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民族中小学生版

走近《坡芽歌书》

传扬

◆文/芮田甜图/木彪

012.jpg

在珠江上游右江畔,靠近越南的滇桂交界处,有一个名为“玻芽”的小山村。山村里发现了用红色的仙人掌果实汁液写在古老土布上的81个字符,毎个字符代表一首歌,81个字符共同描述了一对壮族青年男女从相遇、相恋到相约白首的全过程。《玻芽歌书》的拥有者农凤妹和弟媳农丽英说,歌书是祖母经祖上传下来的,具体朝代已不可究。

著名语言学家周有光曾題词“玻芽歌书,文字之芽”,梁庭望教授认为“玻芽歌书是新的文字形态”。它是字?是画?还是歌?学界至今未有明确定论。或许,为歌书界定身份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它自由表达人类情感的艺术价值。

013.jpg

仙人掌汁液书写的“思无邪”

从文山到富宁,再从富宁到坡芽村,几经辗转,越野车开了十多个小时。从富宁县城到坡芽村的路更难走,土路贴到了悬崖边上,要是遇到下雨天,车都进不了寨子。或许正是交通不便,与外界交往甚少,才让这个右江流域的小山村保存了古越人最原始的文化。

正值农忙,村长从田间把《坡芽歌书》的传承人农凤妹和农丽英叫到坡芽研习所。宽敞的研习所中间摆放着一张用藤条编成的、很大的圆桌,圆桌后面是供桌,供桌上方悬挂着壮族歌仙“咪六甲”的圣像。农凤妹和农丽英在圆桌边坐下,把用仙人掌果实汁液书写在古老土布上的81个图符铺展开来,她们告诉我可以按图点歌。

看到歌书真迹,仿佛是经时空邮箱从远古寄来,上面有星星、月亮,有鸟兽虫鱼,有人物形象,也有生活器具。她们说,81个符号代表81首情歌,除了第一首和第二首是男声连唱,之后的均为男女对唱。我指着第一首“月亮”的符号请农氏演唱,她们坐直身子,带着微笑娓娓唱来,动情的旋律立刻感染了我,纵然听不懂歌词,但仿似尘世间的一切都是静止,唯有歌声回响:一个月明如镜的夜晚,月光倾泻照山林,壮族靓哥向对面的女孩唱起了自荐歌,他不似现在火热的相亲栏目炫耀家产和名车,而是诉说家境贫寒和单身之苦,用生活的艰辛来唤起姑娘的同情’女孩终于动心。

《落雪》的字符是一朵云彩,云彩下面飘着七个雪花般的小点,这是一首女声独唱,若用汉语直译过来,歌词是这样的:“若得哥为夫,腊月飘雪花,睡晒台也暖。四月断了米,亲眉眼也饱。菜不放盐也会咸’断炊睡觉也香甜。”

我想,喜爱唱歌的壮族男女应该都是真性情的自在人,在他们看来,和两人的浓情蜜意相比,荣华富贵也如浮云。

孔子曾说:“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孔子认为诗歌能澄清心灵,应作为教育的最佳良策。而这本代代相传的《坡芽歌书》也是壮族青年男女恋爱婚姻的学习宝典,有了这本婚恋经的指导,他们难以被现代社会的物质至上所侵蚀,他们推崇的是心交心。

经过了见面、赞美、定情、送别、思念等80首歌曲之后,最后一首合唱“两棵芦”讲述夫妻若携手白头最终也会生死相隔的不舍之情,听者感慨只羡鸳鸯不羨仙。一个符号一支歌,一首曲子一段故事,整部歌书一生情。古老的壮族用生动的形式演绎了最质朴的情感,最感动莫不是真情,最亲切莫不是人心。《坡芽歌书》的发现者和整理者刘冰山说,听得懂壮语的人听了这些歌是会落泪的。

014.jpg

崇拜歌仙“咪六甲”

农凤妹和农丽英告诉我,供奉在研习所的女神叫“咪六甲”,又称花王圣母或花婆,她是一位造天地、人类和万物的女神。壮族人相信,世上的人都是花婆百花园里的花朵,任何一个小孩都来自花婆的百花园。如果哪对夫妻久婚不孕,壮族会认为是与花婆沟通不够,花婆还没有送“花”给他们,若哪家小孩哭闹生病,都与花婆相关。“咪六甲”类似于汉族的女娲、月老或是送子观音,但她比他们还多了一项职责——掌管歌曲技艺。崇拜花婆是壮族社会母系崇拜遗存的证据,有学者认为《坡芽歌书》应该被界定为“女书”,因为它只在女性之间代代相传,也只有女性能全面解读它的意义。

“歌仙”在壮族社会的地位极高,歌仙不仅仅是“咪六甲”,擅长歌唱技艺的普通人也会被尊称为“歌仙”,比如电影《刘三姐》里的刘三姐,又比如农凤妹和农丽英也是当地有名的歌仙,她们能即兴创作、出口成章,被称为“当地的语言大师”,常常被邀请充当婚丧嫁娶的司仪。

015.jpg

农凤妹和农丽英说,壮族社会与“歌”分不开,在生活中各个场合逢事必唱,无处不歌,歌技不好会被嘲笑,不会唱歌就找不到对象。壮族有一个节日叫“陇端”,主要是倚歌择偶。平时,大量壮谁以分散的形式居住在众多小村寨中,到一年某个特定的日子,十里八村都聚集起来,这让青年男女可以在很大的范围寻觅配偶,而对歌搭讪最好不过。

壮族少女到十三四岁时对未来充满幻想,这时她们会唱歌占卜。每年刚刚栽完秧苗,女孩们就会来到秧田里,捕捉一种名叫“水母鸡”的小甲虫,放飞水母鸡的仪式是关系壮族女孩一生的大事,水母鸡飞走的方向预示着女孩将来出嫁的方向。“水母鸡飞呀飞,金水母鸡,银水母鸡……”唱完歌,水母鸡就嘤地飞走了。一支歌影响人的一生,他们以歌传情、言志、抒怀,歌声就是心声。

016.jpg

流传在坡芽的古越风俗

“坡芽”在壮语里的意思是幵满黄色染饭花的山坡,壮族喜欢把白饭用各类植物染成五颜六色,五花饭是壮家待客上品。在幵满黄色染饭花的山坡上,几十户人家都是竹木作底、黄墙黑瓦的古越族干栏式建筑。村子的中心是壮族长老彳门议事的老人厅,老人厅屋檐下悬挂着许多野猪下颌骨,乍一看挺吓人,村长介绍,悬挂野猪下颌骨是为了展示村民从古至今的狩猎成果。近60岁的农加业是坡芽村的最后一位猎人,他额头突出,眉毛浓黑,眼眶凹陷,是典型的古越人的后裔,他指着头顶上方的野猪下颌骨说,他曾经打了8头野猪,野猪的下颌骨就挂在上面。

坐在老人厅里染着黑齿的女长者更是让人新奇,染齿老人不会说汉话,通过村长翻译才知道,64岁的老人名叫农秀莲,自少女时代就用烧过的橄榄染齿,那时候的女孩都以“黑齿”为美,染料还能保护牙齿。而到了现在,村里的年轻女孩已不再有染齿的习俗了。追寻“染黑齿”的由来,中国古代小说《镜花缘》曾提到一个黑齿国,该国礼节分明,路不拾遗,唯窃书之风泛滥。古代日本也有染黑齿的习俗,这是贵族身份与地位的象征,现在也已基本绝迹了。

(责任编辑 赵芳)

1499359208600723.png

关于我们  |  投稿入口  |  联系我们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友情链接:云南民族宗教网  |  云南民族大学   |   云南民族博物馆  |  城市民族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云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