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民族中小学生版

跋涉千年的罗姆人

国际

331.jpg

文 / 谢国先

任何传统与习俗,不论拥有多长历史,也不论它在一个民族心目中享有多么崇高的地位,都只能在有利于这个民族今天和明天的生存和发展这个前提下加以保留和传承。盲目自信、故步自封、因循守旧、我行我素的做法最终只会导致自我消亡。

罗姆人是一个历史悠久且灾难深重的民族。他们在这个世界遭受的误解和歧视,恐非其他民族所能比拟。

罗姆人一般被称为吉普赛人。但这个民族自称为罗姆。在罗姆语中,罗姆的意思就是人。但其他民族过去都不称他们为罗姆人,而是给他们安上别的名称,不同的他称都体现出其他民族对罗姆人历史的误解。比如,英国人以为他们来自埃及,故称他们为吉普赛人。“吉普赛人”这个称谓就是“埃及人”一词读音的变化形式。直到现在,吉普赛人仍然是许多人对罗姆人的普遍称谓,但在罗姆人看来这一称呼带有贬义。法国人一般认为他们来自波西米亚地区(现属捷克),就称他们为波西米亚人;但雨果在《巴黎圣母院》中也称他们为吉普赛人。俄罗斯人则称他们为茨冈人。德国、阿富汗、阿尔巴尼亚、希腊、伊朗、乌兹别克斯坦、斯里兰卡等国都有自己对罗姆人的称呼。

现在,罗姆人散居于欧洲、美洲和亚洲多个国家,总人口约有八百万至一千万。在欧洲,罗姆人多达数十万的国家包括西班牙、罗马尼亚、土耳其、保加利亚、捷克、斯洛伐克,前南斯拉夫各国,匈牙利、法国等。其余欧洲国家,如意大利、希腊、德国、葡萄牙、俄罗斯、乌克兰等,各有数万至十余万罗姆人。

罗姆人有自己的语言,但方言居多,各方言之间不能沟通。现在,许多罗姆人已经不用罗姆语而改用他们所在地方或国家的语言。他们过去没有固定的住所,而是乘坐大篷车到处流动,从事的职业有贩卖牲口、修补器皿、表演歌舞、看相算命等。

罗姆人一般都信仰所在地方或国家的宗教。巴尔干半岛各国的罗姆人主要信仰伊斯兰教。俄罗斯和乌克兰也有罗姆穆斯林,他们是来自巴尔干半岛的罗姆人后裔。西欧和美国的罗姆人多信基督教。埃及的罗姆人既有穆斯林,也有基督徒。同时,罗姆人还保留他们原有的性力崇拜,通过神的配偶去实现敬神目的。

罗姆人的社会活动严格受源自印度教的洁净律所支配。人、事、物都有洁净与不洁之分。以人而言,下体不洁;以物为例,裤裙不洁;以事为例,分娩不洁,死亡不洁。要变不洁为洁净,就有许多习俗和仪式。保持洁净才能维持平衡,即达到万物有序的状态。违犯禁忌即是污染。污染导致不洁和失衡。一旦有人犯禁,就要由长老法庭裁判,让当事人经过短期的或者永久的隔离以恢复洁净。

流离,罗姆人的迁徙罗姆人认为,一个罗姆人必须有罗姆样。罗姆样,可理解为罗姆人的精神、文化和规矩。

罗姆人独特的生活方式根源于他们的一段惨痛历史。

罗姆人的祖先原来居住在印度北部今印度和巴基斯坦交界处的旁遮普一带。公元10世纪时,穆斯林多次侵入印度北部。战乱和饥荒迫使他们向外迁徙,经过阿富汗、伊朗、亚美尼亚、土耳其等地,13世纪到达东欧。在奥斯曼帝国统治的巴尔干半岛,罗姆人被当做奴隶。也有部分罗姆人作为奴隶随蒙古军队入侵欧洲。14世纪末,大量罗姆人从多瑙河南部北上。

15世纪时奥斯曼帝国征服巴尔干半岛,一些罗姆人不得不继续西迁,并最终到达西欧。

1332年,爱尔兰天主教方济各会的一位修士在希腊克里特岛上的伊拉克利翁城外遇到一群流浪者,他称他们是“该隐的后人”。这大概是罗姆人出现于欧洲的最早记录。1360年前后,希腊克基拉岛上用罗姆人当奴隶建立起一个采邑,该岛的罗姆人都隶属于这个采邑。

另有一些罗姆人经叙利亚到达北非,然后于15世纪跨过直布罗陀海峡进入西班牙。

尽管罗姆人自己也是逃离欧洲东南战火的难民,但他们还是被西欧当地人视为奥斯曼侵略者的组成部分,有人还说罗姆人是土耳其人的间谍。在西欧,对罗姆人的迫害和清除就这样开始了。罗姆人的职业之一是看手相算命,所以教会也把他们跟巫术相联系,敌视他们。随着时间的推移,欧洲当地人对罗姆人的指控也越来越多,就连黑死病也被说成是罗姆人(以及犹太人)带来的。直到近代,英国、法国和西班牙都曾驱逐他们,或者干脆把他们流放到这些国家的殖民地。这就是美洲最早的罗姆人的由来。

332.jpg

受难,罗姆人的记忆

由于特殊的流浪生活,所以罗姆人进入欧洲之后,当地人对他们先是好奇,但这种好奇很快就转化为仇视。在拜占庭帝国,罗姆人是国家的奴隶,这种情况在塞尔维亚和保加利亚直到15世纪中期奥斯曼帝国征服时才结束。但在瓦拉几亚(现属罗马尼亚)和摩尔达维亚,把罗姆人当奴隶的做法直到19世纪中期才被法律禁止。

由政府指挥对罗姆人进行迫害的一个典型,是1749年对西班牙罗姆人的大搜捕。国王下令在全国范围内突袭罗姆人,将所有能干活的男子都驱赶到强制劳动的集中营。

罗姆人遭受歧视和迫害,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尤为严重。1935年出台的《纽伦堡法》剥夺了生活在纳粹德国的罗姆人的公民权,随后他们被监禁,在灭绝集中营内被屠杀。这种政策后来在纳粹德国的占领区也加以实施。纳粹德国的盟国,如克罗地亚、罗马尼亚、匈牙利,同样如此。由纳粹党卫军和警察组成的游杀队在德国秘密警察的指挥下,在德军占领的东欧和苏联屠杀种族上和政治上的敌人,受害者就是罗姆人、犹太人和苏联党政官员。据估计,二战期间被杀的罗姆人少则20余万,多则150万。因为战前并不存在罗姆人的人口统计数字,所以无法查明受害者数量。在中欧被纳粹德国占领的波西米亚和摩拉维亚保护地,对罗姆人的屠杀如此彻底,连罗姆语其中的一种方言即波西米亚罗姆语,也灭绝了。

战争时期对罗姆人的迫害和屠杀与和平时期对罗姆人的强制同化是交替进行的。

1619年,西班牙就开始对罗姆人实行同化政策。罗姆人被强制定居,不许说罗姆语。罗姆男人和女人被送到不同的作坊,他们的孩子被送到孤儿院。1873年颁布类似禁令,不准罗姆人保持游动生活方式,不准说罗姆语,不准穿罗姆衣,不准罗姆人买卖马匹,不准罗姆人从事其他物品的巡回贸易。

18世纪中后期,统治波西米亚的哈布斯堡王朝曾发布一系列命令,试图迫使罗姆人长期定居,还不准罗姆人拥有马和马车,将他们命名为“新公民”,无业男孩全部充军,罗姆人必须到当局登记,还禁止罗姆人互相通婚。后来还禁止罗姆人穿他们的传统服装,禁止使用罗姆语,违者将受鞭打。

挪威于1896年颁布一项法律,允许国家把罗姆儿童从他们父母身边带走,安顿在国家开办的机构中。20世纪有1500个罗姆儿童因此与父母分离。

二战以后,在保加利亚、希腊、意大利、罗马尼亚、塞尔维亚、斯洛伐克、匈牙利、斯洛文尼亚、科索沃等国家和地区,对罗姆人的歧视和同化并行不悖。

保加利亚禁止使用罗姆语,禁止公开表演罗姆音乐。

捷克斯洛伐克甚至将罗姆人贬为低等人,1973年起强迫罗姆妇女绝育以减少罗姆人口。这一政策通过利诱、欺骗等手段加以实施。2005年,捷克的一份官方报告称,当局曾对罗姆妇女实施强制绝育以控制罗姆人的出生率。德国、挪威、瑞典、瑞士都曾对罗姆人实行强制绝育。

2008年,因为一位妇女被来自当地罗姆人营地的男子谋杀,意大利政府宣布罗姆人是对国家安全的威胁,要迅速对流浪者采取紧急行动。政府官员指责说,罗姆人导致城市犯罪率上升。

2010年,法国当局拆除了罗姆人的50多个非法营地,开始将这些罗姆人遣送回他们此前生活的国家。

2012年,比利时的一家杂志这样评论:在4月8日,即国际罗姆日,处境堪忧的欧洲1200万罗姆人多半没多少好庆祝的。贫困不是他们的唯一愁苦。族际紧张日益加深。2008年,在意大利,罗姆人营地被政府部门袭击;在匈牙利,带有种族主义倾向的议员照例威胁罗姆人。2011年9月,数千保加利亚人走上街头,呼喊口号:“把吉普赛人做成肥皂!”1993年,瓦茨拉夫·哈韦尔(剧作家,1993-2002年任捷克共和国总统)预言:“如何对待罗姆人,是对民主制度的检验。”

333.jpg

孤立,罗姆人的境遇

在艺术领域内,与实际生活中对罗姆人的歧视和排斥行为相反,人们对罗姆人爱好自由的天性赞颂有加。雨果笔下的爱斯梅拉达、墨西哥电影《叶塞尼亚》中的叶塞尼亚、印度电影《大篷车》中的妮莎,都是善良、纯洁、自然和美丽的化身,都是文学中的罗姆女性的典型。罗姆人在普希金的《茨冈人》中也是一个热爱和平与自由的民族。

罗姆音乐在中欧和东欧许多国家(如匈牙利、罗马尼亚、克罗地亚、波斯尼亚、塞尔维亚、保加利亚等地)具有重要地位。罗姆音乐家的风格和表演影响了欧洲古典作曲家如李斯特、勃拉姆斯等。

罗姆人的铜管乐队享有盛名。罗姆人的音乐也对欧洲的波列罗舞曲、爵士乐、弗拉门戈舞曲产生了重大影响。

不论是欧洲音乐对罗姆人音乐的实际借鉴,还是世界文学对罗姆人形象的浪漫表现,都无法抵消或缓和西方世界历史上乃至现实中对罗姆人的普遍歧视。现在,许多国家的罗姆人都成立了自己的组织以维护其生存和发展的权利。

罗姆人称自己为“罗姆人”,意思是“人”;罗姆人称自己群体之外的人为“加杰人”,意思是“土包子”、“乡巴佬”,甚至是“野蛮人”。这样一种带有文化意义的、对自我与他者的群体区分在许多民族的语言中都可以找到,所以不足为奇。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种区分不利于各民族的相互联系和平等共存。

有人说民族的就是世界的。以罗姆人问题来衡量,这个论断值得怀疑。世界可以接受罗姆人的音乐,但不能接受乘坐大篷车漫游天涯的罗姆人。

尽管现在绝大多数罗姆人都已定居,但他们受教育程度低,其意识形态和生活方式与所在国家和地区的主流文化仍有很大冲突。在不断变化的世界中,任何一个民族要生存、要发展,就必须不断调整自己的生活方式以适应变化了的世界。任何传统与习俗,不论拥有多长历史,也不论它在一个民族心目中享有多么崇高的地位,都只能在有利于这个民族今天和明天的生存和发展这个前提下加以保留和传承。盲目自信、故步自封、因循守旧、我行我素的做法最终只会导致自我消亡。

(责任编辑 刘笑)


荐 读

云上花开
一家人,过日子
婆娑世界
大美云南

1499359208600723.png

关于我们  |  投稿入口  |  联系我们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友情链接:云南民族宗教网  |  云南民族大学   |   云南民族博物馆  |  城市民族网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云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