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民族中小学生版

见面与送礼:中央西南民族访问团在云南

岁月

□  文  /  河北师范大学中国共产党革命精神与文化资源研究中心  宁玲姿

见面

1950年8月6日,46人组成的中央西南民族访问团第二分团在团长夏康农、副团长王连芳率领下抵达昆明。在昆明扩充人员至70余人后,这支肩负“毛主席和党中央”重托的访问团,第一站就到了石林的尾则。(《云南民族调查史料钩沉 1950-1965》)

王连芳副团长后来回忆说,“那一天,出乎我们意料,当地五万多各族兄弟姐妹身着节日盛装前来欢迎,大家奔走相告:‘毛主席派亲人来看我们了。’”

有些人为了见访问团,步行百余里,风餐露宿。他们“就是要看看毛主席派来的访问团,听听毛主席的代表说些什么”。

“代表”们都说一些什么?“我们转达了党中央、毛主席对各兄弟民族的问候,宣传共产党反对民族压迫、反对民族剥削,实行各民族一律平等的政策,号召各民族人民团结起来,当家作主,共同建设祖国……”王连芳回忆说。

对历史上经历了民族隔阂和压迫的绝大多数少数民族同胞来说,访问团宣讲的这些内容,是他们从未听过的声音和主张。但不容忽略的是,传递这些内容的载体和方式也极为重要。正如王连芳回忆中,这些各族同胞确实怀着极大的热情,想亲自看看“代表”的样子,亲耳听听他们的声音,甚至尾随访问团一起“访问”。

王连芳提到例子。访问团走到墨江时,一个母亲带着十四五岁的儿子一起来看访问团。第二天行进到另一处时,这对母子又跟着来。第三天都南下至通关,这对母子还在。这才引起了访问团的注意。

他们一身单衣,忍饥挨饿地跟着,其原因除了访问团所呈现的文艺活动吸引了少年,还因为访问团上下给他们母子留下值得亲近与信赖的印象。后来,一个访问团警卫战士拿出仅有的衣服给这对母子,并把被子让给了他们母子。访问团离开通关时,这对母子才依依不舍地离开队伍。(王连芳:《云南民族工作回忆》)

送礼

各民族群众除了通过访问团的一言一行,想象“新中国”,感受他们所代表的“党中央”“毛主席”的温暖,还通过访问团赠送的礼物,体会访问团和新政权的真诚与情谊。

访问团肩负有疏通民族关系的使命;而当时的民族关系,因为历史原因也确实需要疏通和重塑。而这一过程中,赠送礼物这个充满人情味的安排,发挥的作用不容忽视。

这些礼物有很多方面,大部分是实用物品。据亲历者回忆说,有茶、绸缎、布匹、针线、彩线、小镜子、盐巴等少数民族喜欢的用品和食品。这些物品,以今天的经验很难理解它们的意义。但在交通困难、物资贫乏的年代,这些需要外部输入的物品却异常珍贵,以此作为礼物,有着事半功倍的效果。——1950年代之前,很多民族学家在少数民族地区调查,就经常用这些礼物疏通人际关系。中央访问团的工作显然也吸纳了一些有益的经验。实际上,在当时的云南,上述这些生活必需品对政府而言,也是不小的负担。(王连芳:《云南民族工作回忆》;江山:《回忆西南民族访问团》)

在云南民族地区,尽管各民族文化有一定差异,但礼物却普遍具有双重功能。一方面是诸如生活必需品这样的实用功能,另一方面它还具有一定的象征功能,象征了被尊重、被关爱,还象征了赠送礼物者懂礼、真诚等等内涵。个人与个人之间物的功能如此,国家与个人之间也如此。各民族同胞通过礼物的互动,通过与访问团面对面的交往,理解了成立不久的共和国,理解党关于民族关系的新主张。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访问团赠送礼物的场合,通常都是在数千、甚至数万人参加的群众大会上。显然,在这样的场合赠送礼物与在别的场合,其意义也不同。我们不妨看看当时的情形。

(1951年1月14日,武定,访问团领导宣讲党的民族政策后)“在《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歌声中,访问团向各族人民赠送礼物,45位各民族代表喜气洋洋接受礼物,全场沸腾。”(《苗族通史》第四册,第161页)

把礼物展示出来,先是访问团的精心设计,而后则是收到礼物的群众感谢、自豪等复杂情感的宣泄。“(在石林)老百姓第一次收到来自中央的礼物,又高兴又感动,让代表们抬起访问团送的礼物绕场一周,给大家一块看看。”

抬礼物的各族代表甚至跑到主席台,对访问团说,“我们只送了一些土产,与毛主席送我们的布匹相比就太差了。”有一位彝族老人更是由这些礼物联想到民族关系的历史性转变:“自从盘古开天地,只有彝家下山给官家服役缴粮,哪有官家上山给彝家送礼的,世道真的变了!”(王连芳:《云南民族工作回忆》)

回礼

人类学家说礼物的流动,不是单向的,而是双向的,而且停不下来。在访问团向各族群众赠送礼物时,各族群众也向访问团,以及他们身后的党中央、毛主席赠送了礼物。

事例很多,我们列举一二,感受下礼物互动后情感交融的场面之火热。

在武定,“当苗族代表将自己民族的衣服,给访问团夏康农团长、王连芳副团长和张冲副主席穿上身时,人们喜笑颜开,全场欢呼不绝。”(《苗族通史》第四册,第161页)

石林的场面与武定类似。有代表给毛主席和朱总司令各送了一套撒尼服装,并希望毛主席穿了照张相片,寄给他们看看。另外给毛主席的礼物,还有各类民族形式的旗帜、各色礼服、松子、葵花籽、蜂蜜、油鸡枞,以及30来只活鸡和16头山羊。这些礼物,堆满了舞台的后台。(王连芳:《云南民族工作回忆》;《王连芳传》)

在元阳,哈尼族群众送来竹筒装的哈尼豆豉,用大红纸包着,上面端端正正写着“送给阿波毛主席”。在盈江,各族群众送给毛主席的礼物,还包括一头大象——这头大象后来和其他一些动物运到昆明,饲养于圆通动物园。

各族群众赠送访问团和毛主席的礼物,内容不拘一格,体现了他们的真情实意,和对党中央、国家的朴素理解,也印证了访问团赠送礼物这个行为,确实像周总理说的那样能够“以心换心”,消除隔阂。

锦旗 也是礼物

在众多的礼物中,访问团制作的纪念章、锦旗等文化物品比较特殊。它们相对不那么实用,但却因为印有毛主席的像、印有毛主席和其他中央领导人的话语而获得了更直观的“代表性”。

前面我们说,为亲眼见到访问团,各族同胞经常不畏险阻,其原因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他们代表了党中央、毛主席,他们是“毛主席派来的代表”。

纪念章、锦旗和访问团以及他们的宣讲活动,都有“代表性”,都是传递中央声音,展现国家意志的方式,它们互相配合,才有中央访问团的成功。不同的是,纪念章、锦旗是给各族群众或代表的礼物,可以收藏,可以做永久的见证,所以被赠予这样的礼物,比见到访问团又更具殊荣。

 如果进一步考察这些文化象征物的内容(纪念章比较具体,这里暂不提),我们会对它们的意义有更进一步的理解。以锦旗而言,主要内容是毛主席的题词。这个题词比较著名,我们得从它诞生的过程讲起。

1950年6月,访问团筹备期间,中央西南民族访问团团长刘格平(时任中央民委副主任委员)向毛主席汇报工作时,提出请主席题词的愿望。毛主席欣然同意,并以此作为“少数民族同胞的礼物”。

“毛主席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书桌前,聪明机智的田家英早已让工作人员准备好笔墨纸砚,李维汉、刘格平、赛福鼎也站起来,立即跟了过去。毛主席拿起毛笔,轻轻蘸墨,略一沉吟,立即挥毫题词。刘格平一看,主席的题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各民族团结起来’这14个大字,苍劲有力。”(降边嘉措:《周恩来对新中国民族工作的特殊贡献》,《中国民族报》)

返回中央民委后,刘格平等人立即派专人将题词送到琉璃厂精心裱装、印制。随后,这个礼物被中央访问团带到了中国西南、西北、中南、东北内蒙古等四个不同的访问地区,推进了民族工作发展,推动了民族团结进步。

“中华人民共和国各民族团结起来”这个后来广为传播的话语,当装裱为锦旗,并作为礼物传递到少数民族代表手中时,因为增加了文字符号,使之和其他礼物有所区别。

一方面这面锦旗等于毛主席亲手送的礼物!另一方面民族团结的号召由最高领导人发出,从云南少数民族的历史、文化和心态看,这样的号召不仅会被相信、认同,而且还被坚定地捍卫。而且,我们应该看到,对国家领导人话语的发自内心的认同,实际上就是对国家的认同——国家是抽象的存在,通过人建立起对国家的情感和认同,这点并不难理解。

访问团在送出去各种锦旗等礼物时,也收获许多文字性礼物。有的向中央“献旗”——“献给中央委员会:苗彝同胞得解放,赤诚感谢共产党”;“献给毛主席:你是太阳,照耀着苦寒的边疆”;“献给中央访问团:辛劳跋涉,为民造福”,“不辞千辛万苦,惠我少数民族”,“友爱的访问,扶助的兑现”。(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博物馆编:《民族文物研究》)

这些锦旗、标语也是各式各样。访问团在丽江区,赠送了毛主席和其他中央领导的题词、锦旗、纪念章和书籍画报、布匹、针线、日用品等礼物。接受的礼物中有一面锦旗,是丽江区十三县各族代表团敬献,上面一共绣有七种文字,另有一条锦幅,上面有丽江各族群众两万五千人的签名。(《中国民族问题资料·档案集成》,第104卷,第595页)

最后有必要简单回顾下中央访问团在云南的工作。访问团从1950年8月6日开始工作,到1951年5月全部结束,历时10月。访问了宜良(原有专署)、丽江、大理、保山、楚雄、思茅(普洱)、蒙自,以及后来建州的怒江、迪庆、西双版纳等几个专州。访问了路南、丽江、碧江等等42个县(设治局),往返行程2万里,整理70份近80万字的调查材料……(胡鸿章:《回忆中央访问团云南分团》)

应该说明的是,访问团组织比较完备,全团分4组,分别是文艺组、服务组、联络组、秘书组,按照调查研究的内容,可分为政治组、经济组、文教组、资料组、记者组和展览组。访问团成员各有分工,各司其职,所到之处都进行了深入细致的工作。(《云南民族调查史料钩沉 1950-1965》)比如,有一则资料说,截至1951年1月31日(此时访问团工作还未结束),文艺组演出52场次,观众14.1万人;放电影56场,观众29万人;办展览27次,观众23.8万人。(《苗族通史》第四册,第160页)

(责任编辑  刘笑)


荐 读

云上花开
一家人,过日子
婆娑世界
大美云南

1499359208600723.png

关于我们  |  投稿入口  |  联系我们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友情链接:云南民族宗教网  |  云南民族大学   |   云南民族博物馆  |  城市民族网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云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