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民族中小学生版

香格里拉的格冬节

田野

□文·图 /云南民族博物馆 程晓丹

016.jpg

香格里拉对于许多人来说都是一个神秘的存在,近百年前,英国作家詹姆斯·希尔顿的小说《消失的地平线》,让她成为全世界向往的净土乐园,也寄托了我对这片雪域高原的向往。在我的想象中,那里三江并流,群山高耸,远处山顶白雪皑皑,近处坝子水草肥美。但这一切也仅仅是想象。

突然有一天,一次难得的机会使我走进了迪庆高原,走进了藏民这“心中的日月”,或许这是天赐的缘分,或许是命中早已注定。

在金沙江的一路伴随下,我们逐渐深入这片神圣而美丽的地域,远处泛着银光的玉龙雪山仿佛在向我们招手,山水相映成趣,天空是深邃的蓝,白云如同立体的城堡,此刻方知何为“心旷神怡”,世俗的烦忧早已抛之脑后。

翻过了一座座的大山,海拔逐渐增高,雪山随处可见,空气开始有些稀薄,阳光也更加刺眼。极目远眺,一切都是那么清晰,远处的民居如同儿童积木一样,置身于此,切身感受到了高原山川的壮美,整个世界仿佛也更加广阔。至于山顶悠闲漫步的牦牛和奔跑的藏香猪,则为这幅美丽的画卷增加了几分活力。就是在这如画的美景中,我们有幸与淳朴的藏族同胞一起迎接一场祈福的盛会——格冬节。

藏族同胞以宗教信仰坚定而著称,长期流传下来的宗教活动虽历经时间的洗礼而从未褪色。人们通过活动仪式接受宗教的感化,寄托自己对信仰的虔诚之心。此次有幸得以切身体会的格冬节,可以说是藏区最隆重的宗教活动之一,在格冬节上,寺院的喇嘛通过跳神为信徒祈福,驱逐世间的邪恶。

017.jpg

 “格冬”在藏语中的意思为九样食物烩煮聚餐,目的在于庆贺丰收、祈求来年风调雨顺,同时也有驱逐邪恶的寓意。藏区各寺院“格冬节”的时间不尽相同,香格里拉的松赞林寺是在每年藏历11月26日至29日。

为了能够一睹格冬节的盛况,凌晨我们就开始向松赞林寺进发,沿途山路上居然早已有藏族同胞磕着长头前去朝拜,虔诚之至着实令人感叹。

到了松赞林寺大殿广场,天还没亮,却已经聚集了成千上万的藏族同胞及游客,大家都在安静地翘首等待盛会的开幕。大群的乌鸦在松赞林寺上空盘旋,再加上缭绕的香火、低沉的法号、悠远的唢呐,所有的种种都为松赞林寺笼罩起一种肃穆的神秘。

当金色的阳光射向大地,喇嘛们戴着面具依次出场了,面具以龙、虎、牛、乌鸦、马鹿等动物为主,分别代表不同的宗教形象,都有其特定的寓意。如黄白红蓝四条龙,代表阎罗法王的四大弟子,管理着东南西北四个方位;蓝绿龙则代表阎罗法王夫人及随从,手执法器为众生超度、祈福;两蓝老虎、黑红老虎代表的是六臂吗哈嘎啦及其随从,他们的职责是抓捕魔鬼,维护众生的治安;一蓝两白老虎则代表着吉祥天母及其随从;乌鸦是佛祖的情报员,而佛祖则化身为辟邪的马鹿……

夸张的色彩、粗犷的线条、近似狰狞的表情、写满故事的服装、来自神话的法器,所有的一切在低沉的音乐中显得神秘而庄重。直击人心的长号每次吹响都使人产生服从的冲动,信仰在每一次的冲动中更加根深蒂固。在每一个藏族同胞的脸上,我看到的是坚定的虔诚和对神灵的无比敬畏。

018.jpg

除了低沉还有活泼,戴着红白面具的两位笑话老人在人群中逗着乐子,时不时地挑逗一下妈妈怀中的孩子,撩拨一下年长者的帽子,引起观众一阵阵的哄笑,在跳神换场的间隙调剂一下现场的气氛。

格冬节最后的仪式尤其震撼,年迈的活佛亲自上场主持,将代表魔鬼的心脏烧掉,为全部的信徒驱邪消灾,烧掉的不是具体某个魔鬼,而是每个人心中的烦恼、欲望,寓意灭掉心中的魔鬼,祈求众生的平安。

每参加一次类似的宗教活动,我都感到心灵得到一次净化,虽然自己只是旁观者,但是庄严的仪式感犹如强有力的吸盘,我不禁一次次地问自己,他们为何如此虔诚?信仰的力量缘何如此强大?

信仰是维系一个族群的无形力量,是每一位信徒内心的图腾,是面对灾难困苦时心灵的支撑。信徒将生活中的美好向神灵分享,把幸福归功于神灵的恩赐,从而更加幸福,将心中的苦楚疑问向神灵倾诉,汲取精神的力量,获得内心的安宁,信仰的力量和作用应该就在于此吧。

一场宗教活动可能改变不了一个人,但是从中感悟到人生的思考也是不错的收获。

(责任编辑  方绍荣)


1499359208600723.png

关于我们  |  投稿入口  |  联系我们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友情链接:云南民族宗教网  |  云南民族大学   |   云南民族博物馆  |  城市民族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云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