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民族中小学生版

木圣土村的日廓东巴文化传承

传扬

◇文•图/和力民

012.jpg

从香格里拉县城往东驱车87公里,便到洛吉乡政府所在地洛吉中村,再行6公里就来到木圣土村。村子坐落在南北坡形的一片台地上,村庄周围都是梯形农田;村门位于村西,公路自村西进入;村庄南依松林青山,北托陡峭高坡临西来东去的洛吉河,东为两座如画般的山崖;洛吉河水从村东北角破崖东去,形成神秘的野牛谷;谷口北面山崖上像是站立着一头仰天的狮子,谷口南面山崖却像是一头俯卧的老虎。狮虎山崖为这个群山环抱、宁静安详的山村增添了几分生动的诗画情趣。

木圣土村隶属于洛吉乡洛吉村委会,共45户人家,221人,基本上都是纳西族。人均耕地面积两亩,主要种植水稻、小麦、玉米。有集体林11980亩,森林资源、野生动物和野生菌资源丰富,还可以发展经济林木和畜牧业。凭借独特的地理优势、自然资源和民族特色,木圣土村2013年被云南省民委列为“民族团结进步边疆繁荣稳定示范村”,实施了核桃改良和种植、机耕路修建等项目。问起生活变化,村民们满脸笑容地说,如今路修到了家门口,还帮助发展经济林果,生活比以前有了很大提高。

日廓东巴文化面临断代危机

今年77岁的谢有义,早年当过木圣土村12年的生产队长,还当过多年的林管员。他年轻时做过本村东巴的侍从,曾跟随东巴两次到四川俄亚做仪式。

他回忆说:1949年以前,木圣土村有两位在村民心目中德高望重的大东巴,一个叫阿噶,上世纪五十年代去世。另一个叫习德云,1960年去世。阿噶东巴招梭诺为婿,梭诺又招杨树生为婿。杨树生曾学过一些东巴经典仪式知识,也当过东巴侍从,他活着时为村民做丧礼祭仪,是这些年本村唯一的东巴,但他于2013年5月12日去世了。如今,村里已没有东巴了。83岁的习自康老人说:“纳西族传统上特别重视人生礼仪,尤其是死时的礼仪。这些传统礼仪只有东巴才会做。如果没有东巴,真不知道人们将会怎么样。”

据了解,洛吉乡除了木圣土村,还有中村、壳租村、岩洛村等村民都是纳西族日廓人,历史上每个村都有自己的东巴。上世纪末,洛吉中村还有一位东巴,但后来也去世了。如今整个洛吉乡没有一个东巴。

013.jpg

日廓东巴文化具有特殊的研究价值

日廓人是纳西族的一个支系。元《圣朝混一方舆胜览》和《元史•地理志》就有相关的活动记载。他们有自己的方言、文字和节日习俗。我国著名的东巴文字研究专家李霖灿在20世纪40年代初就到过洛吉乡调查,专门向洛吉中村日廓东巴记录过日廓东巴文,后来收入他的代表作《麽些象形文字字典》中,专门列为一类,叫做“‘若喀’字类”。他从纳西族东巴文字分布的地域和文字演变的情况分析,认为日廓东巴文很可能是东巴文字起源的早期形式,对早期东巴文字的形成有十分重要的价值和意义。

正如李霖灿所推测,日廓东巴文化的研究可能是揭开纳西族东巴文字起源和发展谜底的一把钥匙。目前,越来越多的学者认识到日廓东巴文化在纳西族东巴文化研究中的特殊性和重要性,开始重视日廓东巴文化的研究。

虽然一百多年的东巴文化研究有许多成果,但日廓东巴文化的研究才刚刚开始。由于社会的原因,上世纪下半叶,日廓东巴文化的传承中断,老一辈日廓东巴先后去世,日廓东巴文化出现了严重的传承危机。如果不尽快加以抢救和传承保护,那么,日廓东巴文化将会消亡殆尽。

014.jpg

日廓东巴文化是木圣土村民的根

当我们向村民和树生、王玉发做访谈时,他们都特别地强调日廓东巴的作用。日廓人历史上经历了长期艰难的迁徙生活,为了不忘记自己的历史,每个村落的日廓东巴都把自己的迁徙历程书写在祭祖、祭战神、开丧和超度仪式的经典里,并作为“送魂归祖”的依据。因此,每个家族都有送魂归祖“神路图”,每一个村子的日廓人,都要有自己的东巴,负责本村人逝世时的指路和归祖。而且,开丧和超度仪式中的经文都在讲述父母养育儿女、儿女抚养老人的孝道和人生哲理。这些都是日廓人的社会和家庭生活准则,也是他们传统文化的根。他们说,我们连根都没有了,我们今后如何教育孩子们呢?我们的生活还有什么指望呢?

015.jpg

木圣土村日廓东巴文化传承

在调查中得知,每一个村子都有自己的迁徙历史和文化传统,就要有自己的东巴。当我们问道,木圣土村是否可以到周边村落里请来东巴做祭仪时,他们说,请是可以请,但不一样,其原因,一是其他地方的东巴不知道他们的迁徙路站;二是从远处请来,不方便,因为每年有祭祖、成人礼、祭战神等很多的仪式要做;三是人一去世东巴就要做开丧和超度仪式,外地的东巴难以及时到位。

老东巴杨树生去世后,村民们商议要培养自己的东巴,于是就在东巴后代中选了两位年轻人作为东巴的传承人,村民出资派他们到四川省木里县俄亚纳西民族乡学习经典仪式。这两个传承人,一个叫陈继龙,今年33岁;一个叫和志平,今年37岁。我们见到了和志平,问他学了一久有什么体会,他说:“从师只学了一个多月的东巴文,只能识一些日廓东巴文字,念出一些简单的句子。看来学东巴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一蹴而就是不可能的。日廓东巴文很多地方是字少音多,需要背诵和记忆。但是我还是有信心学好的。”

以上可知,木圣土村东巴文化传承出现了严重断层。可喜的是木圣土村民需要东巴文化,需要保住本民族传统文化这个根,他们开始自觉行动起来,开始了培养日廓东巴文化传承人的行动。

在我们调查的过程中,得知木圣土村有十年动乱时期幸存下来的古老东巴经书的消息。提供经书的村民叫王玉发。他说,他父亲王子云过去做过东巴侍从,会诵一些东巴经,会做一些东巴仪式。当年,红卫兵到处没收东巴经,他父亲怕自己的东巴经书被红卫兵收去,就藏了起来。但老人家从未提及当时经书藏在什么地方。据村民和树生回忆说,文革期间,他才十三四岁。有一天,他到洛吉河边钓鱼,见河边山崖上的一个崖洞有石子封着,以为是蜂巢,取开石子一看,见里面有一摞书,就回家告诉他父亲,他父亲说可能是王子云家的经书,叫他别告诉任何人,今后别到藏经书的地方去。文革结束以后,他父亲一直珍藏这摞经书,但不敢拿出示人。现今本村有了东巴传承人,才拿了出来。

日廓东巴文化是纳西族东巴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不仅日廓东巴文有独特的文字起源研究价值,而且日廓纳西语保留了大量的纳西族早期社会的古代语言,还保留纳西族早期的文化习俗。木圣土村的东巴文化传承,不仅是历史文化保护和社会科学研究的需要,同时也是木圣土村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需要,也是我们边疆民族团结稳定示范村建设中提升乡村民族文化软实力的需要,木圣土村纳西族日廓东巴文化传承势在必行。

(作者系丽江市东巴文化研究院研究员)

(责任编辑 马光逵)

1499359208600723.png

关于我们  |  投稿入口  |  联系我们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友情链接:云南民族宗教网  |  云南民族大学   |   云南民族博物馆  |  城市民族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云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