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民族中小学生版

景东杀戏:在保护中薪火相传

传扬

◇文/李如海

001.jpg

神秘的哀牢山,峰密疊嶂;巍巍无量山,风光无限,在这两山怀抱中滋养了勤劳智慧的景东各族人民,创造了最具魅力的地方戏曲一一“杀戏”。

杀戏,又名“老砍刀戏'是现今普洱市景东彝族自治县者干河一带流行并得以较好保存、世代传袭的一种古老而独具地域魅力的民族民间稀有剧种,具有悠久的历史和重要的学术价值。2009年,杀戏被列入云南省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山腹地的景东县大街乡、花山乡,和那里的民风、民俗、土语、民歌结合在一起,经过发展、演变、繁衍出杀戏,并且于清光绪年间经大街乡蛮育、后营,花山那弄-带传入镇沅县九甲乡果吉村。

第二种说法起源于本地的花山乡文俄村委会那弄组。在杀戏省级文化传承人张明兴以及邓继柏对杀戏的描述中,认为是一位在朝廷当兵的张姓老人退役回家后,在那弄背后的大庙梦见马匹。张姓老入认为S不祥之兆,于是组织村民用篾编成战马,并依当时战况编成了‘马灯戏”,也就是今天所称的杀戏。

002.jpg

003.jpg

演出形式与内容

杀戏有三种演出形式。

一是与耍龙、舞狮、跳财神混合演出。这种演出形式是在春节期间,即每年农历腊月二十七、八臼扎灯,正月初二出灯,十六烧灯。灯班到达演出地点后,还要进行“定场”与“杀场”的仪式过程。“定场”就是将映灯置于场院中央,四盏牌鼓灯放于表演区四角,使整个表演场地成为金、木、水、火、土五行倶全的布局,牌鼓灯以内的表演场地观众不得进入。

“杀场”的目的是将涌入牌鼓灯以内的观众逐出线外,以便有宽敞的场地进行表演。由一演员化妆后持大刀顺牌鼓灯以内边缘来回舞动,既是武术表演,也是驱赶入线观众。现在,随着现代化的发展以及社会经济的变迁,杀戏在春节期间与耍龙、舞狮的穿插表演的形式已不复存在,逐渐演变为具有组织性、独立性的表演剧种。

二是在庙会期间专场演出,即在每年农历五月演“秧苗会戏”,六月演“保苗会戏”,六月初六演“瓦桥会戏”,祈求五谷丰登,六畜兴旺,祭祀杨四将军治服洪水保平安。如今,杀戏在夏季的专场演出已经消失。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以及农业科技的进步,人们逐渐认识到杀戏作为庙会中传统的祈求秧苗生长和免受灾害仪式,它所发挥的作用日趋淡化,人们丰富的农业知识代替了与神相关的信仰习俗。

三是演马灯戏,当地也叫跑马灯,是当地仍然保留较好深受群众喜欢的居I脚。S前在景东县花山乡,杀戏保留最好的剧目是《三战刘从》。剧目反映了宋朝时期,当朝皇帝赵匡胤三兄弟三战反贼刘从的杀场环节。剧目最显著的特点是将官手持砍刀或钢鞭“骑马”表演;角色一般都不化妆,只从服饰、披甲、头盔、套褂上加以区分;每一盏“图灯”代表一个军,众多“图灯”组成千军万马。

《三战刘从》是景东县保留最完整的杀戏剧目,并有专门的组织队伍,根据需要而外出表演;除了《三战刘从》以外,杀戏还有其他丰富的剧目。从内容上来看,杀戏分为酬神和娱人两种形式,反映惩治贪官污吏,除恶扬善,伸张正义,驱邪除魔的思想内容。其题材有表现战争的,有反映占卜算命、求禄赐福的,有带有一定道教和神话色彩的,有劝恶从善的,有反映帝王生活的,也有表现男女之情的等。

004.jpg

005.jpg

杀戏的特点

杀戏剧本短小,涉及的人物较少;表演特点主*要体现在唱、念、武打方面,唱腔及念白以地方土音演唱和念白相结合,方言味十足。

杀戏的剧种从形式上来看,可分文戏和武戏两种,武戏又称“大戏”,文戏又称“小戏”。杀戏从武打场面来看,它不以大剧种中的套子为模式,而以民间武术形式自成套路,别具一格。

杀戏多属记事性较强的短小历史性、战争性折子戏。主要剧种有大本戏、连台本戏、折子戏。在过去除庙会外,一般不单独演出,只与民间耍戏(花灯戏)同台竞技,混合表演。剧本短小,人物少,只反映生活中的一个小侧面,如剧目《三战刘从》中,仅有4位主要人物。

杀戏的音乐以清唱为主,声腔具有独特古朴风格,属曲牌体,即以曲牌作为基本结构单位,将若干支不同的曲牌联缀成套抅成一出戏或一折戏的音乐,全本戏分为若干折,即由若干套曲牌构成,有慢板、中板、中快板之分。声腔曲调由一个乐句(乐句是构成一首乐曲的一个具有特性的基本结构单位,它能表达出相对完整的意义,如同文章中的一句话一样)、二个乐句、三个乐句、四个乐句、多个乐句等组成。演员演唱时根据唱词内容,思想感情在节奏、速度、音调上作变化。同一首曲调又有不同唱法,具有一剧唱多曲,一曲套多剧的特点。

从杀戏的念诵和对白特点来看,多数杀戏剧目开始时不唱,而是念或咏诵一首四句七言诗;中间部分亦有念或咏诵的情况。

唱词有两种结构形式,一种是长短句自由结构。如《斩葵阳》中关羽(唱):“天降曹兵来,我承担。云长顺了曹丞相,谁知葵阳来追赶。啊呀呀!只待单人独马叫我独家怎抵挡?”第二种是五六七字混合结构。如《发兵》中苏季子(唱):“高山插宝剑,斩断玉马验。为人不把忠字报,枉受皇禄。”唱词无七言四句结构,一般七字句只用于数板或吟诵。如《三战吕布》中吕布(诵):“小小雄兵不用请,英雄豪杰就是咱,杀尽天下无敌手,雄兵百万哪怕他!”

服装道具大都是戏班自制,服装为古装,用土布制成,按戏装类别缝制成蟒袍、靠、号褂,并按戏装规格画上花纹。将帽、盔帽、战马用竹篾扎成后用白绵纸裱糊,彩绘。道具有大刀、钢鞭、朝笏等,均自制。马分马头和马尾两截,演出时捆在演员身上表演。

“图灯”用一根削尖的长杆,尖头下挂一面三角小彩旗,旗下横架二尺来长横杆,横杆两端各吊彩灯一盏制成。打击乐器有小堂鼓、小锻、小镲。武戏开打时需加入戏号,无论在文戏还是武戏中,打击乐都起着重要作用,它不仅能烘托战斗气氛,壮其威势,还能召集观众,把戏情引入高潮,使杀戏更具酬神性、娱乐性和观赏性。

006.jpg

007.jpg

杀戏的传承与发展

在“文化大革命”时期,杀戏的剧本道具被烧毁,演艺人员被解散,杀戏一度停止演出。1985年,在景东县文化馆的帮助下,杀戏艺人重新组织起来,收集、整理杀戏剧本,编排剧目。同年,杀戏首次在景东彝族自治县成立庆典活动中亮相。之后多次在普洱市旅游节、景东县庆、中国普海茶节上登台表演,使这门尘封了多年的民族民间戏曲重放光彩。

杀戏作为非物质文化进入景东县小学。2010年3月,景东县小学由校领导带队,率领部分老师与学生到花山乡学习杀戏表演,完整地学习了杀戏中《三战刘从》的剧目。并于每年“六一”儿童节,组织老师与学生进行杀戏表演。杀戏非物质文化进校园,扩大了学生对杀戏的认知,让学生深入地了解了民族民间传统文化。

景东县委、县政府以及各部门大力支持,积极为杀戏进一步的发展筹资出力。杀戏表演队伍配置了专业的表演服装与道具,表演人数由以前的12人扩大到近30人,表演队伍逐步壮大。并亮相于第四届普洱市民族文化旅游节,吸引了众多旅游者的眼球,景东杀戏大放异彩。

在杀戏大放异彩的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杀戏在发展中所面临的困境:一方面,虽然现在杀戏的部分剧目锝以重现舞台,仍有众多剧目需要挖掘与传承;另一方面,随着多数杀戏艺人年龄渐大和相继去世,以及在社会经济的发展和现代文明的冲击下,杀戏传承后继乏人,传承令人担忧。故此,景东杀戏的保护与传承工作仍任重而道远,还需要社会各界以及杀戏文化传承者共同的努力。

(责任编辑 光逵)

1499359208600723.png

关于我们  |  投稿入口  |  联系我们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友情链接:云南民族宗教网  |  云南民族大学   |   云南民族博物馆  |  城市民族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云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