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民族中小学生版

故乡的一面:向家坝电站库区移民搬迁纪实(上)

印象

□  文·图  /  罗怀学

我的家在滇东北的金沙江边一个叫“烟囱坝”的坝子上。坝子不大,一面靠山,三面环水,江水绕着坝子流到东边,转个急弯调头向北流去。

金沙江两岸自古“地无三尺平,出门就是山”,老百姓把两岸平点的地方统称“坝子”,“烟囱坝”也因平坦而得名。坝子中间,一条粗麻石铺成的古驿道穿村而过,古道修于何时无从考证,据说,当年清政府将东川一带的铜运往京城走的就是此道,因道上偶有大官走过,久而久之老百姓就把村中的古驿道改叫“大官路”。绕村流过的金沙江,是官府水陆联运将云铜运抵京城,铸造钱币的咽喉要道,有“黄金水道”之称。民间将金沙江下游这条水陆通道合称“铜运古道”。

有官府的疏浚修筑,金沙江下游航运一直发达,古时候上可断续连通永善、巧家,下可直达宜宾、泸州以及长江沿岸。新中国成立至20世纪80年代初,金沙江下游河段的航运达到鼎盛时期,“舟来船往,满河漂木”。

20世纪80年代末,四川凉山连接云南绥江、水富的沿江公路修通,金沙江下游的航运才渐渐被陆运取代而沉寂下来,“铜运古道”的历史被尘封在记忆里。只有江边的铜运码头、纤夫道、菩提石(航标塔),古道上的马蹄印、歇气台、垛子(哨卡),还在述说着“铜运古道”的沧桑与寂寥;两岸的古镇、碉楼、驿站、吊脚楼,还在昭示着“黄金水道”的繁荣与富庶。

随着2012年10月,金沙江上最末一级水电站——向家坝电站正式蓄水发电,金沙江下游的自然和人文景观被彻底改变,永远淹没在历史的漫漫长河之中!

上世纪80年代,我离开家乡。离家30年,对于家乡,我一直是个匆匆过客,甚至,都没来得及好好多看家乡几眼。对家乡产生难以割舍之情,始于十年前得知国家要在距老家下游60公里的金沙江上,建仅次于三峡电站的向家坝电站,电站大坝建成后,云南、四川两省沿江库区380米水位线以下的县城、集镇和肥沃的土地将被淹没,我的家乡也难以幸免。

家,将沉睡于向家坝电站库区湖底,家乡,将成为一个留在记忆里永远解不开的心结!不久的将来,金沙江下游400余公里河段内的向家坝、溪洛渡、白鹤滩、乌东德四座巨型水电站相继蓄水发电,金沙江下游将变成一个个首尾相连的“高峡平湖”,那又将是怎样的景象?

于是,十余年间,我不顾一切,背上相机,一次次搭火车、坐班车跑回老家,对家乡的山川河流、风土人情、生活场景一通狂拍。总想用相机,寻找点什么、发现点什么、留住点什么。找到的,不过是些支离破碎无法复原的记忆碎片;发现的,不过是些永远无法重现的历史沧桑;留下的,是一张张烙下时间印记的黑白底片……  

(责任编辑  刘笑)

添加新评论

1499359208600723.png

关于我们  |  投稿入口  |  联系我们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友情链接:云南民族宗教网  |  云南民族大学   |   云南民族博物馆  |  城市民族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云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