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民族中小学生版

张仕绅:守护“大理之宝”

传扬

文/赵芳 图/刘瑜澍 赵芳

004.jpg

白族传统工艺扎染被称为“大理之宝”,至今已传承千年。近日,在洱海西岸的大理市喜洲镇周城村,我们釆访了守护、传承这种技术的人一一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扎染技艺传承人张仕绅,了解他与扎染的故事。

生长于扎染之乡

上午9点多,在周城村村委会,我们见到了张仕绅,虽然年过70,但精神矍铄。一见面,张仕绅主动说起自己:“我现在每天早上7点左右出门去爬山,和守山的那几个老头吹吹牛,喝杯荼,一般9点回家。回来后整个人整天都感觉是轻松的。”

说起白族扎染,张仕绅打幵了话厘子:“以前,对于白族女子来说,扎染花布是重要的装饰品。‘艳蓝领褂白衬衣,让人不得不喜爱。’我们大理一带的谤语说的就是白族妇女美丽的服饰,而那引人注目的艳蓝领褂就是用全蓝土布缝制而成的。尤其是那块包在头上或挂在胸前一尺见方的扎染花布使白族女子显得更加漂亮。”

扎染古称扎缬、绞缬,是民间传统而独特的染色工艺。是用线或绳子以各种方式绑扎布料或衣片,放入染液中,绑扎处不能着色而形成自然特殊图案的一种印花方法。因此,白族又称扎染为疙瘩花布、疙瘩花。

“历史上,我们村一直是人多地少。解放前,村子里百分之六七十的人家都从事与扎染有关的事,种板蓝根的、做染料的、搞扎染的,我们家也不例外。我小时候跟外公外婆住一起,板蓝根是制作扎染的主要染料,当时外公家也种了许多板蓝根,从小就看着外公外婆制作扎染。外婆常对我说,长大以后也要搞扎染。当时,可以说村里的富裕人家都是搞扎染的。”张仕绅说。

耳濡目染,童年的张仕绅对扎染非常感兴趣。1961年,19岁的张仕绅在昆明海口的云南光学仪器厂做了3年工人后,回到周城村,在第四生产队做会计。

“当时有个叫杨河的老师傅,是我的长辈,夫妇俩都会做扎染,特别是杨师傅的妻子,手艺精湛。那时候想跟她学扎染,但她不乐意教,就要偷学。有时候早晨特意起了个早去帮忙,趁着师傅还没来,故意捣蛋,一口气将原本只能放五六十米布的染料里放进去七八十米布,看师傅又用什么方法染回来。”张仕绅笑谈。

就这样,靠着聪明与勤奋,张仕绅把技术一点点地积累起来,几年间,终于把扎染的整套手艺学到手。

005.jpg

006.jpg

“偷”染渣保住扎染

传统手工扎染与板蓝根有什么样的渊源?

自产染料是周城扎染得以发展的原因之一。周城种植扎染原料板蓝根的历史悠久,据《大理县志稿》载:“《旧云南通志》:靛出太和(即今大理)。叶椭圆形,花淡红色而小,茎赤色有节。植之者X[J去梢及根,种其茎数节即能发生。秋初,刈叶以水浸之。至蒸发时和以石灰搅之,注于缸底者即靛也。凡染青蓝色皆用之,获利甚大。今北乡周城等村产靛,甚夥。”

“上世纪50年代生产合作社主要种粮食,板蓝根种植很少,基本失传了。到1962年以后,我和生产队的老队长等人动员大伙种板蓝根,我们收回来做成染料,供给旁边的合作社染布,远的甚至卖到弥渡、洱源、鹤庆。一时间供不应求,效益很好。在没有塑料大棚以前,我们生产队的地里遍布木桩、竹竿和稻草扎成种植靛青的棚子。”

“1965年左右,受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人们的思想有些狭窄了,当时不让种板蓝根,也不让搞扎染,染水全部被倒进了厕所。村里生产队的老队长、杨河师傅和我都觉得周城村的扎染有那么悠久的历史,效益也一直很好,就这样断了太可惜。而搞扎染必须有母液(干酵子),几个人商量一下,夜里用锄头去厕所里刨剩余的染渣。把染渣“偷”回家以后,再继续制作成染水放进大木缸里悄悄保存好。当时谁也不知道我们把染渣偷回去自己偷偷保存,如果不是那一次,可能传统的手工扎染技术就会消失了。”张仕绅回忆说。

在张仕绅方正的院子里,如今还种着一小片板蓝根,他一边给我们讲解着如何用板蓝根做染料,一边陷入了回忆中:“那次真是惊险,如果被人发现,那就不得了了!”

007.jpg

“水中取宝”的活计

一块简单的白棉布到底是如何从张仕绅这样的手工艺者手中变成世界闻名的扎染?在张仕绅的大儿子张仁彪的家庭作坊里,张仕绅给我们作了详细的介绍。

周城村扎染工艺一直保持着古老的传统方法,扎染的工艺流锃分为设计、上稿、扎缝、浸染、拆线、漂洗、整检等多道工序。

染料:9月份板蓝根收好后,先将板蓝根、石灰、猪血等染料配好,放在大木缸里,泡一个星期,待水泡成绿色后加石灰水发酵。之后用木棒“打建”,一般上午打,要先打上六七十下,再通过起的水泡来判断染水是否可以了,下午放水取出湿的染料。

扎花:先由擅长绘画的技师在纯棉白布上用笔描绘出所需的图案,再由妇女在标记处一针一线精心缝扎起,线扎讲究松紧,松则染不出花纹,紧则空白多而纹变形。不同扎法可扎出马齿花、毛虫花、梅花等样式。因缝扎时的松紧和图形所在里外不同,染后图案显现出深浅不均、层次丰富的色晕和皱印。有层次感的自然晕纹,产生意想不到的美感,其艺术效果是机械生产所不能取代的。因此,扎花工序非常重要。

染布:在染缸里加石灰水,加植物染料。把扎好的白布放入染缸,染水可重复使用,一般染5?7道。先热染使布料充分入色,后冷染防干后脱色。染后拆去缝线,漂洗、晾干,经整检,即为成品。

“扎染是‘水中取宝’的活计,石灰水配方是关键,石灰水多了少了都染不成。能不能从水中取出漂亮的扎染,那全靠人的技术和经验。”张仕绅说。

008.jpg

到日本表演扎染

1985年,周城村里办了个扎染厂,请张仕绅当厂长,张仕绅当时拒绝了。“老伴也反对,因为干厂长基本上就顾不了家里。但村子里中年人中懂扎染的只有我,后来说是去当会计,干老本行,我去了。”“1988年,就让我当副厂长,后来就当厂长。那时候,扎染厂发展得很快,我们贷款盖房子、购设备、买布匹,外出跑销路,几年间,厂子就红火起来了。87年50万的产值,90年就到120万,95年就干到800万。一时间,我和扎染厂一样,变得远近闻名了,名气大,各种荣誉都来了。”全国乡镇企业优秀推销员、大理州有突出贡献的专业技术人才、大理州农村乡土拔尖人才、大理州优秀经理/厂长、大理州民间艺术大师……张仕绅获得了许多的奖励和荣誉。

1996年,在省进出口公司组织下,张仕绅应邀到日本表演扎染工艺,“到了东京、名古屋、京都、大阪这些地方。日本客人相当喜欢我们的白族扎染,都抢着购买。那时候我们厂的产品80%都是出口到日本、韩国这些地方,少数在大理当地销售。”张仕绅说,“那些年应该说我们是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了!”

图案工艺是周城扎染中最体现民族特色的地方。传统的扎染只有5个花型,缝扎的技法也不多。在张仕绅的主持下,改进、创制了20多种不同的扎法,使扎染的图案更加丰富。扎染图样大多取材于曰常所见的动植物形象,如蝴蝶、蜜蜂、梅花、松、猫、鸟等,或传说中的龙、凤、鹤等,组合出“花好月圆”、“双喜临门”、“松鹤延年”、“龙凤呈祥”等等图案。此外,还有如神话传说、民族风情、山川风物、雪山彩云、洱海浪花、三塔蝶影等具有浓郁的自然人文风情的图饰,艺术表现力更强。

随着大理旅游业的发展,一直以来,如果游客能在周城村附近著名的蝴蝶泉边买上一块有蝴蝶花纹的扎染壁挂,那将是一件十分有意义的旅游纪念品。

“2000年以后,国际市场逐渐萎缩,扎染厂不如原来红火了。”2005年,张仕绅从厂长的位子上退下来后,只要有谁需要问有关扎染的问题,他都帮着解决。

2007年,65岁的张仕绅被命名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成为第一批国家级传承人,当时大理只有他一个。“自豪啊!这是对我这一生最大的肯定!”张仕绅说。

009.jpg

对未来的担忧与希望

如今,周城村已经被国家文化部命名为“中国民间扎染之乡”,成为白族扎染的重要产地。张仕绅的大儿子张仁彪的扎染作坊也被挂牌为“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一一白族扎染技艺示范点”。

除了大儿子张仁彪外,张仕绅带了几个徒弟,一个是五女婿段万学,还有他的侄子董文选。“他们都掌握了我的传统方法,技术都不错,前些天,大儿子的一幅扎染作品在周城民间扎染比赛中还获得金奖。只是现在市场不好,搞扎染算是小打小闹,不成规模。”

2012年2月,张仕绅还参加了在北京举行的“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成果大展”,在活动上展示白族传统扎染。他感慨:“近几年,国家的政策越来越好了!”

参加展7K活动只是张仕绅保护传承传统扎染的个方面。去年,张仕绅还被云南艺术学院设计学院聘为特聘专家”,时常应邀到昆明给学生上上课、讲讲扎染。张仕绅的徒弟更多了。“好好把扎染传承下去,我义不容辞。”张仕绅说。

作为扎染技艺的传承人,张仕绅最担心的还是植物染料会逐步被化学染料所替代。“与化学染相比,传统扎染使用的植物染料成本高,花费时间长。如今,周城村板蓝根种植虽多,但大部分的扎染制作,都使用化学染料。”

“板蓝根染料有很多好处,不仅绿色环保,还有药用价值,染出来的衣服穿在身上有消炎、去毒的功效。希望以后能将植物染料提炼出来作为扎染的市场供应,更加广泛地应用。”张仕绅对环保原料丢失的担忧溢于言表。


1499359208600723.png

关于我们  |  投稿入口  |  联系我们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友情链接:云南民族宗教网  |  云南民族大学   |   云南民族博物馆  |  城市民族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云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