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民族中小学生版

贝叶经刻在树叶上的记忆

传扬

◇文图/段其儒

008.jpg

生活在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的傣族同胞,在印刷术已经高度发达的今天,仍然还有部分人用铁笔在处理过的贝多罗树叶上,用自己的文字刻写本民族的文化并世代相传,被相关专家和学者们称之为贝叶经。

用贝叶抄写经文,最早起源于古代印度,公元7世纪前后随南传上座部佛教传入斯里兰卡,再经泰国、缅甸传入西双版纳。据贝叶经记载,贝叶经佛教经典传入西双版纳被傣族先民接受之后,西双版纳的第一个佛教高僧布塔果沙斤首次将佛教经文刻写在贝叶上,刻写的第一部经文是他本人所著的《帕苏提麻嘎》。《帕苏提麻嘎》的问世,标志着西双版纳贝叶经的正式诞生,也开创了西双版纳贝叶经本土化的先河。从此,傣族历代文人、僧侣世代刻写,不断积累成为俵族特有的贝叶经典籍。

在西双版纳,傣族同胞们称贝叶树为“戈兰”,称贝叶经为“坦兰”。用贝叶刻写成书,虫不蛀并且耐磨,可以保存几百年。在西双版纳保存的贝叶经,有巴利文本和傣文本两种。现在一般多用老傣文刻写,其规格有每页四行、五行、六行和八行,行数的多少,由贝叶的宽度决定。内容除记载佛教经典外,还大量记载了傣族的天文历法、社会历史、法律法规、民情民俗、医理医药、生产生活、伦理道德、文学艺术等诸多方面的内容。因此,成为指导傣族生产生活的大百科全书,形成中华文化中极具特色的地方性民族文化,被专家称为“运载傣族历史文化的神舟”。

009.jpg

傣族同胞们对贝叶经特别珍爱。有一个专门向佛寺敬献贝叶经的习俗叫做“賧坦”。賧坦前,傣族乡亲们把自己认为比较好、有意义、值得珍藏的有关知识请会刻写贝叶经的师傳刻写成贝叶经,专门向佛寺敬献。过去,这种习俗遍及西双版纳的各个傣族村寨。目前,由于会刻写贝叶经的艺人大部分离世,加上外来文化的强势冲击,传统的赕坦习俗,现在变成复印品,已经没有收藏的价值,賧坦仪式完毕就被佛爷们烧了。只有在景洪市励罕镇(橄榄坝)的少数傣族村寨,还保留着真正的赕坦。

为保护历史悠久并传承了上千年的“贝叶经制作技艺”,在我国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后,经西双版纳州政府申报,2008年,贝叶经制作技艺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根据西双版纳州文化馆的调查,到2008年为止,坚持刻写的传承人已经不到30位!其中,13位为未还俗的佛爷,其余10余位为生活在农村、平均年龄均在65岁以上的还俗僧侣。

在景洪市的勐罕镇曼厅村委会的曼降、曼春满、曼乍等村寨,还有几位年近70的老人,为守望本民族的文化家园,使传承了上千年的贝叶经制作技艺不在他们这一代手中消失,在做工复杂、经济效益极其低下的情况下,仍然默默地坚持着刻写。居住在勐罕镇曼听村委会曼降村、今年77岁的康朗叫便是其中之一。康朗叫原名岩叫。12岁时,按傣家人的习俗,落发出家,进本村佛寺当了和尚,学习傣文、巴利文和佛教礼仪,法号“帕叫”。由于他天资聪明,勤奋好学,9年的时间便精通了佛学理论,备受住持法师长老古巴塔纳桑哈腊乍的器重,经常指点他刻写贝叶经。1955年岩叫21岁时,晋升为佛爷,法号“都叫”,并很快被提升为本佛寺的住持,教小和尚制作贝叶经。

010.jpg

25岁时,“都叫”还俗成家。按傣族人的规矩,被乡亲们称为“康郎”,通常称其为“康郎叫”。还俗后的他成为当地的能人,当过会计,也做过傣族草医。上世纪80年代,随着宗教政策的落实,社会经济的发展,各种现代技术不断浦入,傣家人世代相传的贝叶经逐渐被复印件取代,面临失传。出于对自己民族文化的热爱,近几十年来康朗叫一直默默无闻地在自己家的竹楼上刻写着贝叶经。他刻写的贝叶经,由于字迹漂亮,装饰好,非常受乡亲们的欢迎,很多乡亲,都到他家订做。出于传统习惯,如果是乡亲们要的贝叶经,他从来不开价,而是乡亲们给多少收多少。

现在的康朗叫虽然还俗多年,但佛教的思想,已经深深地融入了他的生活,养成了低调谦虚的品性。虽然中国中央电视台多次播放他任主龟的《中国高僧》《走遍中国》《贝叶古韵》《叶上和谐》等专题,美国、日本、台湾等地的新闻媒体节目拍摄组也曾多次到波温康朗(康朗叫)住地拍摄他制作、刻写贝叶经的全过裎,缅、泰友人也多次拜访他,但他从来不把这些当做资本,仍在默默地刻写。至今,他刻写的贝叶经约2400多本,共10部贝叶经典籍。在拜访他时,我们看到了他为一个贝叶经爱好、收藏者刻写的厚度约为40多公分的贝叶经长卷《维先达腊》和《祝福经》《平安经》。

2011年,州文化馆举办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贝叶经制作技艺传承人培训班”5期,每期都请康郎叫和他的徒弟波空论担任师傅,教授徒弟240多人。从他开始收第一个徒弟至今,已经传授了500多人。可惜的是,他教的许多徒弟,因为刻写制作贝叶经工艺复杂且经济效益不好,只有少数人在坚持刻写。其中,被命名为云南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的波空论就是他的徒弟之一,也曾多次到北京和全国的许多地方进行贝叶经制作技艺的展示。

011.jpg

康朗叫已经是步入耄耋之年的老人,现在巳经四世同堂,儿孙孝顺。像他这样的年纪,本来早就可以放下手中的铁笔,享受天伦之乐了。问及他为何这样执著地刻写贝叶经,他满怀忧虑地说:“现在的年轻人已经很少有人刻写了,我们老人如果再不带头刻写,我们祖先传了上千年的贝叶经制作技术要是在我们这代人手中失传,就对不起祖先和自己的民族。我虽然老了,但我还可以带徒弟,争取在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政策的支持下,把贝叶经制作技艺传下去,永不失传。”

(责任编辑 赵芳)


1499359208600723.png

关于我们  |  投稿入口  |  联系我们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友情链接:云南民族宗教网  |  云南民族大学   |   云南民族博物馆  |  城市民族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云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