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民族中小学生版

金汁河,你唤醒了我的乡愁

家园

◆文  /  罗栋  张惠萍

金汁河,昆明“古六河”之一,首起市区北部龙泉坝子北端的松华坝,蜿蜒流转35公里后,注入滇池。据史料记载,金汁河修筑于宋代大理国时期,当时名为“春登堤”。相传大理国皇帝喜种花草,于春登堤上种黄花,名“绕道金棱”,春、夏、秋之季步行两岸,野花烂漫,黄花入河,水若金汁,故名“金汁河”。河虽不大,但在昆明的灌溉和防洪中发挥着很大作用,滋养了两岸各族群众,有昆明的母亲河之誉。

我与金汁河的缘分,起自上世纪六十年代末。那时,我进读昆十一中,金汁河就从学校旁边流过。由于自小就喜欢水,到金汁河边散步、读书,观赏两岸的美景便是我当时生活的重要部分。金汁河水清澈,轻风吹来,水面上不时泛起层层微波。一群群小鱼来回觅食,给河流增添了无限的活力。两岸是成排的高大古柏,一丛丛春柳,远远望去把河流点缀得十分可爱。富饶的田野,远处的村庄,尽头的鹦鹉山,蓝天白云,便构成了一幅美丽的“金汁山水画”。这幅图画还具有动态的品格。春天,河水清澈见底,水中鱼群清晰可数。两岸的绿藤拂着水面,草丛中的迎春柳,黄得特别耀眼。无边的田野是一色秧苗的嫩绿。古柏林中不时传来喜鹊、斑鸠的叫声。此时,我最爱独自一人坐在古柏树下读诗,诗中描绘的清泉、大江、烟村、茅屋、小桥和我眼前的风景浑然一体,使我如痴如醉。书看累了,便抬头远眺鹦鹉山的倩影,从稻田上飞掠而过的鸟群,阡陌尽头的村庄。那种静谧,那种安详,让人终生难忘。秋天,这是春城昆明最美的季节,空气温和湿润,瓜果飘香,秋花怒放。金汁河碧水溢岸,绿波漫卷。两岸的田野一片金黄,秋风带来扑鼻的稻香。这时,我和我的同桌,经常脱掉鞋子,坐在河岸上把双脚伸进水里,搅打河里的绿波,踢动漂浮的青藤,嘴里哼着“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远处游泳的男同学,在河中尽情地嬉笑打闹,声音传遍了河流两岸。

最使我忘不了的是那年的中秋之夜,我们回不了家的同学,一起坐在河边的古柏树下,看天上大大的圆月,赏水中金色的碎月,讲童年的趣事,谈对未来的憧憬,一个个遐思无限。忽然,一个同学一本正经地朗诵起最近学的一首诗:“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大家装腔作势地跟她朗诵起来:“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接着大家笑作一团,水边吵闹成一片。虽然吃不上月饼,而我们却美玩了一夜。就这样,金汁河记下了我那个特殊年代的青春芳华,也使我与金汁河结下了不解情怀。

一年后,我参加了工作,工厂离学校不远,也在金汁河边,虽然工作紧张,但我一有空就往金汁河边跑。可随着城市的飞速发展,金汁河却在起着相反的变化:大片农田逐渐被高大的水泥楼房占据,高大的古柏不见了。后来,河床一段段干涸,河中长满青草,有的变成林中道路。最后,河中竟流起了黑臭的污水来,金汁河变成了纳污渠,发出阵阵恶臭。居民怨声载道,网友发文呼喊:“金汁河,你什么时候再回到鸟语花香,水清鱼游的时候?”我也不敢到河边去了,美好的金汁河岁月也变成了遥远的记忆,我的心中充满了无限的遗憾和惋惜。

“生态兴则文明兴,生态衰则文明衰。”为贯彻落实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和考察云南重要讲话精神,昆明市先后制定了《昆明市河道管理条例》《昆明市滇池流域河道保护规定》《滇池流域“美丽河道”建设指导意见》等规章,省政府制定了《云南省滇池保护条例》,提出在水质变好的基础上,河道功能要由单一生产和防洪功能向生产、生活、生态综合功能转变,要实现“安全生态,水清河畅,岸绿景美,人水和谐”的目标,为金汁河的生态治理提供了制度保障。

2019年,昆明市盘龙和官渡两区先后投入十亿资金,开展金汁河“美丽河道及绿色长廊”建设工程。2020年10月,昆明市政府制定了《滇池流域水环境保护治理“十四五”规划(2021—2025年)》,提出要重点整治八条河流,金汁河就在其中,2023年金汁河要争取上报省级“美丽河道”。

专家们对金汁河的绿廊建设,护岸建设也开展了研究。建议要有岸上植物,还要有水生植物;护岸建设,也不要一色的冷冰冰的水泥地、水泥板,笔直河道,深宽河床,可采用自然石砌岸,木桩植物岸,使河岸有曲岸、河滩、水潭,使人能亲水、近水、观水。云南大学以陆韧教授为首的科研团队,进一步研究了各个历史时期滇池流域人地关系和生态环境演变,指出,20世纪90年代以来,滇池流域城市化进程迅猛得惊人,本来是“一湖四片”的格局,十多年间滇池就变成了昆明的内湖。农田几乎消失,而人口剧增,人口密度为393人/平方公里,超过洞庭湖和鄱阳湖的人口密度……

最近,听朋友说,金汁河大变样了!为了寻回我的金汁梦,我决心沿着金汁河走一遭,要看看金汁河的完整面貌。

我从瀑布公园的为金汁河补水的九龙池出发,经过司家营的闻一多公园、云波社区小游园、小坝的白邑游园、白邑寺,游览了金棱河公园、昙华寺的金汁河公园,穿过长长的金汁带状公园,我来到了拓东体育场金汁河小游园。小园绿树成荫,小径蜿蜒,高大的桉树排排成行,浓绿的藤蔓弯弯绕绕,真是个静谧、清新的好去处。顺着民航路转向了金汁路,进入宝海公园,金汁河在这里汇入了枧槽河。我又沿着双凤路一直走到广福路枧槽河大桥。一路沿河花覆水,万株深树藏古楼。欢歌笑语绕芳岸,满河碧波向南流。我深深地相信,总会有一天,昆明人民会把金汁河建设成一条名副其实的,流着金汁的河流!

站在枧槽河大桥上,看着碧波荡漾的河水向滇池缓缓流去,我浮想联翩。河流是人类的摇篮,她不仅孕育了人类,也孕育了人类文明。她不仅给人类创造物质文明,也给人类创造精神文明。一条大河就是一首颂歌,一篇史诗,一部历史,一个时代。

我忽然想起了我父亲给我讲过的一件往事。1950年昆明解放,人民欢天喜地,他们解放军空军指挥中心的指战员很受鼓舞,激情澎湃地创作了一首四部合唱歌曲《盘龙江金汁河之歌》,演出后轰动了昆明城,传遍了云南省。歌中唱道:

“盘龙江,金汁河,

不断哗啦啦地流呀!

不断哗啦啦地流呀!

流呀,流呀!

流尽了世上苦,

流呀,流呀!

流尽了世上愁。

流呀,流呀!

流出了新世界,

流呀,流呀!

流出了江山秀!”  

这些当年上辈人的梦想,如今不是在慢慢成为活生生的现实了吗?

美丽的金汁河,你是两岸人民的致富河、幸福河!你唤醒了我的乡愁!

(责任编辑  方绍荣)          


荐 读

云上花开
一家人,过日子
婆娑世界
大美云南

访谈

李道生

一生奉献怒江文史事业——…

各民族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团结得像一家人。党的民族政策光辉照耀了边疆,驱散了阴霾迷雾。

徐霞客

如何认识徐霞客精神?——…

今年适逢徐霞客诞辰435周年,《今日民族》专门走访了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云南徐霞客研究会副会长范祖锜先生,就今天该如何认识徐霞客以及如何传承“徐霞客精神”等话题展开了交流。

王俊

云南如何协调城市民族关系…

近日走访了《云南城市民族关系调查研究》一书的作者、云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王俊,就相关话题展开了访谈。

瓦当

詹霖与他的瓦当情缘

本次访谈,就让我们一起在詹霖关于瓦当的讲述中,回顾云南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历史,领略云南丰富多彩的民族文化。

1499359208600723.png

关于我们  |  投稿入口  |  联系我们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友情链接:云南民族宗教网  |  云南民族大学   |   云南民族博物馆  |  城市民族网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云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