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民族中小学生版

传承与发展:工业化背景下的国家级非遗项目夹江手工纸

田野

□  文  /  云南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  陈肖旭

031.jpg

▲1979年张大千用夹江纸创作的作品。张大千是夹江纸的重要推动者,抗战时期,他亲到夹江研究如何提高夹江书画纸质量。他认为夹江纸跟安徽宣纸,是中国书画纸的“二宝”

出走的工匠

吴大哥把帘床斜放入纸槽中,轻晃一下,静止一秒后右手缓缓向上抬起,保持20-30度斜角,匀速将帘床抬出水面使竹纸浆均匀地落在竹帘上。随后,他将帘床往纸槽边上一靠,娴熟地将纸帘拎起,转身将纸帘倒放在湿纸堆上,再“唰”一下轻快地将纸帘拎起后放到了一边。望着正在滴水的湿纸堆,他用拳头捶着腰,感到如释重负。

1997年1月的最后一天,距离过年还有六天,这是吴大哥最后一次抄纸(抄纸本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夹江县古法手工造纸技艺中的一道工序,文中代指手工造纸),接下来的几天他将把所有的抄纸工具都整理到库房,关闭纸槽,等待过年。1965年生于世代“吃竹根饭”家庭的他,高中毕业后即继承父业,开始抄纸,并在手工作坊里度过了14个春秋,这个作坊见证了他从少年到丈夫、父亲角色的转变,从长子到一家之主身份的转变。

032.jpg

当代创作的夹江年画“跃龙门”

一年前,村子里有几个去上海打工的小伙子带来消息,说在那边赚得不少,吴大哥当即决定放弃抄纸,和他们一道去上海打工。

“之所以放弃抄纸,是因为我发现,出去打工,一年赚的钱跟一家人抄纸赚的钱差不多的,另外,生活水平提高了,其他物价涨得太快。”吴大哥解释说。

夹江县地处四川盆地与川西高原过渡地带,峨眉山东北山麓延伸入夹江县的地方正是吴大哥家所在之处——马村乡。这里山高水长,山体皆为页岩,极难耕种作物。 

“我们那的地理环境造就了这项谋生技能。以前的交通很差,随便什么东西,都是用肩膀扛上山的。你想想,那么多材料,全靠挑、抬,所以抄纸很辛苦。我们最深的体会就是太劳累了。抄过纸的人, 90%以上都是腰肌劳损。它必须要弯腰,长期地用腰力,而且手要泡水里十几个小时……”

033.jpg

当地政府看来,夹江年画与夹江书画纸可以开创夹江文创产品的新时代

造纸是当地居民在绝境中磨砺出来的一种技能,它不仅耗费大量的体力,对身体的损伤也不小,所以一旦外面有更好的发展机会,人们便纷纷放弃了纸槽、竹帘,到山外谋生去了。

1997年春节过后,吴大哥便和几个老乡一起启程去了上海做建筑工人。一年后,他拿回家的钱几乎赶上了一家5口在家抄一年纸的收入。吴大哥成了村里第一批离开的造纸人。随后,人们纷纷效仿,大批青壮年造纸人从造纸行当离开。

“我是2001年开始没抄纸的,算是走得比较迟的一批了。”另一位曾经的抄纸人马大哥告诉我们。

从90年代中期到新世纪初期,村里的槽户(造纸工匠)相继出走,直接反映了手工造纸业的衰退。出走的槽户们有的去了沿海打工,有的加入了夹江当地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的瓷砖厂,还有一些做起了书画纸批发和装裱生意。

全民造纸时代

四川造纸技术在唐宋时期已有较高水平,当时的造纸作坊主要集中在成都平原,以麻、皮为主要原料。明清时期,来自湖广、陕西等外省大量移民迁入四川,其中不乏竹纸工匠,这些人落户夹江竹林遍布的山区后,就地取材,发挥所长,以造纸为业,世代相传。夹江造纸业的兴起是蔡伦造纸术在四川的又一次继承与创新,也是技术移民与当地资源的融合、共生,最后形成产业的开拓典范。 

034.jpg

20世纪以来,在西方工业入侵、抗日战争与集体化等大背景下,夹江造纸经历了数次大起大落。80年代初期,农村土地下放到户,夹江造纸在沉寂数十年之后迎来了又一次发展高峰。

“80年代,刚刚改革开放,土地划到户,大家积极性都比较高,各家各户都抄纸,都赚得到钱。我们那个队有20多户人, 20-30架纸槽在运作,基本上家家户户都在抄纸。”

吴大哥所在的村子——杨湾村,1979年后基本都恢复了家庭造纸生产。到了80年代中期,一个五口之家,一年造纸的利润除供生活与生产开支以外,可结余数千元,这在当时大大超出夹江其他地区粮农的收入水平。

在积极生产的同时,槽户们开始引进一些机械设备,缩短蒸煮、制浆以及焙纸等关键工序的时间,以提高效率。

035.jpg

书法用的夹江黄毛边纸

粉碎机是80年代最早进入村子的,“刚开始一个生产队一部,大家都在那儿打,出点加工费,后面家家户户都有了。它就是一个柴油机带动一个粉碎机,一个柴油机几百块钱,粉碎机千把块钱。最早的时候都没有动力电,只能用柴油机。”

粉碎机因为成本低,体积较小而从较富裕的槽户,普及到所有槽户的作坊。高压蒸锅的引入则略有不同,“那个蒸锅,投入大,一家人抄纸能用多少,一般都是一个生产队有一个,我们就出钱去租”。

粉碎机和高压蒸锅的引进,大大缩短了从鲜竹到成浆的时间,前者代替了脚碓制浆,后者替代了木篁桶锅,成倍地节省了燃料与劳动力。“按照70年代以前,没有用蒸锅之前的方式操作,72道工序,从一棵竹子,到一张纸,需要4个月。有了蒸锅后,今天砍竹子,后天就可以做成一张纸。”1971年出生的马大哥介绍说。除此之外,90年代开始引进的烘柜大大缩短了烘干纸张的时间。

036.jpg

夹江手工纸传人在美国表演抄纸

夹江手工纸传统的确有72道工序。上述技术的改进,除缩短时间,节省人力外,对夹江传统工艺的改变,并未触及根本。抄纸等关键环节,还是纯人工,造出来的纸还是手工纸,或者说还具有手工纸的品质。这和后来机械自动化的制造流水线还完全不同。

从作坊出走,十多年后,回到夹江一家造纸厂做起质检工作的吴大哥回忆起机器纸开始与手工纸相竞逐的年代时说:“90年代中,产量大,价格便宜的机器造纸逐步多起来。但最早的时候,它还达不到手工的效果,因为手工纸讲究的竹帘纹,机器造纸始终做不好。”

但是,这种状况没有几年,到2000年前后,手工纸就被不断改进技术的机器“打败了”。

工业制造彻底崛起

有别于传统的生物分解木质素的办法,80年代初开始引进的高压蒸锅所使用的高浓度化学药品,产生大量超过环境消化能力的污水,到90年代,整个夹江造纸区山间的河流几乎都变成了黑色,河面上浮着一堆堆白色的泡沫,走近一些还能闻到刺鼻的臭味。高山水源的污染造成低地粮农水稻灌溉的难题,1993年至1994年,县政府开始正视造纸产业带来的环保问题,但并未采取强制性措施。

县政府开始鼓励当地槽户集中制浆,集中制浆可以集中处理废水,但因交通成本颇高,以及额外的人力需求增大,一些槽户仍按原来的办法在自家作坊制浆。

马村镇金华村的一位杨姓槽户预感到环保问题,在将来一定会是政府狠抓的问题,他长期在外做宣纸销售的表弟说外地的造纸工厂多已不自己制浆,转而从浆板厂购买浆板进行生产,解决了污水排放的麻烦。发现了商机的杨姓槽户,与表弟计议从外地购买浆板回夹江进行机械生产,1994年他在当地创办了自己的造纸工厂,省去了制浆的环节,节省了大量的时间和成本,这位槽户后来也成了金华村走出去的最成功的企业家之一。

037.jpg

夹江手工纸

90年代,以杨姓槽户为代表的一些有一定资本积累或提前了解了新技术的槽户开始在村里办厂。到2000年左右,造纸机械工艺水平的提高,机器纸的品质也得到提高,为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所接受,进一步挤压了手工纸的市场和利润空间,这是工匠们弃槽出走最直接的原因。 

2003年,夹江县政府下定决心解决环保问题。县政府下令关闭造纸区所有蒸锅,槽户需到指定地点进行原料的蒸煮。与此同时,县境内作为墙地砖生产的主要原料页岩、高岭土矿藏丰富,为夹江迎来了工业经济腾飞的新时代。90年代末,来自广东、山东的外资开始在夹江投资建厂,经过十几年的时间,夹江的陶瓷厂遍地开花。一方面,大规模的工业生产加大了环保的压力,压缩了槽户生存空间;另一方面,到砖厂打工成为了造纸区槽户弃槽出走的一个新选择。

夹江造纸业主要集中在夹江县北部今合并后的马村镇,新的书画纸工厂主要分布在昔日手工造纸较为发展的村寨——这点提示了手工造纸与工业化生产企业的某种内在关联。马大哥介绍,夹江县有十几家这样的书画纸厂,仅他所在村子,就有2家。这些厂的人员规模,比过去家庭作坊大不了多少。比如,一个日产5吨纸的纸厂,只需要10多个人足够轮班运转。相比过去,一个家庭3个劳力一天才能做五六刀纸的效率,机械对手工的优势,堪称碾压。

不过,在马村镇,依然有极少数人家做手工纸。但因为环保和人力成本均大幅增长,手工纸如今越来越稀有了。

038.jpg

没落与繁荣

2018年7月21日,夹江地方政府举办了“中国夹江书画纸产业发展研讨会”。会议强调“工业强县”,也在强调要继承夹江手工纸的文化遗产。两者看似矛盾,实则也合情合理。

夹江书画纸面对的问题,具有普遍性。手工技艺,无论有着多么显赫的背景,在时代的发展面前,都面临两难选择。对此,夹江方面提出了三点解决的办法。

第一, 再度扩大夹江书画纸工业化规模。

第二, 夹江手工纸,从20多年前夹江书画纸的主力,变成一个古老的象征,即从第二产业,调整为第三产业。夹江与乐山大佛、峨眉山等旅游资源毗邻,而夹江本地,除手工纸,还有“夹江年画”,两项都是国家级“非遗”项目,配合今天乡村旅游、游学体验的热潮,有可能让夹江手工纸技艺,在制造收缩后,获得文化的扩散。

第三, 促进技艺的创新和文化传播。无论是手工纸,还是新的机器纸,都需要不断探索,提高品质。夹江手工纸没有沉重的文化包袱,或者说它的“文化”虽根植于过去,但却朝向未来开放。中国很多工艺类“非遗”项目,比其他“非遗”有更好的产业前景的原因,也就在这里。

探访夹江书画纸产业,笔者得到的启发是,手工——机械并非完全对立,传统与现代的相遇,也并非“你死我活”。夹江书画纸产业,手工的退却,并不表示夹江造纸这个优秀传统的没落。技术、经验和资本的结合,是很多传统产业转型成功的条件,夹江书画纸的当代发展再次印证了这一点。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责任编辑  孙铭)


1499359208600723.png

关于我们  |  投稿入口  |  联系我们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友情链接:云南民族宗教网  |  云南民族大学   |   云南民族博物馆  |  城市民族网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云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