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民族中小学生版

马关壮族农民木版画的艺术语言与审美特征

观点

□  文·图  /  云南民族大学发展规划处  王山山

001.jpg

▲云南民族大学校内青年基金项目《马关壮族农民木版画的艺术解读与传承研究》(2018QN13)

木版画是伴随着原始社会岩画、壁画、陶器彩绘到殷商甲骨文再到汉画像石刻艺术的演变发展,在汉、唐时期造纸术和雕版印刷术的发明运用带动下生成的一种独立的艺术表现样式。中国木版画有着一千多年历史的深厚积淀,流传广泛且形式多样。

马关壮族农民木版画传承了中国民间木版画的技艺特点,植根于云南地域文化与民族文化的土壤,在其发展历程中不断借鉴、融合和创新,在表现题材、技法和样式上呈现出了丰富多元的发展态势,形成了独具特色的艺术语言与审美特征,是马关壮族民俗生活与文化观念的直接记录与反映。其创作主体兼具壮族农民与木版画艺人的双重身份,以朴实直接、简单明快的艺术表现手法生动再现了马关壮族农民源自生活和情感所凝结的审美意识与思想智慧。

一、以刀代笔,经版得画的工艺流程

木版画是集绘画、刻板、复印为一体的综合性绘画艺术,也是中外版画中最早却历久弥新的艺术种类。木版画属于版画形式中凸版的一种,主要运用刻刀在木板上遵循形式上的规律将绘画图稿雕刻出凹、凸形,再将着色于凸版面的图形转印在纸张上完成的作品,自有其一套以刀代笔,经版得画的工艺流程。

马关壮族农民木版画艺人在保持传统木版画制作的构图、拷贝、上版、刻板、拓印和装裱等一系列制作方法和工艺流程的同时,也在与外界的学习借鉴和自身的艺术实践中不断探索着化繁为简、自有特色的技艺创新。当地壮族农民多是利用农闲时间来进行创作,因此一幅作品完成往往需要短则两三个月、长则半年以上的时间。除了个人创作以外,他们也常相互邀约集体创作,交流构图想法,切磋刻印技巧,在木版画工艺制作流程中的每一个创作步骤都是他们将内心的情感与审美需求在木版上的倾述与表达,而这一简朴直白的叙述表现方式却是艺术的浓缩和提炼,使艺术创造性得以充分发挥。在构图设计上,马关壮族农民木版画艺人创作灵感源于乡村生活和丰富的地域文化和民族文化,画稿题材与内容多彩,有着强烈的主观主义色彩,他们不受限于专业和院派创作讲究的构图和透视规则,大胆安排画面空间,线条明快粗犷,以不同的结构造成了构图形式丰富多彩的形式美感,另有一番亲切感人的生活韵味,给人以不同的艺术感染力。

002.jpg

二、稚拙粗犷、简洁明快的刀法线条

不同于绘画,木版画作为一种以刀代笔的间接艺术,刀法是其创作的关键,也是木版画艺术中最具显性特质的表现形式之一。制作木版画的刀具有三角刀、斜刀、圆口刀、平铲刀、排刀等多种规格,每一种刀具的利钝及其持刀手势和运刀原理都不相同,产生的效果也各有其鲜明的技法趣味特色,例如三角刀尖利刚劲、圆刀圆浑厚重、平刀苍劲古朴。创作者运用不同形式和规格的刻刀,采用刻、切、雕、剔、挑、铲等复杂多样的创作手法进行阴刻、阳刻和阴阳混刻,在木版上以雕刻出白线(或块),锋利的刀锋与硬质的木版在相接触、碰撞中产生出其所特有的“刀味”与“木味”相得益彰的独特审美特征,构成画面的每一线条、色点、色块都具有鲜明刻刀雕凿的印痕之美。

马关壮族农民木版画与专业、精细的学院派木版画创作相比,手法相对单一、刀法技巧较少,有的创作者只用阳刻或阴刻单一的刻法来表现作品,还有的甚至仅用一个规格的刻刀就完成了整幅作品,呈现出一种粗犷随性、简单直白、大刀阔斧的稚拙利落,线条表现简单质朴,犹如稻田间围绕流淌的溪水,轻盈明快。如王光跃的木版画《刺背带》就是仅用一把三角刀完成作品刻制的,画面均以阴刻的线条表现、大幅的留黑来集中刻画出壮族妇女精心刺绣背带的神态,却意外地使其画面布局和效果显得素雅又简单明快。龙令的木版画《插秧》则是采用阳刻的线条来处理水纹及表现动态各异的人物形象,画面逼真生动,作品呈现出明快的节奏感。龙俊勤的木版画《捞鱼娃》,运用阳刻水纹,阴刻人物形象,画面构图简洁明快,天然成趣地传达了孩童们在田间欢快捞鱼的生活图景,这幅作品受到社会和业界人士的极大称赞和好评、获奖颇丰,现已被云南省博物馆收藏,并成为马关县文化馆的标志性壁画。这些作品中朴实无华的刀法和线条表现背后,也隐现着马关壮族农民不拘的率直性情,传达着他们对生活的认知、理解和情感,古朴却新颖,简单却真实感人,自成一格地生动刻画出马关壮族农民对自己诗画般生活的真挚浓烈的热爱。

三、黑白鲜明,对比强烈的色彩观念

木版画在色调上的运用是多元化的,其制作主要使用的颜料是印刷油墨,这种油墨较其他油墨而言,含油量较少、不易污染画面、颗粒较细、印刷质量较佳。也有一些版画家为追求更加丰富的色彩效果而使用油画颜料来印制作品,但需要创作者具备较高的油画色黏稠度及色彩使用面积的把控能力。

马关壮族农民以黑白木刻版画创作为主,以黑与白两种色彩鲜明、纯粹且具有强烈对比的色调入画,来表现缤纷多彩的生活景物,黑、白色调的运用使其作品经过巧妙的构图,有丰满密集、有萧疏简淡,黑与白既有对比,又有纠缠,单纯简洁又刚毅果决地展现出刻画对象的本色,彰显“木味”,表现出强烈的表现张力和直接的视觉冲击,产生其特有的视觉魅力和审美韵味,具有强烈的艺术效果,在龙子定的《斗蛐蛐》、王光跃的《农村气象员》等木版画代表作品中都有生动呈现。

同时,马关壮族农民对黑白色彩的选择与壮族传统观念有着密切的关系。深紫色和黑色历来是壮族人民传统观念中崇尚的主色,多运用在其服装布料色调的选用上,所以他们对木版画黑、白色调的选择运用也表现出壮族特有的审美情感和文化传统。马关壮族农民对率真简明的黑、白色调表现形式的选择,也体现了他们爱憎分明、率真随性的性情,他们用黑、白两个鲜明的对比色调来表达世界物像和自身情感,这是其自有的一种特殊语言,也是它的特点和特色之一。

四、沿用传统,彰显木味的木板制版

木版画形成与发展有着悠久的历史,随着时代发展和技术革新,中国现代版画不断从粗糙到精良、从肤浅到深刻、从单一到多元演进。版画制版的材料也从传统木刻实践中探索出丝网、铜、石膏、石刻、聚苯乙烯等。

木版画是最为传统的版画形式,它独具的“木味”与“刀味”是密不可分、相辅相成的。木版画常用的制版材料有梨木、黄杨木、白果木或层板等,每一种材料在质地、硬度、天然纹理等方面都有着各自的特点。因此,创作者运用刻刀在不同材质的木版上产生不同效果的“刀触”,从而呈现出风格各异,不同“木味”的印痕美感。此外,木板制版程序中的打磨加工程序也极为考究,版面的光洁平整度直接影响着木版画的成像效果。马关壮族农民一直沿用传统的木板制版方式,他们多选用栽种在房前屋后的冬瓜木、铜钱树等木材。截取下部分木材后,使用家用切割机刨平,再进行拼接制版。这种自制木版的方法,既便于就地取材、节省成本,同时也表现了他们对自然的崇尚与依附。

近年来,部分村民在文化馆美术指导老师的引导下,也开始尝试制作套色版画。由于套色版画的上色等工序相对复杂,村民们对技艺的把握不太成熟,常因印刻出错而浪费木版。为了节省木材,他们开始采用专业合成生产的层板进行刻制。


五、时代缩影,倾述情感的题材内容

民族民间艺术是民族文化表现形式之一,它植根于特定的社会与文化之中,以最为具体和鲜明的物态形式来反映一个民族的思维方式、价值取向及审美意趣,也承载着民族历史的记忆,并且以不同历史时期、不同时代印记的汇合形成了这一民族民间艺术的文化特征。

马关地处祖国西南国防要冲,是滇东南通往越南的重要门户,素来是捍卫祖国领土的重要关口,马关人民对党和人民军队有着极为深切的情谊。形成于极富革命与理想主义色彩时代的马关壮族农民木版画,在形成初期的作品多是革命化、理想化的样式,题材主要为政治宣传和红色赞颂,有着深刻的时代特征,如龙子辉的《东方红》和龙继魄的《祖国万岁》等作品就是以歌颂党和社会主义为题材;如王光跃的《军民联防》、龙继魄的《前线来信》、龙子信的《军民情意深》等作品则生动表达了军民和谐共处的深切情感。

近年来,随着社会的发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马关壮族农民将来源于生活的体验与情感倾注于木版画创作中,广泛而又生动地展现当地壮族农民的日常生产生活,包括学习、节庆、娱乐、恋爱、宗教活动等方方面面,以其独特的艺术表现形式真实记录了马关壮族日益丰富的物质、文化生活和乐观向上的精神风貌。其中,龙子辉的木版画作品《尝新米》生动地表现了当地壮族举家欢度尝新节的场面;龙子胜的《丰收忙》表达了壮乡丰收、村民在摘采收获时的喜悦之情,歌颂了家乡的富饶美丽;卢美惠的《电视进我家》中,一家人围聚在电视前共同观看节目,展现了乡村生活现代化带给农民喜悦之情。

马关壮族农民木版画与中国其他地区的农民版画一样,都是衍生于中国民间传统文化的一种新兴的民间艺术。他们有着共同的特点:一是创作主体都是农民;二是创作题材都来自广大农民群众的生产生活;三是都植根于当地民间传统文化,却又因为地域环境的不同各自呈现出不同的艺术风格。而马关壮族农民木版画又因其富有壮族文化内涵而独具“民族性”,这也是它异于其他地方农民画的重要特征。

在云南现代版画之林中,马关壮族农民是云南民间不多的民族版画创作队伍,而他们的作品以粗犷、厚实、拙朴的艺术特色,浓郁的民族特色和乡土气息成为一种难能可贵的民族文化资源。

(责任编辑  刘瑜澍)


1499359208600723.png

关于我们  |  投稿入口  |  联系我们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友情链接:云南民族宗教网  |  云南民族大学   |   云南民族博物馆  |  城市民族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云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