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民族中小学生版

陆生雄:逐梦,让我活出不同

人物

□  文  /  智苗

010.jpg

陆生雄正在授课

陆生雄,身材不高,衣着朴素,带着浓浓的文山丘北口音。他不是公职人员、不是企业家,也算不上知名学者,放在人群中,的确一点都不起眼。可接触久了,朋友们都发现这个壮族男子,内心住着一个逐梦的灵魂。他一直在不断地追逐着梦想,显得和别人很不一样。

011.jpg

陆生雄第一次接触的《壮汉词汇》为广西民族出版社1984 年出版

31岁,启动梦想

31岁以前,陆生雄就是个普通人。

出生于农村,一路奋斗到大学,毕业后开始工作,然后不断地跳槽、换行业。10余年间,做过教育文化培训、网站设计开发、酒店与餐饮管理、文化传媒、物业管理、保险销售等10多个行业。每个行业他都做得不错,但他始终觉得还差点什么,心中没有踏实感。

2015年4月20日,陆生雄清晰地记得,就是在这一天,他误打误撞加入了一个“壮文初级班QQ群”。这个群里有一帮壮文学习爱好者,大家相互鼓劲,交流壮文学习的方法、路径与心得。陆生雄欣喜若狂,一种强烈的感情在内心涌动。

那一夜,过往31年里的很多人生片段,迅速地在他的大脑里被串联起来。

17岁时,他无意间翻到一本陈旧的“古书”——广西民族出版社1984年出版的《壮汉词汇》,才知道壮族有本民族的文字;18岁时,他自学壮文,萌生出停学一年到广西学壮文的冲动;30岁时,已升任公司副总的他,一看到壮文就觉得特别亲切……在有意无意间,壮文就像一块磁石,一直吸引着陆生雄。

与很多少数民族一样,壮族在新中国成立前没有统一的民族文字。直至1955年12月,经专家学者们多年的调研整理后,才创制出以壮语北部方言为基础,以武鸣音的壮语为标准音,采用拉丁字母为形式的壮文。1957年11月29日,国务院通过了壮文方案,并批准在壮族地区试点推行。至此,壮族才有了统一、正式的文字。

上世纪80年代初期,文山州丘北县曾在县里推广过壮文师资培训班、壮文扫盲班和壮文幼儿学前班。但因历史原因,1989年以后,壮文教学在丘北一度中断了很长时间。陆生雄恰好成长于这段时期,因为资源匮乏,一旦碰到,他就更加珍惜。

随后,陆生雄开始痴迷地学习壮文。他每天六点起,深夜一两点睡,除了睡觉、吃饭和工作外,他的所有时间都用于学习壮文。他每天关注、记录壮文群里的聊天内容,反复揣摩弄清每一个单词的发音规律,仅仅两周,就有了丰硕的收获——掌握了壮文和布依文的拼读与书写。

在学习过程中,陆生雄发现对于云南壮族而言,目前全国推行的标准《壮文方案》在教学中存在两个问题。首先是现有教材多服务于校内的教学体系,以专业教学为主,学术性很强,但对普通壮文爱好者而言,实用性有些不足;其次是不同地区的壮语发音与标准的壮文发音略有不同,需要学习者找到家乡方言与标准发音的对照方法。

陆生雄决定自己解决这两个问题,他注入心血寻找学习壮文的窍门,并决定将自己的学习方法推广出去,让更多喜欢壮文的人轻松地学会壮文。于是他开始通过自编壮文培训教材、因地制宜地授课,在云南地区推广壮文。

012.jpg

陆生雄展示民源坊的民族服饰产品

32岁,实践梦想

2019年11月30日,第13期云南(河口)壮文公益培训班如期在红河州河口县举行。陆生雄和往常一样,在课堂上讲解了壮语文字各支系发音、单词组成、壮文字拼写规则、语法基础等相关知识,并组织开展壮语歌曲探讨交流活动。

两天的培训,陆生雄作为唯一的培训讲师,不收一分培训费,学员们都是自愿报名,只需自理食宿。这样的公益培训,他从2016年10月开始,已经坚持了三年多。

30多岁的人聊梦想,大多务虚。生活、家庭、工作三重重压,甚少有人敢不顾一切地采取行动。陆生雄却大为不同,对他而言,梦想就是用来实践的。

13期的壮文培训,学员人数从十多人增长到两三百,培训材料从两页纸变成一本近200页的书籍,培训地点从丘北到文山州内多个县市,再到省内屏边、河口和省外广西西林等地。陆生雄带动两千余人学习壮文、爱上壮文,包括对壮文感兴趣的外国友人。

如此长久的坚持与付出,也让不少人疑惑,陆生雄究竟是为了什么?碰到这样的问题,他会解释:“以前是在做工作,现在是在做事业。”事业之所以不同于工作,是因为梦想出自真心,无法用世俗的标准衡量。

起先,陆生雄只是单纯地想要推广壮文,但随着思考加深,他开始有意识地参与到壮族文化研究和传播事业中。

2015年6月初,他创建了“壮族文化传承与保护交流微信群”,群员超过400人;2016年元月,他开通了微信公众号“壮乡勐僚”(后改名为“遇见壮乡”),粉丝超过6000人;2017年3月,他联合丘北当地壮语原创歌手何季明一起创建壮语有声电台“壮乡之声”,每周开播1期,至今已播出77期。

三个平台的内容涵盖面很广,囊括壮族历史、传说、习俗,壮乡新闻、景色、经济等多个方面,已成为壮族文化的优质传播渠道。

陆生雄本人也获得了更多社会层面的认可。2017年7月他受邀参加广西壮族自治区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2017年壮语文新词术语评审”工作;2018年3月,他被60多家媒体报道,赞其是“云南民间推广壮文化使者”;2019年,他受文山州中级人民法院委托,翻译了6万余字的法律法规。此外,陆生雄还担任了文山州壮学发展研究会常务理事、丘北县壮学会常务副秘书长等职。

013.jpg

陆生雄展示民源坊自产的壮族土布

35岁,梦想升级

在个人取得了一些成绩后,陆生雄开始思考如何以一己之力让壮族文化传播得更远。经过几年的探索,他认为与市场脱轨、没有经济“活水”注入,是阻碍壮族文化传播的一大问题。

陆生雄的这一判断与丘北县壮族文化爱好者、创业人士何英连不谋而合。2018年8月,何英连力邀陆生雄一起创办云南民源坊服饰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民源坊”),并担任公司总经理,负责公司全面工作。

“这个是壮族水竹花伞,这件是壮族火草衣,这两套是壮族婚服……”在民源坊内,陆生雄向我展示了不少壮族文化产品。

目前,壮族水竹花伞是民源坊的主打产品之一。陆生雄手里的花伞,以黑白两色为主,伞骨为竹、伞面为手工纸,绘有水竹花、蝴蝶、喜鹊等图案。陆生雄介绍,丘北壮族新娘出嫁时一定要打水竹花伞,而制作这样一把伞前后需要80多道工序,该制作工艺拥有300年的历史,属于省级非遗项目。但在丘北会制作花伞的匠人越来越少了。“每多销售一把,就为传承多出了一份力。”

在民源坊的这一年里,陆生雄的视野不再局限于壮族文化,他的梦想不断升级。目前,他计划花几年时间,深入挖掘文山州境内少数民族的文旅、文创产品。

这个计划已经在实践中。在民源坊三楼的服饰展示厅内,除了壮族服饰,还陈列着苗族、彝族、白族、回族、瑶族等民族的服饰。

014.jpg

▲民源坊生产的壮族水竹花伞

就在采访当天,陆生雄、何英连二人还特意请来一对老夫妻作引荐人,花了两个小时,到丘北县平寨乡一个汉族聚居的纸厂村里了解构树皮造纸。

“这边的造纸工艺来自南京,有几百年的历史了。”陆生雄在路上显然很兴奋,他虽然是平寨乡人,也知道纸厂村,但这还是第一次从调研的角度去了解当地的构皮造纸技艺。

“构皮造纸需要72道工艺,煮树皮、碾料、造糟水、捞纸、压榨、晒纸、揭纸、数纸、剪纸……”围炉而坐的老人们,与陆生雄倾心交谈,陆生雄边听边记,认真而专注。

1984年出生的陆生雄,今年已经36岁了。从31岁学习壮文到32岁推广壮文再到35岁开始关注文山州内少数民族文化,他的梦想在一步步升级。作为一位年过三十还敢于追逐梦想的男子,他有勇气、有胆识、有坚守,与大多数人相比,真是与众不同。

(本文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责任编辑  王菁)


1499359208600723.png

关于我们  |  投稿入口  |  联系我们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友情链接:云南民族宗教网  |  云南民族大学   |   云南民族博物馆  |  城市民族网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云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