是95后,当天被保应冲称为“黑马”的弟弟年仅18岁。别看他们年纪小,做事方面却是实打实地靠谱,熬夜加班都是常有的事。如有时为了发通知书,流水线作业,一路排开,熬一夜,整理出两大箱邮件。去年整理通知书那一夜还挺戏剧,跟了保应冲两年的李键峰接到女友电话,被告知分手。“我去隔壁办公室哭了半个小时,怕影响他们的情绪,又继续加班到六点。”李键峰不好意思地说。

采访后两周,跟随保应冲在杨林创业的第一拨大学生毕业,他特意找了间KTV,举办了个很有仪式感的活动祝贺他们。保应冲特意打电话向我强调,是他们日日夜夜的共同努力才有了现在的鼎旭,他感谢兄弟们。

回到老办公室,保应冲聊得最多的是他和他的兄弟们,与员工一词不同,“兄弟”二字带着点江湖义气,有着浓烈的情感意涵。

010.jpg

保应冲的确也够义气,采访一开始,他就和我强调,在他的创业路上,有两个伯乐。第一个伯乐是“三哥”吴三;第二个伯乐是云南师范大学创业园院长、云南鼎华集团董事长杨本辉。

提到“三哥”,保应冲充满了感激,认为是带他上“道”的人。吴三是四川人,保应冲高中毕业时,他已经是弥勒市竹园镇的名人,旗下有五家文具店。

保应冲在高中毕业后闲暇的两个月内,机缘巧合,跑到吴三店里打工,负责二楼教辅材料的销售。看保应冲“有潜力”,一个月后,吴三便带着保应冲去一所小学洽谈业务。保应冲当时的角色是“拎包小弟”,他跟着吴三进入学校办公室,双方并不直奔业务,互相寒暄一番、聊聊家常、讲讲琐事,轻描淡写间确定了需要购买的物品数量和种类。

等保应冲出来,他问吴三觉不觉得里面特别热,他都全身发烫了。看吴三笑答没感觉,他这才意识到第一次谈业务,自己太紧张了。

跟吴三的时间久了,保应冲觉得“三哥”是个特别厉害的人,他想向他学习。在随后的两年间,保应冲一到假期就往吴三店里跑,摆地摊、发广告、搞关系,一份工资干两份的活。甚至大年三十刚过完,初一他就立马跑到店里上班。

吴三越发看得上保应冲,等到他大二时,两人从师徒关系发展成了合作伙伴,合资开了一家培训机构。保应冲负责从云南师范大学挖人才到竹园镇,吴三负责场地、市场;吴三还参股了工商学院里的卤鸡米线店,二人一人分管一边,共谋发展。

头一年,培训机构处于亏本状态;第二年势头很猛,从一家扩展到三家,收入也直线上涨。后来因为各种原因,培训机构还是亏本了,两人的合作也终止了。但每每谈及吴三,他仍称赞“三哥”是他的伯乐。后来,保应冲又找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二个伯乐——杨本辉。

011.jpg

在创业历程中,保应冲曾参与过各种培训,最终他发现于他而言,老师讲的落到具体执行环节,没有太多帮助。但保应冲并非不爱学习之人,他评价自己,“最大的优点就是学习能力特别强”。

不向书中学,往哪学?保应冲喜欢向人讨教。与吴三解除合作关系后,保应冲知道仅靠自己是走不出困惑与失落的状态,他需要外面的人拉他一把。我觉得是求生的本能给了他一个正确的直觉判断,他去找了当时仅见过几次面的杨本辉。

因离那次谈话间隔的时间太久,保应冲已很难回忆起细节。但他记得,杨本辉并未从财富得失的角度帮他做分析,而是从人性的角度告诉他人性本善,接着帮他分析失败的原因,并指点他未来可能的方向。

保应冲听得似懂非懂,这些话超出了他的理解能力。等他在家琢磨了几天,才真正品出味来。“突然有了种天无绝人之路的感觉,知道自己还年轻,机会还多。”保应冲决定重整旗鼓。依据原有的资源和市场,保应冲继续扎根杨林,开展驾校和招生工作,这才有了老办公室里人挨着人、人挤着人的热闹场景。

在保应冲后来的创业历程中,杨本辉时不时会给他点拨一二,每次都直击问题的关键之处。采访中,保应冲每每谈到杨本辉都带着敬佩的语气与神情。

2019年,保应冲第二次与伯乐合作——他与杨本辉共同创办了云南鼎创商业管理有限公司。除了对外的股权合同外,他还与杨本辉签订了私下的合伙人协议,既是为了保障彼此的权益,更是为了保护两人的兄弟情。

在我去采访前一天,保应冲邀请杨本辉和其他几位创业者在他的新办公室里讨论关于他个人标签的问题。做过几年的招生工作后,保应冲认为招生市场已渐趋疲软,他需要找更好的发力点。2018年下半年,他与云南外事外语学院进行校企合作,成了该学院成教学院的负责人。他开始以云南鼎旭公司为依托,全程参与招生、课程设计、教学安排等具体业务。

但让他困扰的是外界对他的认知始终停留在招生大户的层面,他希望通过学习获得改变这一标签的方法,实现他个人“产品”再一次的迭代升级。

(本文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责任编辑  王菁)


1499359208600723.png

关于我们  |  投稿入口  |  联系我们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友情链接:云南民族宗教网  |  云南民族大学   |   云南民族博物馆  |  城市民族网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云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