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民族中小学生版

大理白族的孝道文化:一个传统理想的当代实践

田野

□  文·图  /  云南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  白清宁

在大理宾川鸡足山镇沙址村做田野调查时,笔者注意到这个正在变化的社区,看上去很和谐,无论是家庭内部,还是寨邻之间,都一派讲信修睦的理想社会的面貌。深入了解,笔者觉得,尽管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其中孝道文化功不可没。因此,这里笔者仅从孝道角度,对村寨家庭和睦、社会和谐、民族团结的状况做初步阐述。

家庭与村落空间中的孝的实践

白族日常生活中的孝道,首先可以从家庭空间观察。尊敬长辈是白族家庭的传统道德,谚语“见老要弯腰,见长要点头”。据笔者观察,白族家庭中,在吃饭的时候,长辈先吃,待其动筷子后,大家才开始吃,即使其暂时忙碌,家人也会一齐等待,第一碗总是晚辈给长辈盛,从不逾矩,孙辈也同样如此敬爱有加。如果自家在吃饭的时候,遇到前来做客或者从门前路过的老人,都要让进屋里,同主人家一起享用。做事情的时候,要先与长辈商量,征求他们的意见。在日常生活中,媳妇和公婆即使有意见不合的时候,作为晚辈也不会顶嘴,只是默默承受,使家庭和谐。祭祀祖先、拜神的时候都要请家中或村寨的年长者来主持。逢年过节,不论儿女们有多忙,住得多远,都会回家看望父母,同其住上三五日。儿孙们总有一个观念是,成年离家尽量要离父母近一点,便于照顾。此外,在白族群众的日常生活中,儿女为父母洗脚的例子也屡见不鲜。

白族村寨绘制的中国二十四孝图 已故国家级白族彩绘传承人李云义,1995 年作于鸡足山脚下 鲍波摄于2019 年 杨森 提供

孝不止于家庭内部,也体现在村寨集体性活动中。

譬如,走在街道上,不会看到有沿街乞讨、无人照料的老人,同时村寨中,年轻人见到其他寨子的老人,也总是礼让有加。当长辈在做事之时,晚辈会主动上前帮忙。家里办红白喜事,都要请老年协会或莲池会中的老人入正座。

在白族传统节日或者春节的接本主活动中,老人也是第一个拜神、行礼而且本人还要接受年轻人的跪拜礼。笔者在沙址村参加了传统白族火把节。据观察,在仪式环节,村内80岁以上的老人之中,要选出两位作为代表,这样的人代表全村去祭火把。据说,其意义在于:一是资格老,二是德高望重,三是寿比南山,四是清吉平安。这两位老人仪式上要念诵一些祝福的话语。内容既有六畜兴旺,风调雨顺,也有国泰民安,祖国繁荣昌盛。

这样的仪式,既弘扬了白族传统民俗文化,也将孝亲敬老的理念深深融入其中。

老人被尊重,村落里人人敬老。村落里因为孝敬老人而和谐,有序。老人去世,晚辈通常要念诵经文,此时庭院里围满前来观礼的人们,这样的仪式最能评价子女是否孝顺。

另外,村民自治组织也以各种方式弘扬“孝道”。在村落空间,孝不仅仅是一个传统观念,也是当代实践,过上现代生活的白族人,找到了把传统孝道与现代生活结合的方式。

村委会结合老年人的实际,大力弘扬孝道文化,除了过节送慰问品以外,还不定期举办一些活动来增进青年人与老人的感情。为了推进全民践行孝文化,在这些活动中,除了青年人载歌载舞与老人们一起欢度佳节之外,还有村民们自发为老人理发、镇上的卫生院工作人员为村民们提供义诊等服务。村中在开展党员活动的时候让儿子儿媳给老人洗脚,或者家人不在的由党员帮洗。这些活动卓有成效,在群众中蔚然成风。

洱海地区白族民间故事和歌谣中的“孝”

白族的孝道,作为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体现于许多民间故事中,构成了白族孝道文化的某种典范。

白族人是生活在熟人社会中的群体,在邻近的村寨,虽然村名不同,但只要是一个镇上的就没有不熟悉的,这些“重要的他人”在孩童们还年幼时就讲顺亲孝老的故事,并把“不肖亲”“败家子”的标签贴在越轨行为者的身上。

如在《贤妻劝夫》中,对不孝丈夫苦苦规劝。“父母把你喂养大,老了靠你来侍奉,偏偏你是败家子,还能靠谁人?乌鸦还有反哺意,羔羊也有跪乳恩,丈夫你不如禽兽,白在世间生。”(大理白族自治州文化局编:《白族民间歌谣集成》)

这些故事,在民间故事集中占了不小的篇幅。

另外,白族当地的歌谣中,也经常讲孝子的故事。比如,为了孝养父母,儿女们除了以勤劳的田间劳动报答,然后就是利用田间地头的空余时间来学习书本上的知识,中国传统的农家观念就是盼望子孙出人头地,而唯以读书,以此改变自己的命运,给予父母更好的生活,这也正是“中孝”的体现。

例如在《白族民间歌谣集成》中就收录了这样的歌谣:

渔樵耕读(一)

世上生我捉鱼人,渔网鱼篓背在身;天天下水去捉鱼,养活老母亲。/世上生我砍柴人,东方未白登山门;栗柴杂木砍回来,供给灶窝门。/世上生我种田人,赶牛耕田忙不赢;赶快耙好庄稼地,种金又收银。/世上生我读书人,又写又算很专心;人说一字千金价,莫把我看轻。

白族民间信仰中的“孝”

白族的孝文化,另一个重要体现是白族的民间信仰活动。

在宾川县鸡足山镇白族聚居区,深受佛教文化的影响,同时该镇是儒释道合一的代表。

在儒家经典中,孔子、曾子作《孝经》曰:“不爱其亲而爱他人者,谓之悖德;不敬其亲而敬他人者,谓之悖理。”从孝的内容、方式,孝对家庭、国家、社会的不同功能及社会上不同阶层孝的差别等方面做了论述,使中华伦理道德中的这一项内容更加完备,由“孝行”上升到了“孝道”。

佛教主张出家清修,超越尘世,似乎与孝无关,但事实并非如此。佛教不仅将孝敬父母作为做人的最重要品性之一,而且还要求僧众不只是在身体上孝敬,更要在生活品质上孝敬,做大孝。

譬如,鸡足山九莲寺中的一位师父,其母家居住在离此地60多公里的大理市,因母亲病逝,她特地赶回家中为母亲奔丧超度,祭奠亡灵半个月。在家母生前,她也经常回去探望,虽不能在堂前尽孝,但一直恪守孝道。而佛教孝道观在强调子女对父母的孝养的同时,还强调父母对子女的责任和义务,注重父母应当教育和培养子女,以使其健康成长,家脉永续。

而在道教经典《太上老君说报父母恩重经》中,孝道故事就更多了,本地文昌宫列有几位道教代表思想家,而村寨内的老年文化活动就在其内展开,比如在2019年“九九重阳节”,由沙址村委会举办的敬亲孝老活动就在此地。

白族本主信仰,是一个较为复杂的系统,不过,在沙址村一带,他们的本主,与鸡足山佛教有关。鸡足山相传是迦叶尊者的道场,鸡足山的本主,就是他的两位侍者,因功行显赫,且能保境安民,有求必应,感化人心,所以被封为“九天玄化三峰辅国鸡足灵帝护法本主安邦大、二王”。

此外,莲池会和洞经会也对孝道的传播有促进。

莲池会是以崇拜观音为主的祭祀众神的中老年女性组织,人们通常视其为佛教信徒的一个民间组织,而入会的要求就是心地善良、品性端正、孝敬父母、为人亲和,入会后还要求行善积德。而他们念诵的经文,有《报恩经》《送母西归经》《生儿拜祭经》等,都跟孝道有关。其中不乏劝世人报慈爱之恩、善恶报应的词文。

洞经会以男性成员为主,被认为是很高雅的组织,成员大多为退休知识分子,他们的目的是修养心性,也是老有所乐。如何修身?即为添子孙之福和养身心之精神,通过“忠孝、仁义”之“家”的伦理,和“尊亲”的孝道践行,他们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种精神气质,将无声无息地感染青年人。

结 语

学者李丰春对白族孝文化,做这样概括。他分小孝、中孝与大孝。小孝即孝父母之身,也就是在吃喝供养方面。比如,父母生病了,让父母及时就医,在床前端茶倒水,嘘寒问暖。父母年老了,对父母承欢膝下,不离不弃等。

中孝,是孝父母之志,就是立功建业、考取功名,在事业上飞黄腾达,完成父母没来得及完成的志向等。

而大孝就是移忠于孝,为国家尽忠,为社会发展做出贡献。(李丰春,《白族孝文化研究》)

从白族孝文化实践看,这种区分有一定道理。笔者认为,白族的孝文化,跟白族文化一样,比较有包容性,其中一个很重要的表现,就是孝的内涵,被极大扩展。比如,孝,扩展至村落空间,孝就是普遍的敬老——既有观念也有习俗,还有当下的时间;孝扩展到社会、国家的层面,就跟忠、义有关。儒家讲孝,有时被误解,以为只是强调小家庭内部的秩序和规矩,实际上,儒家强调的是推己及人,认为只有孝亲,才进而能够对社会、他人有种种亲善的表现。换句话说,孝就是社会和谐的家庭根基,孝不是要以邻为壑,各私其家,而恰恰相反。在这点上,白族村落表现出来的和谐、团结,就是我们孝道理想的一种实践方案。当然,放眼云南,这样的村落文化,还不局限于白族或者某个民族内部,这是云南一笔丰厚的文化遗产。

(责任编辑  刘笑)


1499359208600723.png

关于我们  |  投稿入口  |  联系我们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友情链接:云南民族宗教网  |  云南民族大学   |   云南民族博物馆  |  城市民族网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云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