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民族中小学生版

城子村傣族高升制作工艺

传扬

◆文•图/李兴力

031.jpg

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腊县勐仑镇城子村是属于城子村委会的一个自然村,是勐腊县北部、勐仑镇西南的一个平坝区,因擅长制作傣族的高升而闻名。

历史传承

高升,傣语叫“棒菲”,主要在欢度儘历新年时制作燃放。傣族高升有较深的历史文化渊源,在傣族民间流传有关于高升的不同传说。其中较为人们公认的是关于纪念傣族的“日子之王”——英雄帕雅宛的故事。帕雅宛是一位为民请命的英雄,在凶神捧玛点搭拉乍降灾人类时,他用木板做翅膀飞上天宫向天王英达提拉报告灾情.揭露凶神恶行。飞入天庭时,他不慎撞到天门而死,帕雅宛的灵魂便成为传递天地人间信息的使者。每当新年来临,帕雅宛都要带着当年的气候信息返回人间,使人们预知当年的气候特点,据此安排好农事活动。因此,为了纪念他,每年新年来临之际,入们就燃放高升,让腾&的高升表示欢迎曰子之王的到来。

还有另一种说法,古时候有个王子飞扬跋扈,胡作非为,老百姓恨透了他。一次,这个王子异想天开,他嫌乘象、骑马不过瘾,还想在天空飞行。他见鸟儿能飞是因为有翅膀,于是就强迫老百姓用木板给他做翅膀。恨透他的工匠们见除害的机会到了,就用木板给他做了两扇沉重的翅膀,他们让王子爬到树上,然后用“翅膀”绑在他的胳膊上。一切准备就绪了,王子就模仿鸟儿起飞的样子“起飞”了’结果,不但上不了天,反而连人带“翅膀”摔了下来,脑袋砸破了,来不及说一句话就断了气。后人为了纪念那些足智多谋的工匠,就在每年傣历新年时放高升,以寄托对那些为民除害的工匠们的怀念。

波罕金是城子村傣族,现为勐腊县佛教协会会员,今年77岁。他自小在城子村当和尚,曾去老挝、泰国做生意,上世纪50年代回国。2001年波罕金再度到泰国景海学习做高升,此后便专事高升制作至今。现在已是勐仑镇公认的制高升能手,每逢傣历新年、开门节、关门节前夕,励仑各个村寨会集体向老人订做高升。现在,儀族村寨会制高升的人逐渐减少,因此,来城子村购买高升的人趋之若鹜。

032.jpg

制作工艺

波罕金老人是村里的制高升能手,他介绍高升制作要经过采竹料、晒竹料、捆扎竹管、填充火药、安放导火线、捆扎尾竿等几个步骤。

采竹料:由于傣族地区盛产竹子,所以竹料来源较充足。波罕金老人做高升的竹料是到村子周边山上砍来,一般要选直径在10厘米以上,大小不等的竹子。据说在俵历新年前夕,他要上山连续砍好几天的竹料,平均一天砍200棵,以满足订购者的需要。

晒竹料:砍来的竹子一般带有水气,较潮湿,因此要先晾晒。晴天时,只需晒一天即可;若是阴天,就得好几天,甚至要用火将竹料烤干。

捆扎竹管:用祖麻绳从头到尾紧密缠绕在直径为10厘米、长约35厘米的新鲜竹管上,以防止填充火药时竹管开裂。

填充火药:火药是老人到勐仑镇上买的白火药,买回来经过捶打并掺入一定量的铁渣和硫磺,通常是每公斤火药放入2公两硫磺和少量铁渣。火药要填充紧,因此要用一铁圆钻往竹筒里压碾、压实。据老人说,高升能否升空关键就在这一步骤。

安放导火线:填充好自制火药后,就可以安装导火线了。导火线外面要用绵纸缠裹,以加快燃烧速度。

捆扎尾竿:最后用粗麻绳将一根长约三四公尺的竹竿捆扎在竹筒尾部,起到平衡作用。同时在竹筒周围再捆绑五六个酒杯粗的空竹管,并安装一个木制桂钩以挂搭在高升架匕这样,高升就制作好了。

033.jpg

丰富内涵

高升制作是傣族一项历史悠久的传统工艺,其中蕴含着傣族祖先们所创造的古老科技原理,体现了儀族先民的智慧和创造力。放高升是西双版纳傣历新年必不可少的活动。傣历新年前夕,各个村寨都会提前到赶摆的地方搭起高升发射架,在赶摆的那天,即在“麦帕雅晚玛”那天,人们都要穿上节日服装,敲锣打鼓,抬着高升走入赶摆场,进行放高升活动。届时,人们要载歌载舞,辞旧迎新,欢度新年。高升升空的瞬间,人潮涌动,一片欢腾。从某种意义上说,制作高升与放高升都蕴含着丰富的文化含义。

首先,高升制作技艺的流传是傣族宗教信仰观念的体现。从高升的起源传说中可知,高升是伴随着佛教文化的传入而兴起的,是傣族社会文明程度的标志。在人们的观念中,高升是与非人格力量沟通交流的媒介物,它负载着人们对神的祈求,对丰收的期盼,因此它充当了人神二元之间的第三元角色,与神圣事物相关联。

其次,放高升活动是与傣族稻作农耕经济生产方式的需求相适应的。西双版纳地区一年无寒暑只分干湿两季,干季气候炎热,而湿季雨水较多,该地区经常闹旱、涝灾,加上傣族社会发展早期,人们对防洪抗旱科学知识的无知,人们只能“靠天吃饭”,通过祈求神灵的方式,保佑来年风调雨顺,庄稼有好收成。正如传说中描述的那样,通过燃放高声迎接带着气象信息给人间的“曰子之王”,体现了人们经济生活的现实需求。

034.jpg

035.jpg

第三,放高升活动具有传递儀族社会的价值观念和社会规范体系、整合傣族社会成员的功能。

傣族社会通过燃放高升活动,把人们的理想、信仰和信念都统合起来,人们的情感无形中融合在一起,从而加强了人们对自己民族文化的认同感和族群归属感。

最后放高升活动塑造了傣族人民的坚毅品格,培养了人们的审美情趣。从前,燃放高升是傣族的一项传统体育项目,主要在傣历新年的时候举行高升的制作技术和放射技术的比赛,获胜者还会得到土司头人的奖赏。因此,在整个活动过程中充满了竞技、拼搏的氛围。此外,放高升活动也是对人们精神美的一种塑造,提升了人们的审美情趣。

现在,随着工业化的发展,人们的价值观念发生了较大转变,对传统技艺的传承也出现了断裂。以高升制作为例,城子村周边村寨都已没有其他会制作高升的人,而波罕金老人已是77岁高龄了,据他说,他的儿孙们都不会这一技艺,只能帮助打打火药。原因一是孩子们都太忙,二是他们不愿意学,觉得既费工又费时,成本也高。现在,制高升工艺除能带给老人一些微薄的经济收益之外,更多的是老人的一种爱好和对美好过去的一种记忆。但是,在看到城子村高升制作技艺即将失传的同时,我们也看到政府和民间对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力量。例如,西双版纳州人民政府已将“傣族制高升”评定为州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扶持性的保护。此外,政府把民间的保护力量也整合了起来,如2004年,西双版纳金孔雀集团在组建“勐景莱”旅游公司时,把勐海县打洛镇景莱村的3位高升制作能手集中起来,将他们收为公司成员,从事高升制作。如今,3位艺人正式成立了高升制作家庭作坊,并收有学徒,教授手艺。

(责任编辑 王菁)

1499359208600723.png

关于我们  |  投稿入口  |  联系我们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友情链接:云南民族宗教网  |  云南民族大学   |   云南民族博物馆  |  城市民族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云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